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 李旭阁中将著书《原子弹日记》,披露首次核爆种种秘闻

原标题:记忆 | 李旭阁中将著书《原子弹日记》,披露首次核爆种种秘闻

李旭阁

主人公小传

李旭阁,河北唐山滦南人。1927年1月生,1943年参加八路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冀东军区司令部参谋、冀察热辽军区师作战科副科长、华北野战军团副参谋长。参加了平津、太原、兰州等战役。建国后,任团参谋长。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司令部军训科科长。回国后,历任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副处长、师长、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司令员、司令员。是中共第十三届中央委员。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三级解放勋章。

作者:孙晓飞

2012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5周年。恰巧,二炮原司令员李旭阁中将也刚好迎来他的85周岁。将军卧病在床,但他的新书《原子弹日记》却轻盈地走向了读者,凭借故事背后的力量,震撼了千万读者的心。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将军和原子弹之间有什么需隐藏40年之久才得以公开的惊天秘密?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敲开李旭阁司令员的家门,试着揭开往事一角,让共和国功臣李旭阁中将和原子弹之间的神秘过往,得以呈现。

李继耐亲切致函

盛赞《原子弹日记》

2011年夏,李旭阁中将的新书《原子弹日记》出版发行,一石击起千层浪,读者争相购买,各大媒体也相继跟踪介绍。在李旭阁中将眼中,这部《原子弹日记》所记述的,是他一生中最值得记取的经历。“斜阳苍山,往事如烟”,世事洞明的李旭阁中将,很少再去触碰和回首那些光荣往事,但唯独是1964年到1965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后他亲身经历的日日夜夜,永难淡忘。

为什么要写《原子弹日记》这本书?李旭阁中将说:“首次核试验和第二次核试验乃至氢弹试验,因其涉密程度高,了解全局的人少,健在者已寥寥无几。而我当时又处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了解高层决策内幕和整个试验进程,知晓全局运作情况,觉得有必要从个人叙事的角度,将中华民族的这段历史传奇写出来,以供治史者用,以资那些对这一段历史感兴趣的读者,走近和领悟真正的‘两弹一星’精神。”

2009年以后,李旭阁中将曾两次大病入院,命悬一线,这本《原子弹日记》则成了能让家人唤回他的唯一强大声音。李旭阁中将自己说,“我一度走到死亡边缘,当我从生死冥界重新走回来时,每次为了让我安静下来,他们(孩子们)送到我床前的竟然是这部正在撰写中的书稿。”

2011年国庆节前夕,李旭阁中将的夫人耿素墨把一本还散发着油墨香的《原子弹日记》寄给了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李继耐上将读后,心情激动地给耿素墨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回信,盛赞这本书是“弥足珍贵的历史回忆录”、“荡气回肠的革命英雄谱”、“铸魂励志的人生教科书”。

李继耐上将在信中说:“《原子弹日记》以大量第一手资料和丰富翔实的记述,把我们带进了中华民族经历过的那个激情飞扬的年代,使我们经受了一次深刻的灵魂洗礼,受到了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原子弹日记》披露首次核爆种种秘闻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李旭阁中将是重要的参与者之一。1954年,李旭阁从朝鲜战场回国,即奉调至总参作战部,1964年5月25日,本来答应周末带女儿到郊外踏青,却意外被一个电话叫走,去参加一个“地点保密、任务保密、上不能告父母、下不能告妻儿”的重要任务。

在跟随张爱萍副总长参加首次核爆的过程中,李旭阁知道了与原子弹相关的许多秘密:比如,中国的原子弹工程定为“596”,是因为苏联撤走专家是在1959年6月份,二机部为了记住这一耻辱的日子,所以以此命名;提出原子弹爆炸大略时间的第一人是张爱萍,他和刘西尧到全国各地的核工厂做了一个月的调查后,向邓小平送上了一份报告,提出争取1964年、最迟1965年实现原子弹爆炸的目标;提出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火箭部队的第一人,是钱学森;中国第一枚近程地空导弹“东风二号”成功发射后,钱学森提出中国还会有中程导弹、远程导弹和洲际导弹……

公众所不知的是,首爆原子弹的代号“邱小姐”就是富有才华的李旭阁给起的名字。当时,周恩来总理要求原子弹爆炸试验要高度保密,李旭阁和几个工作人员受命一起编制暗语。因为原子弹是圆形的,李旭阁提议叫它“邱小姐”,大家连声赞好。于是相应的密语也产生了:原子弹装配为“穿衣”,原子弹在装配车间,密码为“住下房”,吊到塔架上的工作台为“住上房”,原子弹插火工品,密码为“梳辫子”,气象的密码为“血压”,起爆时间为“零时”。有关领导也有相应的代号,周总理的代号为“82号”。张爱萍副总长看了后连声说:“旭阁,编得好,既形象生动又隐秘难猜。”

核爆成功后,张爱萍(右一)向周总理报告,左一为李旭阁

1964年10月15日18时39分,张爱萍下达命令,原子弹开始装配,李旭阁向总理办公室发了第一个暗语:“邱小姐住下房。”

1964年10月16日凌晨4时,罗布泊一片寂静,深邃的天穹巡弋着罕有的神秘和沉默。原子弹于早晨运到了铁塔架前进行交接。张爱萍再度下达命令,8点钟插火工品。李旭阁又向总理办公室发了第二个暗语:“邱小姐在梳妆台,8点钟梳辫子。”火工品插好后,原子弹徐徐吊上塔架。李旭阁给总理办公室发第三个暗语:“邱小姐住上房。”

1964年10月16日15时,原子弹准时起爆。李旭阁中将回忆,核爆炸后30秒,张爱萍副总长与周恩来总理通了电话,张爱萍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告诉周恩来:“总理,首次核爆炸成功啦!”周恩来总理在电话里追问张爱萍:“是不是真的核爆炸?”张爱萍面对总理的提问,扭头问身边的核科学家王淦昌:“总理问是不是真的核爆炸?王淦昌肯定地说:“是核爆炸!”

原子弹成功爆炸让中央领导深受鼓舞。但作为战略武器,我们还需要更多资料证实,以便向全世界公布,并获得其他大国的认可。

首次核试验尘埃落定,核爆铁塔究竟毁伤成什么样子,张爱萍仍放心不下。当天晚上,庆功宴过后,张爱萍忧心忡忡地对李旭阁说:“旭阁啊,也不知那铁塔炸成了什么样子?”

李旭阁沉吟片刻,主动请缨道:“张副总长,我明天坐直升机飞到爆心,从空中看看铁塔倒塌的真实情况,回来向你报告。”

“不行!太危险。”张爱萍摇了摇头:“现在爆心核辐射和核沾染超标千万倍,对身体危害太大!”

“科学家们说没事,只要防护得当。”李旭阁毫无畏惧地说,“我穿上防护服,戴上防毒面具,问题不大!再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在李旭阁再三请求下,张爱萍副总长同意了,叮嘱他,一定要防护好自己。

核爆后的第二天,爆心废墟上仍旧弥漫着核尘埃,探试仪器指针未进核心圈,便指向尽头,蜂鸣器叫得人心慌。李旭阁穿上防化服,戴上防毒面具,与马兰基地一位摄影员,登上直升机,鹞然而起,往60多公里外的爆心飞去。十几分钟后,直升机飞抵核爆炸的铁塔上空,李旭阁让飞行员在空中悬停,自己伸出半个身子朝下俯瞰。核爆过后,铁塔扭曲变形成了一堆麻花,倒成一片,化成铁水,凝固于地。他请飞行员从不同方向,飞过铁塔上空,让摄影员选最佳角度拍摄,一直在爆心上空盘旋了10多分钟后,完成了所有观察和拍摄,才安全返航,降落到洗消站进行洗消。随后,李旭阁取下防毒面具,穿着防护服,伫立直升机前,留下了一张照片,也留下了中国军人的勇气和豪情。

妻子对《原子弹日记》作出大贡献

李旭阁中将说,如果没有妻子耿素墨的精心保存,这本《原子弹日记》可能也早已消失,不复存在。所以,对妻子,他深怀感激。

李旭阁回忆说:“1969年3月,中央军委根据毛主席指示,由总参机关组建陆军新师,开赴新疆,加强边防建设,任命我为陆军某师师长。我将当年在总参作战部空军处的所有工作笔记、保密本交给总参作战部保密室,而将自己的私人物品带回家里。晚上,我翻着个人笔记、资料,一边撕一边烧。素墨不知我在烧什么,凑过来一看,竟然发现有我参加几次中央专委的会议记录,有钱学森讲导弹概述的笔记,还有1964年首次核试验和1965年第二次核试验的工作手记。她马上阻止道,这么珍贵的资料,不能付之一炬,应该留下来,传给后世。我说马上到新疆去了,打起仗来会落到敌人手里。素墨说,交给我,人在,资料在。如果打起仗来,吃我也把它吃下去。素墨是军人出身,她的话让我很感动,我将这些资料全部交给了她。当晚她就将资料缝在一个军用毛毯里,放在樟木箱子里,一直带到伊犁屯边,1975年又从伊犁带回北京。”

中将的夫人耿素墨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1986年,“两弹一星”功臣邓稼先罹患癌症去世后,他的夫人许鹿希悲痛得无法自拔,不仅原封不动摆放着邓稼先生前家里所有物品、书籍和纸条,而且她开始做一件事情,追踪当年到过核试验爆炸中心的“两弹一星”功臣的身体状况。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十几年,当首次核试验的主要指挥者和核科学家一一去世后,她发现,他们中间的不少人都是因为身患肿瘤而逝的。在许鹿希统计的名单里,只有李旭阁是所有到过首次核试验爆心人员中的“漏网之鱼”。但2001年4月,李旭阁也在解放军总医院被确诊为肺癌。“他们那些人,无一幸免!”耿素墨说。

采访完毕,耿素墨代替李旭阁将军送给记者一本《原子弹日记》。离开李旭阁将军家,天气还是那么冷。把《原子弹日记》捧在怀里,似乎感觉温暖许多,我想,也许是书里有上亿度的核爆能量;也许是书里有李旭阁将军和那批民族脊梁炽热的报国情怀。而这些,不但会温暖我,也会温暖一个民族,直到未来。

来源:军礼军威军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