渐冻人只能等死?英国科学家逆天续命,把自己改造成了“黑武士”

原标题:渐冻人只能等死?英国科学家逆天续命,把自己改造成了“黑武士”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人们对渐冻人的认知,大多来自霍金。

21岁患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后,医生曾断言霍金只能再活两年,但他最终却活到了76岁。更重要的是,疾病禁锢了霍金的行动自由,却没能禁锢住他的思想自由。

2年前,英国人彼得B·斯科特·摩根也被确诊为渐冻人症,他是一名作家、演说家和机器人科学家,早年毕业于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拥有机器人学博士学位。

彼得B·斯科特·摩根博士捧着黑武士的头像

为了从病魔手中夺回对身体的掌控,今年61岁的彼得博士决定把自己改造成半机器人形态,逐步用机器代替自己的器官,并宣布自己已成为“彼得2.0”。

反抗渐冻人的命运

2016年末,彼得博士注意到自己的脚趾有些异常,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扭动。尽管那年他已经58岁,但平时勤于锻炼,身材匀称,所以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肌肉拉伤,并没有过于在意。

电影《万物理论》中,“霍金”发现自己无法用粉笔写字

几周后,彼得博士在洗澡时,想伸出脚去搅动下浴缸里的水,却发现脚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仿佛和大脑切断了通讯,他回忆,那种感觉就像是电视机遥控器上的电池开始用完一样。

新年钟声敲过,彼得博士被医生确诊为患上了渐冻人症,并被“预告”还有三年寿命。

渐冻人症,在医学上称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或运动神经元病,是世界卫生组织开列的五大绝症之一。通常,患者大脑、脑干和脊髓中的运动神经细胞受到侵袭后,肌肉会逐渐萎缩、无力以至瘫痪。

《万物理论》中的“霍金”开始拄着拐杖上学

最残忍的是,由于患者的感觉神经并未受到侵犯,因而这种病并不影响患者的智力、记忆及感觉,他们会在意识无比清醒的情况下,眼看着自己一天天失去对身体的掌控,却对此无能为力。

“就像是一张无形的网,最终把我们囚在不足两平方米的床上或是轮椅上。一开始是手臂和腿部失去知觉,然后无法行走、无法说话、无法吞咽,整个人渐渐被‘冻住’,直至无法自主呼吸。”曾有渐冻人患者这样描述,如何“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彼得博士不甘忍受这样的命运,所以他决定将自己“改造”成半机器人形态,创造出一个“彼得2.0”,将生命延续下去。

向半机器人一步步迈进

确诊渐冻人症后,彼得博士每天都坐在特制的电动轮椅上四处“走动”,直立、坐立或躺下等动作也都可以依靠轮椅完成。

彼得博士特制的电动轮椅

然而,要真正进化到半机器人形态,就必须用机器替代器官以接管部分身体机能。就像电影《星球大战》中,黑武士离不开他的盔甲和面罩。因为乌黑的盔甲其实是一个“铁肺”,帮助他的肺部呼吸,而面罩也是支撑他呼吸系统的一部分。

黑武士标志性的装扮,其实是一整套维生系统

为了解决吃饭和上厕所的问题,彼得博士首先接受了“三重造口术”——将一根喂食管插入胃中,一根导管插入膀胱,并将结肠造口术袋直接插入结肠。

彼得博士再三强调,对患有渐冻人症的病人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手术。但他自己却浑然不怕,认为这是“一个真正拥抱科学的机会”,还为自己的基本生存能力被机器化而感到自豪。

作为半机器人形态的一部分,彼得博士还请包括霍金团队在内的研究者们为他量身定制了一套AI系统。有人走进他家,AI系统会识别他们说的每一句话,而彼得博士可以通过眼球运动提供一系列的回答。

彼得博士将自己的表情储存在三维头像之中

为此,彼得博士还接受了激光眼科手术,这让他在70厘米左右的距离拥有完美视力——这刚好是他与电脑屏幕之间的距离。除了电脑屏幕,他还可以通过眼球运动控制电动床和升降家具。

彼得博士的信息交互系统

最近,彼得博士宣布自己完成了向半机器人形态转型的最后一道程序。10月10日那天,他接受了切喉技术。这样做,能避免唾液进入肺部而导致窒息,但也意味着,他从此丧失了说话能力。

当然,这位科学家早就找到了替代方案,他用自己的声音训练了一个语音合成器,使其能够代替自己“开口说话”。

霍金也是通过眼球运动“打字”

手术前一天,彼得博士在Twitter上写道:“这是我作为彼得1.0的最后一篇文章。明天,我将完成最终的医疗程序以完成向半机器人的过渡,我的声音可能还会持续数十年。从统计学上来看,本来这个月我便会死去。我还没有死,我正在改变。哦,我多么热爱科学。”

让自己决定活着的意义

对于自己理想中的半机器人形态,彼得博士在Twitter上用的单词是“Cyborg”,这也是美国DC漫画旗下的超级英雄。

Cyborg

主人公维克多·斯通,原本是一名美式橄榄球明星运动员,因意外处于濒死状态。

为了延续其生命,他的父亲塞拉斯·斯通,将他带到美国政府收集各种外星科技的“红屋实验室”里抢救。维克多因为吸收了红屋中的所有高科技,最终成为半人半机器的生化人。

维克多·斯通

彼得博士没有“红屋实验室”,但他运用了自己多年来的科学经验,以及业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希望借此对抗疾病的影响并延续生命。

“这是以我的生命为代价所进行的一次实验。”

彼得博士经常高调地“晒出”自己改造身体的步骤和理念,这并不全是为了成为一名网红。实际上,他与家人成立了斯科特·摩根基金会,该基金会旨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技术和其他高科技系统,帮助那些身体或精神存在缺陷的人,来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

也许会有人质疑,以这样的形式活着有意义吗?

人活着的意义,恰恰是由自己来定义的。

一个月前,我们报道了《全球首个“数字人类”诞生,你想和逝去的亲人对话吗》一文。

“数字人”安德鲁·卡普兰

半机器人形态改造也好,以数字形态存在也罢,都是人类关于人生意义的探索。在这过程中,不乏有像“数字人”安德鲁·卡普兰、“半机器人”彼得博士这样的人,愿意拿自己做实验来推动科学技术和社会观念的进步。

彼得博士希望,他的这次“转型”能帮助到其他行动不便的人,他的进展会继续通过斯科特·摩根基金会来传播,他的故事也将拍成纪录片,计划于2020年在BBC电视台播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