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集体涨价,盛宴的开启,还是最后的狂欢?

原标题:共享充电宝集体涨价,盛宴的开启,还是最后的狂欢?

天下网商记者 王金成

最近,街电、小电、怪兽、来电集体涨价,用户纷纷感慨“连充电宝都快租不起了”。

这个曾经连王思聪都不看好的行业,在资本的助推下,一度炙手可热,随着资本退潮也曾尸骨累累,经过漫长的等待和洗牌,现在终于进入了收割周期。这是最后的狂欢,还是盛宴的开始?

共享经济把充电宝变成大生意

充电宝本来只是一个为手机充电的产品,共享经济兴起后,充电宝变成了一场大生意,从一个产品变成了一项可以被人们反复购买的服务。

第一台共享充电宝,诞生于一个叫“来电”的团队。2015年,他们把第一台共享充电宝投放到市场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来电的身后就冒出来了来电、街电、云充吧等一大批追随者。

到了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迎来了风口,这年4月十天里完成5笔融资,金额将近3亿元。

很快,聚美优品以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街电”60%的股份,并且CEO陈欧亲自抓这个项目,甚至还表示将在接下去的三个月里继续注资几十亿。

陈欧的高调入局,也引来了一场“赌局”。

当时,很多人不看好共享充电宝的模式,被认为是没什么前景的项目。王思聪和新东方的俞敏洪都在公开场合表示这个领域做不起来。

王思聪甚至在其朋友圈放话:“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

但资本并没有停止涌入的脚步。

2017年5月份,继“街电”之后, “小电”、“Hi电”、“非常电”等多家企业也都很快都拿到了投资。

据当时的报道统计,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共享充电宝就吸引了数十家企业和投资机构入局。IDG、金沙江创投、元璟资本、高瓴资本等近50家机构跑步进场,争抢筹码。

甚至,很多共享充电宝企业连产品都还没有做出来,就已经拿到投资了。

被王思聪看衰却已经在盈利

一面是各路资本纷纷布局,另一方面,外界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也一直没有断过。

一个流传甚广的疑问是,在人手一个充电宝的时代,商场、机场、火车站等场景都有充电口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的实际需求量能有多大呢?

当时,乐于接受共享充电宝的商家也不多,在共享充电宝布点还不多的时候,在手机快没电的情况下,要开定位去找充电宝柜机,看起来似乎更是一件反逻辑的事情。

于是,很快它就被打上了“伪需求”的标签。当时还有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充电宝没有太多的技术壁垒,充电宝很可能随着电池技术的提高而变成夕阳产业。

2018年,这个行业的泡沫开始被挤掉,行业迎来了残酷的洗牌和倒闭潮。

一度,共享充电宝被认为将很快走向灭亡。

不过,它并没有消亡,甚至还有不断走强的趋势。有数据显示,2017年之后,中国人平均每天充电次数超过10亿次,其中有超过1亿次是不在家或者办公室里完成的,这些需求支撑着共享充电宝。

事实上,人们高估了手机电池和无线快充技术的发展,共享充电宝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广。相比出门带一个“笨重”的充电宝,随时能租用共享充电宝也受到更多的欢迎。

如今,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用户规模已经接近3.5亿人次,基本奠定了“三电一兽”的行业格局,街电、小电、来电和怪兽四家公司占有近97%的市场,其中街电市场排名第一。

并且,不少企业已经宣布盈利。

比如,去年街电实现营收超8亿元,营业利润约3700万元。今年5月聚美发布2018年财报,街电等新业务为其带来了超过9亿的营收,占比超过20%。

如今街电科技累计用户量超过1个亿,成为首个突破亿级别平台,日订单峰值突破180万。

安克把街电卖出套现了一个亿

现在,当年将街电卖给聚美优品的安克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迎来了上市的成年礼。

安克以充电宝起家,成为全球消费电子行业知名品牌商,产品主要包括充电类、无线音频类、智能创新类三大系列。主要通过亚马逊等电子商务平台,以及沃尔玛、百思买、塔吉特等线下渠道销售到海外,如北美、欧洲、日本、中东等地区,其主营业务收入97%来自于境外。

招股书显示,安克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5亿元、39亿元、52亿元和2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7亿元、3.285亿元、4.27亿元和2.57亿元。

anker品牌的充电宝零售价在一二百元上下,从2016年的平均单价142元涨到了现在的176元,今年上半年卖掉380万台充电宝。相比之下,小米的充电宝同样规格和容量零售价大约只有anker的一半。

招股书中还披露了安克收购街电到卖掉街电的细节。

2016年12月5日,安克收购JouzHK(持有街电100%股权)。这样,街电就成为安克的一个三级子公司。

此后,安克开始逐渐清空持有的街电科技股权,总共套现一亿元。

其中,到2017年5月,天津西瑞尔和天津顺事通达(都是聚美的全资控股的子公司)从安克获得了60%的股权。经过几次股权结构变化,天津西瑞尔的股份都转到天津顺事通达,后者最终持有街电科技92.8%股权。

今年上半年,街电的估值也奔着9亿元去了。

以街电和安克为例,几年前被看衰的充电宝行业,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从“伪需求”变成“刚需”。有调查表明,2020年,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超过4亿。现在看来,在这样强大需求支撑下,共享充电宝行业终于要开始收获了,只是涨价之后会发生什么,现在还不够明朗。

当租用共享充电宝的成本增加了,用户是不是会重新回到出门带充电宝的状态?

或者,电池技术在继续进步,有一天能够降低人们对充电宝的依赖?

共享充电宝将成为巨头们的流量入口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公共场所进驻渗透率仅为31.3%,也就是说还有很多公共场可挖掘。

另外,目前共享充电宝在三四线城市基本处于空白,下沉市场或许也能带来不小的机会。

对共享充电宝而言,它继续发展的另一大优势在于它还能被当成共享单车那样的流量入口。

支付宝和微信早就接入了共享充电宝的小程序,用户可以通过这两个APP更方便地使用共享服务,相应的就增加了APP的流量。

从这个角度来看,共享充电宝已经不单单是一项服务,还可以成为互联网巨头们获取线上流量的一个入口。

在获客成本越来越高的今天,共享充电宝能帮助互联网公司完成渠道的布局和拓展,为未来新业务的展开提前铺设好渠道,机场、火车站、地铁、商场、电影院、餐饮等等场景,甚至包括酒吧、游乐园等场景里,用户都离不开手机的使用,也就保持对充电的需求。

未来,在这条渠道上,就不单单只有共享充电宝一个产品或服务。

今年,美团也正在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

而对于合作商家而言,共享充电宝入驻可以享受利润分成,也能借助流量入口的优势,实现更多的服务升级和消费场景覆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