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多地取缔营业性麻将馆 如此一刀切合法吗?

原标题:江西多地取缔营业性麻将馆 如此一刀切合法吗?

江西某县:全县范围内全面取缔营利性麻将馆

文丨杜虎

近日,江西上饶市信州、玉山警方先后发布“麻将馆禁令”,要求辖区内营业性麻将馆在10月22日前自行关闭,茶楼、宾馆附带的棋牌室在23日前自行撤销,在店铺、居民楼、出租屋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自行停止。但没过不久,两地都删除了相关通告。

从新京报的报道看,玉山警方没有解释删除通报的原因;而信州警方的官微中也没有通报的踪影。这种下发全指向的禁令,再陡然删除,且不说明情况,难免让外界猜测是不是禁令本身有问题,比如管理权限、措施是否正确等。

按照没删除前警方通报的口径,是要关闭辖区范围内所有营业性麻将馆,并且在街面甚至居民楼里摆设的都不行。也就是说,这两地是要在视线可见的范围内,消除带有赌博嫌疑的所有场所。从字面上看,警方的决心很大,是要将扫黑除恶工作推向纵深。

但这种运动式的重拳,显然存在问题。一个是在执行上,让辖区所有营业性麻将馆以及类似功能的场所在48小时内全部消失,还是有点困难的。即使能在限期内办到,但以后的长期效果如何也要打问号。另一个问题是,这种一刀切的禁令,不分合法与非法,骤然以行政命令断绝市场经营,只怕也不合适。

2019年9月13日,中秋节,北京,紫竹院公园,玩麻将牌娱乐的市民。

已经有律师质疑“麻将馆禁令”的合法性,称取缔作为一种行政处罚,执法主体应该是市场管理局等法律赋权的部门,而非公安。另外,以通告形式进行取缔,程序上有越权的嫌疑,违反了依法行政的原则。

律师的质疑可能戳中了“麻将馆禁令”的软肋,因为按照治安处罚法相关规定,警方能做的只有“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但对于合法经营的麻将馆、棋牌室,具备合法的工商执照,警方只靠下发一纸公告就让人家关门,这样的执法涉嫌越权,也是相当的粗暴。

退一步说,麻将馆、棋牌室即使有赌博行为,但目前警方对赌博的界定、构成条件等其实一直存在含混的规定,即到底涉及多少金额才构成赌博,是放权给各地公安自行掌握的。面对这么一个复杂的情况,管理难度无疑是提高了,“一刀切”显然最省事。上饶警方选择了最省事的道路,现在却发现可能惹上了麻烦。

除了上述涉嫌越权的麻烦,还有一个麻烦是以“扫黑除恶”为名出台禁令。因为禁令一旦被指明不妥当,必定会连累到“扫黑除恶”的社会评价。雷厉风行出禁令,干净利索删禁令,无论哪一种,都欠缺周全考虑。

赌博当然是不好的社会风气,但怎么定义赌博,法律与社会意见一直存在分歧。具体到麻将馆、棋牌室,既有正常、正当的娱乐功能,也可能会成为赌博场所。所以,对它们的管理特别要求精细化,要求区分不同类别、不同情况——这样必定会对管理者素质提出很高要求,对执法的规范性提出要求。

强行规定关闭时间、面向所有经营者的“麻将馆禁令”要解决的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日常执法需要的是好与坏、精细与粗放的问题。警方贸然选择前者,可以认为反映了执法者内心的某些真实想法。但遗憾的是,这种执法冲动,会因为冲撞法规而丧失正当性,删除通告的怪异举动,恐怕离不开这层因素。

总之,无论是整顿社会不正风气,还是扫黑除恶,都要在合法与非法间做出恰当的区分,这也是执法者的权威之所以受到尊重的原因。一旦放弃做出区分、舍弃平衡,执法者就可能走向法律的反面。一刀切、运动式执法看起来威风,实际上经不起推敲,也于事无补。麻将馆禁令的来去,就是很好的例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