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再生利用处起步阶段 多重因素影响行业洗牌

原标题:动力电池再生利用处起步阶段 多重因素影响行业洗牌

2019年1—8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9.3万辆,保持着同比32%的增速。受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持续下滑的影响,动力电池的装车量也出现同比下降,9月降幅达到30.9%。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波动传导到产业链上下游,动力电池首当其冲。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大规模推广和应用,废旧动力蓄电池的综合利用问题显得尤为紧迫。

结合汽车报废年限、电池寿命等因素,2018年—2020年,我国累计报废动力电池将达12万—20万吨,2025年达到35万吨的规模。可以说,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大规模报废的浪潮即将到来。

“动力蓄电池使用年限一般在5—8年,有效寿命则在4—6年,这意味着第一批投入市场的新能源车动力电池基本处于淘汰临界点。”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通常动力蓄电池容量衰减至80%以下时,将不能完全满足汽车动力需求,可以梯次利用于其他领域。

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简介)》显示,当前动力蓄电池梯次利用大部分处于试验示范阶段,主要集中在备电、储能等领域。2018年,中国铁塔公司停止采购铅酸电池,大力推广锂电池梯次利用,已在31个省市的约12万座基站开展梯次利用电池备电应用,并在备电、储能及对外发电应用场景加强业务拓展。国家电网建设了1兆瓦时梯次利用磷酸铁锂电池储能系统示范工程,用于接纳可再生能源发电和调频等。

目前,退役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主要有两个去向,一是梯次利用,二是再生利用,将报废电池拆解后,将其中的重金属提炼,再次使用。“从全生命周期来看,梯次利用的电池在最终报废后,也需要进行再生利用。”国家对动力蓄电池的再生利用高度重视,2018年,工信、科技、环保等国家部委联合印发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等规定,加强动力蓄电池的回收利用管理,规范行业发展,推进资源综合利用等。但动力蓄电池的再生循环利用还是一个新兴领域,尚处在起步阶段,面临着着诸多困难和不足,《规范条件》和《办法》的及时修订显得尤为关键和重要。

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56.89GWh,同比增长56.88%。宁德时代装机量以23.43GWh高居榜首,占比41.19%;比亚迪装机量为11.43GWh位列第二,占比20.1%;合肥国轩紧随其后,装机量为3.07GWh,占比5.38%。前3家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之和占总装机量的66.67%,前10企业的装机总量占动力电池装机量的82.87%。

到了2019年4月,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约为5.41GWh,同比增长45.83%,环比增长6.28%。其中前3名(宁德时代47.31%、比亚迪30.93%、国轩高科5.2%)市场份额占比为83.44%,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市场份额都有较大提升。

2018年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数量骤减,从2017年135家减少至90家。有业内人士分析,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和产业链整合加速,预计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将仅余下20至30家,80%以上的企业将消失。新的外资企业进入,或将加快这一洗牌速度。

根据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2019年补贴标准在2018年基础上平均退坡50%,至2020年底前退坡到位。

随着门槛的逐渐取消和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进一步退出,日韩电池巨头在成本上的劣势不再显著,反而在技术上更有优势,将会加快其对中国市场的布局,对中国本土电池企业造成巨大的挑战和压力。

对于未来的动力电池市场格局,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秘书长张雨认为,未来两年到三年,我国动力电池市场竞争将愈加激烈,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在补贴退坡加速的大趋势下,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市场份额还会继续扩大。产品定位低端、价格竞争激烈、应收账款高企、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将导致小型企业被兼并或陷入边缘化的尴尬局面。

与日韩动力电池巨头相比,我国动力电池行业名列前茅的企业已经在技术上处在同一档次。但是,与日韩企业相比,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第一梯队之外的企业还有差距。未来我国动力电池行业是否会呈现出寡头效应还不好说,但是,由于动力电池行业注重研发能力,而小企业研发能力跟不上,且动力电池对一致性、稳定性要求很高,小企业在成本上也没有优势,将在竞争中逐渐被市场抛弃。

来源: 中国报告大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