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连部响起了一声枪响 !

原标题:突然,连部响起了一声枪响 !

五四式冲锋枪 当时武装班配属武器(网络图片)

“砰”!一声清脆的声音,疑似鞭炮爆炸,撕裂了宁静的空气。

窗外,正下着大雨,苦楝树的叶子被打得沙沙作响,白头翁和麻雀蜷缩在树叶下躲雨,营房里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嘈杂,出奇的安静。突然爆发的声响,惊飞了小鸟,也惊动了正在连部开会的领导。指导员以老军人特有的敏感,冲出会议室,大喊:“什么情况,哪里打枪走火?”

这时,指导员看到面前站着的,正是他平日里最熟悉的人,拎着一把五四式冲锋枪,枪口还在冒着击发后的余烟。顿时,双方怔住了!指导员的判断没有错,这声枪响正是从连部武装班宿舍里传出来的,就在会议室隔壁。

武装班的枪,走火了!一定出了什么状况。除了当事人和身边的伙伴,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枪,还真有点意思。

这一枪,翻开了当年建设兵团档案,虽然是农场性质,但各团都有武装连、连队设有武装班,武器配备到连的编制。在“深挖洞、广积粮”的形势背景下,一旦有战事发生,军垦战士立即可以变身为火线士兵。

这一枪,引出了当时枪支弹药管理上的制度并不是那么严格的问题。

这一枪,测出了当时人际关系的距离,持枪的和不持枪的知青之间彼此互相信任,绝不会在“光火”的时候,去拿枪来解决问题。平时只管放心去出工,枪,就让它歇着吧。

当年建设兵团武装班配属步枪 (网络图片)

这一枪,折射出那时候的社会风气“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真实的。武装班放枪支弹药的宿舍几乎是从来不锁门的,即使上了锁,也锁不住,还有那扇关不住的破窗户。枪和农具静静地依偎在墙角,几乎毫无设防的破屋里,从来不曾有蟊贼光顾。

这一枪,释放出了知青大男孩与生俱来爱玩枪的天性,那种不计后果,不知天高地厚的鲁莽或是幼稚,正是青春期男性知青最真实的一面。

这一枪,当然也断送了一只小鸟的性命,呜呼。

这时,武装班战士小段,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只中了一枪的白头翁。

面对指导员疑惑又愠怒的目光,本文作者,时任武装班班长的我,有点诚恐诚惶,说到:“这一枪是我开的,打了一只鸟。”问:“哪里来的子弹?”答:“上次团部武装连来检查时,有一颗子弹滚在边上,他们没有清点到。事后我们发现找到的,所以就多出了一粒子弹,今天用来打鸟了”。

有一种糊涂,叫稀里糊涂。有一种射击,叫“枪打出头鸟”。有一种错,叫不知道错在哪里。当然,还有有一种明白,叫拎得清。 擅自开枪事件后,我等待着准备接受处分。

不料,剧情反转。

不久,指导员通知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来农场招生,来接兵的两位军人要看看我,面试。当时我正在稻田里撒农药,赤膊短裤泥巴裹满双腿。被叫回来就这样子和他们交谈了半个多小时。还记得,期间用最简单的英语对话了一下。

过了几天。一条重磅消息在连部炸开,又一次撕裂了宁静的空气。我接到了一张“应招入伍通知书”: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790部队。

幸福来得太突然。 特别要感恩指导员对我的宽容和信任,他不但没有处分我,反而还给了我这样一次机会,给了我一个出路。这回,到了部队可以正了八经拿枪,开枪了。

当年知青风采 (网络图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