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企业主的忙碌:一直在路上,才能行至远方

原标题:小微企业主的忙碌:一直在路上,才能行至远方

“以前是我去找银行,现在是银行来找我。”这是第一财经记者在一次调研中听到小微企业主说过最多的一句话。这种变化并非来自企业规模的增长,而在于普惠金融的践行。

普惠金融本质上是一种“包容性”的金融服务,它的初衷是提高金融的覆盖率、可得率以及满意度,也即不管规模大小和收入多少,让社会的成员和企业都有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且让这一机会尽可能的均等。从小微企业主的体验来看,这一服务已经成效显著。

不止是体验,数据也会说话。近年来,在货币政策额、差别化监管政策和财税优惠政策等“几家台”的合力之下,重点领域金融服务获得感明显增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35.6万亿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0.7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4%;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6.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8%;全国扶贫小额信贷余额2287.6亿元,扶贫开发项目贷款余额为4247亿元。

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每个公司背后都有成千上万个家庭。对于小微企业主来说,他们并不像世界级工业企业的创造者那般耀眼,甚至在普惠金融开展之前,甚少进入公众视野,但正是他们这样的人,以小作坊式企业起家,带动了当地地区经济的增长。这样一群人,他们的企业虽小,但心中的目标很大;不懂金融知识,但熟知产业发展;面临的挑战很多,迎难而上的韧性很强;不仅情系小家,也心念桑梓。

一个塑料瓶的诞生

“你们知道塑料瓶是怎么来的吗?”当记者来到江西星辉塑胶有限公司(下称“星辉塑胶”)的厂房时,该公司总经理陈小平拿着一个白色拇指长的容器向我们说道,“就是由它吹出来的。”

(第一财经记者段思宇摄于永丰县)

这种容器叫瓶胚,这种生产工艺叫吹塑,在塑料生产领域应用非常广泛。基本上所有的塑料瓶子,不管是矿泉水瓶,还是食用油瓶,甚至饮水机水桶等,都是通过这种生产方式而来。

所谓吹塑,其实就像吹气球一样简单。陈小平介绍说,将瓶胚的瓶身放在模具中,通过向内打入高压空气的方式,同时对模具和瓶胚整体加温,软化瓶胚,就能把瓶胚吹起来,慢慢变大的瓶胚会紧贴模具内表面,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瓶子的形状,而最上面一环一环的螺纹就是拧瓶盖的地方。通常来说,要想制成各式各样的塑料瓶,只要改变模具的形状即可。模具是被安装在吹塑机上的,可随意更换,并不需要改变吹塑机或者生产线。

星辉塑胶公司就是一家专门从事塑料注塑吹塑制品的民营企业,位于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城北工业园,毗邻京九铁路和105国道。据陈小平介绍,公司成立已经17年,员工也从当时的几个人扩张到了80人,主做塑料瓶胚生产与加工。目前该公司总资产达5000万元,年销售额5000万元,年纯收入480万元,是江西省该行业中最大的企业,市场占有率60%。

回想起刚创业的情景,陈小平笑着说,“我是放弃了‘铁饭碗’来做这个企业的,当时在一家工厂上班,工作很稳定,后来机缘巧合下,转做了注塑。一开始还挺难,资金不够,是找农信社贷的款,5万元,不过当年产值就到了20万元。”陈小平向记者讲述创业过程的时候,与他熟识的老朋友打趣,“你这是赚得更多了。”陈小平附和道,“是赚更多了,但也更累了,每天睡觉的时间比原来少了好几个小时。”

当记者戴着头套走进公司厂房时,入眼的便是一台台白色机器,陈小平如数家珍的介绍:“这是注胚的,用来生产瓶胚;这是吹瓶机,用来吹塑料瓶。吹瓶机我们有4个,注胚,是叫注胚系统,涵盖冷水、烘料、空调等,我们有一个系统,里面包括14台机器。”14台机器中,包括3个型号的瓶胚,分别是13.5g、19g和24g。

(星辉塑胶公司生产车间,第一财经记者段思宇摄于永丰县)

这套注塑系统,价值约600多万元,每天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产量约75万个,不过不同重量的瓶胚生产速度不尽相同,比如生产一个13.5g的瓶胚大概需要8秒左右,而19g的则需要9到10秒。“这些机器一旦启动,基本是不间断的,因为重新启动的成本比较高。”陈小平对记者说。瓶胚的加工费是按重量来计算,即从原材料加工成瓶胚,考虑到当下的原材料价格,目前约2700元/吨。

(星辉塑胶公司生产车间,第一财经记者段思宇摄于永丰县)

塑料瓶瓶胚的原材料是PET(聚乙烯对苯二酸酯),俗称涤纶树脂,是从石油等化石原料中提炼而来,可以通过快速冷却的方法得到基本处于非晶态、高透明、易拉伸的PET制品。因其质量轻、易成形、价格低廉等,自问世后发展势头迅猛,已成为全球最主要的饮料包装形式。目前,陈小平称,PET价格约为7400元/吨至8400元/吨之间。

由于塑料瓶行业技术壁垒低,市场竞争非常激烈,陈小平每天思考的问题就是怎么样让公司更具规模化。“这个行业虽然前景不错,但竞争太大,必须得做成规模,没有规模,成本就上去了,就没竞争力。”他说。做成规模的前提是要有资金,而这一行业通常是3个月结款,回款较慢,现金流紧张。“一年到头赚的钱都在公司账面趴着,自己都没见到。”陈小平笑称。

这样的背景下,银行贷款可谓解了公司发展之“痛”。2016年,星辉塑胶首次向永丰县创业贷款担保中心申请300万元小微企业创业贷款,拿到贷款后,公司当年就扩大生产,还吸纳了就业困难人员23人。随后三年,星辉塑胶又分别申请了200万元、300万元和600万余元创业贷款,目前贷款余额600万元,承办行为永丰农商行。随着企业的逐步发展,农商行不断增加授信,至2019年,已给星辉塑胶累计发放贷款1734万元,为企业由小做大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

像陈小平一样得到创业担保贷款的个人在江西省还有108万户。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作为一项支持创业创新的金融扶持政策,创业担保贷在江西省内已实施17年,形成了“贷得出、用得好、收得回”的良好模式。截至今年6月末,全省累计发放创业担保贷1129.7亿元,带动就业424万人次,贷款回收率达到99.94%。

离开星辉塑胶的厂房后,记者来到陈小平的办公室,距离厂房只有5分钟的路程,在一栋二层楼上。布置较为简单,会客厅和私人空间仅用不透明玻璃门板隔开,面积目测约50平方米。刚进办公室时,陈小平便说:“我办公的地方比较简朴,不怎么布置,钱都花在了厂房上,客户来主要就是看厂房、看设备。”

采访结束时,陈小平还向记者透露,如果资金充备,之后他还想引进瓶盖机,这样生产线更加完善,也能吸引更多客户。“比如省内的企业就不用找外省的来做了,而且外省的还可以来我们这边建厂,因为我们配套设施强啊,这不就带动地方经济了嘛。”说这话的时候,年逾50的他眼睛里还透着一股光,同他介绍注塑机时一样。

一张布的旅程

在距离星辉塑胶约240公里的地方,一件件成衣正在做最后的检查,这些衣服将出口到国外。“今年外部环境变化,出口的确有影响,往年基本200万美元的订单,今年只有几十万美元,而且利润也有下滑。”身着白色衬衫的钟荣福对记者说道,他是江西北陆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陆服饰”)的董事长。

北陆服饰位于赣州市于都县工业园区,成立于2013年3月,注册资本1000万余元,主要从事服装、鞋、床上用品的生产销售,钟荣福身上穿的白衬衫就是自家生产。回到于都之前,钟荣福在福建石狮从事服装行业已有27年,并在当地创办了一家制衣厂。后来在“于商回归”的召唤下,2016年他带领团队将公司总部迁至于都。

招商引资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杀手锏”,为推进于都县域经济发展,县政府提出了力争在2020年实现“千亿级产业集群”的目标,并出台了《于都县扶持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发展若干政策(2017~2020年)》,从企业入驻、技改创新、人力资源、金融支持、公共平台、转型升级、品牌建设等全方位给予扶持,在土地、厂房、资金、人才等生产要素加快供给侧改革,确保产业发展要素充裕。

“当时手续批得很快,有一个一站式服务窗口全都办理好了,不像之前要跑好几个部门,从公司落户到招工开工不过几天时间。”钟荣福回忆起自己的回乡历程时感慨道,“近些年看到家乡变化很大,加上政府部门的服务,一股脑就回来了。”

于他而言,回乡的代价并不小,福建更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可以省去更多的成本,回乡则意味着重新开始。“还是想为家乡做点贡献,也希望能够亲历家乡的发展。”钟荣福表示。如今,公司发展蒸蒸日上,产业越做越大,在县里的扶持下,他的自主品牌“北陆户外运动”2018年6月15日成功在新三板挂牌,实现了本地纺织服装企业挂牌“零”的突破。

钟荣福的回归也为当地创造了200多个就业岗位,记者走进厂房时,便看到一排缝纫机旁坐着身着蓝色上衣的员工,手中按着红色外套不断移动。“离家近、方便、收入也不低”是不少在外务工者返乡工作的主要原因,于都县工业园区副主任张春调介绍,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在工业园区落地,带动了周边居民的就业,产城融合发展越来越好。

(北陆服饰生产车间,第一财经记者摄于于都县)

目前,于都拥有近30万人从事纺织服装产业,其中大部分人都在沿海发达地区企业有过工作经历,但在2000年以后开始逐步返乡创业,截至2018年底,全县各类纺织服装企业达到2000余家,其中规上企业55家,全行业产值超过410亿元,较2015年增长了218%左右。

缝纫机所在的车间是缝挑车间,除此,还有制版、电脑机车间、后整车间等,北陆服饰已形成了先进的针织制衣加工流水线,厂房面积总共约8000平方米。据了解,一家服装公司,从接单到出货的周期短则几天,长则数月。通常的流程是从业务部门接到订单后转到技术部,技术部按照客户要求制定整个定单资料,然后由采购部负责原科采购,最后由生产部负责生产,由业务部对接客户出货,财务部负责货款结算。

在生产环节,一件成衣的产生需要经历制版、放码、面辅料检验并采购、开裁、缝制、锁眼钉扣、烫整、检验、验针、包装、存仓。所谓的面料就是布,辅料就是纽扣、拉链、线等,服装面料进货基本都是虚米,即不足米,一般只有92cm、93cm。所谓验针,就是用过检针机器过一遍,看是否有针头落在衣服里。

钟荣福介绍说,公司每年产量约为30万件套,主要针对国内订单及部分外贸,国内订单又以企事业单位和个人订制为主。“北陆服务原来是做代工,后来在金融政策支持之下才转做了品牌。”他称,“相比代工,做品牌在前期需要投入更大的研发和资金,是一项长期艰巨的活动。”

2014年,企业创业初期,在前期购置设备、租用厂房等投入后,企业原材料购买、流动性周期面临资金不足,一时难到了钟荣福。而后通过与于都农商行的沟通,于都农商行深入调研,结合该县大力扶持纺织服装首位产业政策,在无任何抵押担保的情况下向公司发放了“财园信贷通”贷款200万元,一解公司燃眉之急。到了2016年,公司为扩大生产经营,再向于都农商行申请并获得“财园信贷通”1000万元。

钟荣福称:“公司的成长离不开银行的帮扶与政策的支持。”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针对小微企业融资抵押担保难题,央行于都支行推动县政府建立并完善了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为“财园信贷通”等政府担保信贷品种设立风险补偿保证金,有效扩大了小微企业受益面,提升了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满足率。截至6月末,全市累计筹集风险缓释金37.92亿元。

金融“输血”,多方共赢。在钟荣福看来,一方面银行完成了业绩指标,一方面企业获得贷款扩大了经营,一方面政府增加了税收。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北陆服饰营收从2965万元上涨至7563万元;与此同时,净利润翻几番,由54万余元扩大为1093万余元。

尽管公司初具规模,但钟荣福也有自己的烦恼。“于都没有打造出自己的产业链,”他坦言,“目前城市内大部分企业还是停留在代工,如果能向上游再开拓,那么不止是能打造千亿产业集群,更能打造万亿产业集群。”说这话的时候,他正站在厂房楼下,而距离此处百米左右,是一个小学,建这个小学是为了更好的招商引资。望着学校,钟荣福说,“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回到于都,来到于都。”

这是发生在江西红土地上的变化,而在960万平方公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陈小平和钟荣福们。正如知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中所写,“最终解决中国土地问题的办法不在于紧缩农民的开支而应该增加农民的收入。因此,恢复农村企业是根本的措施。”而这,也正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微企业主正在做的事情。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