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逆”王思聪:5亿起步 从“投资神话”沦到风口踩雷

原标题:“水逆”王思聪:5亿起步 从“投资神话”沦到风口踩雷

文丨铅笔道记者 希言

王思聪又“水逆”了?

近日有消息爆出,由王思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普思资本”)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 冻结日期为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具体冻结数额与原因不祥。

资料显示,普思资本成立于2009年,截至目前已投资规模总计超过30亿元。其对公开外投资事件共有88起,涉及文娱、电商、游戏、医疗健康、餐饮等领域。在其被投名单中,既不缺乐逗游戏、云游控股这样的上市公司,又不乏人人车、优客工场、闪送、毒APP这样的明星项目。

但是,近年来,随着大环境愈发恶劣,普思资本的投资项目也频频受挫,投资项的退出不理想,市场热点变换后,很难再找到退出的机会窗口。

王思聪又“水逆”了?

近日有消息爆出,由王思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普思资本”)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 冻结日期为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具体冻结数额与原因不祥。

资料显示,普思资本成立于2009年,截至目前已投资规模总计超过30亿元。其对公开外投资事件共有88起,涉及文娱、电商、游戏、医疗健康、餐饮等领域。在其被投名单中,既不缺乐逗游戏、云游控股这样的上市公司,又不乏人人车、优客工场、闪送、毒APP这样的明星项目。

但是,近年来,随着大环境愈发恶劣,普思资本的投资项目也频频受挫,投资项的退出不理想,市场热点变换后,很难再找到退出的机会窗口。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投资神话诞生

投资神话诞生

早在多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王健林表示给了王思聪5亿元“任其折腾”,此后王思聪凭此成立了普思资本。虽然因此外界一直有王思聪用5亿元做投资的说法,但是经多方证实,王思聪实际上可动用的资金远不止5亿。

2014年王健林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王思聪的投资“有点小进展”。王健林口中的小进展指的是:王思聪100%控股的普思投资,已经投出了5家上市公司,其中最成功的一笔投资,实现了近5倍的投资回报。

发展到今天,普思资本投出上市公司的数量变成了8家,分别为乐逗游戏(NASDAQ:DSKY)、天鸽控股(1980.HK)、先导股份(300450.SZ)、福寿园(1448.HK)、Dexter(206560.KOSDAQ)、塞尔瑟斯(英雄互娱母公司借壳,430127)、生活概念(08056.HK)、 棕榈股份(002431.SZ) 。

今年5月13日,有媒体报道,普思资本B轮投资企业“网鱼网咖”计划今年下半年赴美上市,募集资金在2亿美元至3亿美元之间。虽然网鱼网咖官方回应称,公司内部确实有赴美上市的计划,但具体时间和募资金额还都尚未确定。

此外,科创板已受理企业中也出现了普思资本的身影。广东紫晶存储公司的股东名单显示,普思资本持股4.93%,是该公司的第四大股东。在紫晶存储2017年定向增发的1.64亿人民币中,普思资本贡献了5000万人民币。

如若网鱼网咖与紫晶存储成功上市,普思资本投出的上市公司名单中就要在增添两家。

在王思聪与普思资本的投资时间中,流传度最广的要数乐逗游戏和英雄互娱。

2014年,在乐逗游戏上市前夕普思投资以590万美元进行投资,神奇之处在于乐逗的腾讯系和联想系投资方拒绝稀释,乐逗CEO硬是从自己兜里掏出了1.3%的股权给王思聪,即1849650股。不到一年,乐逗游戏在美上市,按照当时发行价15美元计算,王思聪这笔投资增值到2774.48万美元,实现了近5倍的投资回报。

英雄互娱是普思资本另一个投资经典案例。据当时媒体报道,2016年3月普思资本参与了英雄互娱的定增方案,累计投入8000万元,随后的6月份,英雄互娱收购深圳奇乐无限100%股权的方案。普思资本将此前购入股份全部卖出,回报预估达到了65%。仅仅3个月,普思资本就赚到了5181万元,堪称投资圈里短线操作的经典。

除此之外,2012年4月,王思聪400万美元入股“云游控股”,后者于同年10月在港上市,王思聪以0.78倍回报套现退出;2016年,“先导股份”上市,为王思聪带来9倍回报;普思资本还投资韩国Dexter,据传后者作为韩国第一个影视特效上市公司为王思聪带来3倍回报,不过在其上市后普思资本就立即退出。

事实上,观看普思资本的投资版图,会发现还有两家大名鼎鼎的项目:360与大众点评,但可能是投资额不大,所以一直未披露细节。

从电竞延伸到泛娱乐

从电竞延伸到泛娱乐

王思聪最为外界所知的,是在文娱游戏方面的布局。对于王思聪本人而言,他早在2011年就开始对电竞开始投资,当年他一并收购了当时面临解散的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而IG在夺得英雄联盟世界冠军之后,其价值也极大幅度提升。

除了投资之外,王思聪还成立熊猫TV与香蕉游戏传媒,野心勃勃地打造“香蕉计划”。这几年,普思资本投资了云游控股、网鱼网咖、VPGAME 、PentaQ刺猬电竞和钛度科技等公司,从游戏战队、直播平台、手游发行公司再到线下赛事、电竞外设等全部覆盖。

据《2018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显示,王思聪个人身价已经达到50亿元。据此计算,当初王健林所给的5亿元在不到十年内已经增长了近10倍。而这一切,都与“电竞”二字脱不了干系。

电竞的发展其实只是整个泛娱乐产业的一角,王思聪与普思资本并没有只居于一隅,在普思资本公开的投资项目中,包括游戏电竞在内的泛娱乐行业项目就占了接近一半。普思资本逐渐通过一系列布局,从电竞拓展到整个泛娱乐产业。

普思资本方面曾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王思聪一直在文化娱乐方面布局,核心是围绕80后、90后这一类文娱产业的消费主要人群。普思一直认为,在消费升级趋势明显的背景下,新一代消费者对于优质的独特的文娱内容及平台的需求呈爆发态势。于是,普思投资根据王思聪对新生代文化娱乐产业的战略构想,围绕文娱产业链,进行了广泛的投资。

在这其中,普思资本在优质内容领域,布局了以游戏开发、网络综艺节目开发、体育赛事开发为主的内容IP类项目;在渠道端,布局了以直播平台、游戏发行、连锁网吧等项目;在IP发掘及变现等领域,布局了以艺人经纪、电竞赛事组织、游戏硬件为主的周边服务及二次变现类项目。

较为有代表的项目包括笑果文化、莉莉丝、17直播、乐逗游戏、网鱼网咖、映霸TV、娱加娱乐、钛度科技等。上述项目也和王思聪旗下的熊猫TV、香蕉文娱板块形成了很好的产业协同,有效的促进了被投资企业的快速发展。

押注风口

押注风口

在投资逻辑和打法上,普思资本实际上在走两种路线:第一种,以传统实业公司为主,外界曾揣测这是家族需要,必定花钱的是王健林;第二种,以王思聪个人偏好为主。

与父辈的成长背景不同,王思聪从小在国外接受教育,他的思想和行动更国际化,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与认同感会更强。

所以,近些年的风口来时,都能看到普思资本的身影。人人车、优客工场、氪空间、闪送、毒APP、乐乐茶、Vitavp唯它电子烟……从二手车交易、联合办公、潮品、新式茶饮再到电子烟,普思资本都有所布局。

但不如人意的是,这些明星项目都尚未普思资本带来回报,反而像是将其拖入泥沼。

2018年4月,人人车宣布完成7.6亿元融资,资方为腾讯基金、滴滴出行、顺为资本、红点创投、 普思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但是在2016年底喊出全面盈利口号后的人人车一直深陷“裁员”“关店”“钱荒”甚至“倒闭”的漩涡,作为最早尝试C2C模式的二手车电商,人人车却没有占到天时地利,盈利困难。上轮融资的钱也烧的差不多,新的融资也陷入困境。

在联合办公方面,普思资本在2017年初投资了优客工场数千万元,还参与了氪空间的2亿元A+轮融资与6亿元Pre-B轮融资。但是,自2018年开始,关店、转型成了国内的联合办公项目的主题,盈利模式尚未清晰,就算是优客工场与氪空间这样的头部品牌也没有实现完全盈利。无法解决盈利的情况下,上市无疑是企业最大的目标。然而近期WeWork的遭遇又给资本市场泼了一瓢凉水,即使优客工场的估值已超110亿元,但是它的上市之路也不会太顺利。

王思聪卖力背书的毒APP也并不“争气”。2018年“毒”曾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今年4月“毒”又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

但是“毒”一直饱受售假质疑,再加上“炒鞋”产业的出现,“毒”更是站在的风口浪尖。

风口上,机遇与风险并存,如果只看估值的话,普思资本押注的一众明星项目估值极高,但是项目不能盈利并且无法通过上市退出,就不是资本想要看到的局面。

有投资人也分析道:“王思聪的问题在于没有及时实现高点退出,或者说其投资项目的退出不理想,而一旦市场热点变换后,可能会失去退出的机会窗口。”

“水逆”王思聪

“水逆”王思聪

说起来,普思资本也是贾跃亭的“苦主”。

2015年,在乐视体育最风光时期,普思资本正式入股乐视体育,持有乐视体育3.96%股份,成为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

然而一年后,乐视体育在一次股东会议中披露,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与乐视体育、乐乐互动、乐视网均为贾跃亭实际控制的公司)出借40多亿元的资金。

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任,一众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

在资金占用问题久久无法解决后,普思资本和其他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普思资本要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

可是从目前乐视的现状来看,王思聪要讨回这笔近一亿元的投资恐非易事。7月3日,天眼查数据显示,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乐视体育”)已被吊销营业执照。

到了今年,王思聪似乎更是迎来“水逆”的一年。

今年3月初,熊猫直播在官方微博上宣布将关闭服务器,证实了此前有关熊猫直播倒闭的传言。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7月1日和8月2日,熊猫互娱被法院两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今年下半年以来,包括“香蕉计划”旗下多家公司在内,王思聪持有的9家境内公司股权陆续被司法冻结,涉及上海、天津、北京、大连等多地。据统计,王思聪名下冻结股权价值合计已经超过8445万元。

王思聪本人也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内,他上一次更新还是4月30日,这位曾经活跃于网上的“娱乐圈纪委”迄今已在微博上消失5个多月,这是王思聪这些年来消失最久的一次。

很多人评价这次事件说,这是王思聪投资神话的破灭。

但是实际上,对于究竟赚到多少钱,王思聪似乎并没有太看重。有相关人士透露“王总很少参与公司的投资决策,平时在公司也很少看到他,大部分投资都是我们投委会决策后他会偶尔给点意见,对于公司究竟赚了还是赔了他似乎也不是太关心”。

另外,律师也分析此次股权冻结并不会对普思资本的正常业务造成影响。因此,王思聪与普思资本的投资之路还未到结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