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从高歌猛进到三连跌,车企被推入“饥饿游戏”

原标题:新能源车从高歌猛进到三连跌,车企被推入“饥饿游戏”

随着补贴持续退坡,逐渐“断奶”的新能源汽车一步步进入“成年人的世界”,再也没有“容易”两个字。

自2019年6月补贴新政过渡期结束后,新能源车市从7月起连跌三个月,把车企逼入更小的空间里竞争,连稳坐全球新能源车销冠宝座的比亚迪,也抵御不住寒流而出现销量下滑。

当前的局面,对造车新势力而言更为残酷。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先锋队,蔚来的处境备受关注。交付节奏、产品质量、资金链紧张……一个个险境挑战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承受极限。李斌在去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曾谈到,从一开计划造车,就将目标如同攀登8848米的最高峰一样来制定。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造车的难度与攀登珠峰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蔚来能否爬出泥沼

近日,有消息称,在引进北京亦庄国投的投资之外,蔚来也在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合作。与这笔融资配套的是,蔚来将有一个20万年产能的工厂落户吴兴区。不过,随后有报道称,吴兴区外宣办向媒体表示,与蔚来汽车的融资洽谈暂停,原因之一是评估投资“风险过大”。

第一财经记者就此向蔚来求证,蔚来副总裁朱江回应称:“这个事情,我们不做评论。作为上市公司,关于融资等重大事项,我们会按照规定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披露。”

今年5月28日,蔚来汽车宣布,与北京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双方将设立实体“蔚来中国”,亦庄国投将对该新实体注资100亿元。但至今,蔚来和亦庄国投是否已经最终签署有约束力的协议,双方尚未披露新进展。

造车需要不断“输血”,而一旦没有顺利拿到新融资,蔚来资金链就会承压。今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营收15.08亿元,而受电池自燃隐患在6月召回4803辆ES8的影响,第二季度归属于股东净亏损32.85亿元,今年上半年亏损金额达59.37亿元。

有媒体引用的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蔚来的亏损金额分别为35.18亿元、75.62亿元、233.28亿元,加上今年上半年,合计亏损达403.45亿元。不过,李斌在9月25日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对此否认。他称,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计算方法,截至今年6月,蔚来的亏损额约为220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有100多亿元用于正向研发。

按不同的统计口径,数字会有所偏差。但客观事实是,成立于2003年的特斯拉至今尚未实现盈利,而成立4年多的蔚来要实现收支平衡,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亟须备足粮草。

长期在营销和用户服务上豪掷千金,这令蔚来现金流吃紧。截至2019年6月30日,蔚来总资产182.03亿,总负债177.46亿元;蔚来的流动资产(包括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等)约为79.9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121.7亿元少了40多亿元;流动负债为82.5亿元;2018年末,蔚来净流动资产——营运资本还有35.8亿元,而2019年6月末,净流动资产是负数。此外,蔚来截至今年6月底的账面现金仅剩34.56亿元。资金压力由此可见一斑。

作为国内第一家赴美国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蔚来于2018年9月登陆纽交所,但目前其股价也令人担忧。10月18日,蔚来收盘价为1.52美元,与此前最高点的13.8美元相比下跌近90%。不过,令蔚来稍为喘一口气的是,当前股价有所止跌,上周五收盘价比上个交易日上涨4.11%。

承压的蔚来,正通过裁减部分员工来减负,此外计划在年底前通过进一步重组和剥离部分非核心业务,实现业务精简。在节流的同时,蔚来也在抓紧开源。今年9月,蔚来交付了2019辆电动车,创出年内新高,其中ES6交付了1726辆,ES8交付了293辆,第三季共交付4799辆,环比增长35.1%,同比增加47%。朱江认为,虽然现在蔚来处于较艰难的时刻,但不少客户对蔚来产品和服务给予肯定,蔚来有信心爬出泥沼。

蔚来能否走出黑暗时刻,与国内新能源车市的大环境密不可分。

进入 “饥饿游戏”

令车企焦虑的是,新能源车市也跌入低谷。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下称“中汽协”)发布的最新产销数据显示,9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8万辆,同比大幅下滑34.2%,自7月以来持续下跌。

虽然中汽协已将新能源汽车销量预测目标从160万辆下调至150万辆,但截至9月仅销售87.2万辆,完成率仅为58.13%。中汽协秘书长陈士华认为,目前距离目标差距很大,四季度新能源车市达标困难重重。

新能源车市滑坡,连盟主比亚迪的地盘也被挤压。9月,比亚迪新能源车销量为1.37万辆,同比下降50.97%,连跌三个月,且跌幅再次扩大。不过,由于上半年增长,比亚迪1~9月销量为19.26万辆,同比增长34.31%。

作为新能源车“老司机”,比亚迪在2017年初因补贴政策调整也曾断崖式暴跌,因此在2019年补贴新政实施前抢闸销售,一定程度上提前透支下半年的市场。这从比亚迪的季报也可见一斑,第一季净利润增长632%,上半年放缓至203.6%,而按比亚迪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5.6亿~17.6亿元,同比增长1.8%~14.9%。这意味着,比亚迪预料到第三季的业绩不尽如人意。除了比亚迪,北汽新能源、长安汽车等多家车企9月新能源车销量皆下滑。

广汽新能源副总经理肖勇近日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称,目前新能源车市不容乐观。新能源市场有几个特点,其中受政策的影响非常大,在国家补贴高的时候,大家都在拼命地抢补贴,不管产品怎么样,反正在国家补贴支持下都过得去。

在肖勇看来,受政策以及汽车行业的影响,在6月份还高歌猛进的新能源车市, 7~9月陷入负增长,从增量市场变成一个存量的竞争。“国家的补贴总是会退出的,只不过是今年来得更猛一些,明年的话,还不好说,很多人觉得今年已很痛苦,明年有可能更痛苦。但是,正是经历了这种市场痛苦之后,才可以真正培养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产品和品牌。” 肖勇称,随着补贴退坡,开始进入拼实力的时候。

今年1~9日,广汽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为3.14万辆,增幅高达138%,其中9月销量增长100%,这与今年4月推出基于第二代纯电专属平台GEP 2.0打造的首款战略车型Aion S有关。面对市场竞争加剧,广汽新能源旗下豪华智能超跑SUV Aion LX于10月17日在上海上市,其搭载L3级Adigo自动驾驶系统,百公里加速3.9秒,NEDC续航达650公里,不仅觊觎入门级豪华燃油车消费者,还以全球领先的续航叫板特斯拉。肖勇称,科技将会改变未来整个竞争格局,科技加成本是未来的竞争力。

无论是自主、合资还是造车新势力,都加快以新技术和新产品来抢夺份额。蔚来在第三季销量上涨,很大程度源于新车ES6的拉动。目前,宝马、奔驰、奥迪开始大举进入豪华电动车市场,特斯拉即将在华国产,大众、丰田等跨国车企也加快电动车布局,比亚迪为守擂在不断发力。造车新势力的窗口即将关闭,进入生死攸关时刻,位居头部的蔚来、小鹏和威马在今年上半年销量皆不足1万,为突围势必浴血奋战向市场要销量。与此同时,不断有新竞争者加入,其中包括今年动作连连的恒大。虽然当下新造车企业普遍陷入险境,例如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近日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但恒大掌门人许家印的造车决心并没有因此动摇。

然而,要撬动有限的新能源车市,并非仅凭一腔热血即可。新能源车最大的竞争对手依然是燃油车。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中汽协的数据计算,2018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在整体车市中占比为4.47%,而今年9月占比不升反退至3.52%。

广州威尔森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新能源高级咨询顾问田伟东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今年大部分车企为了获取较高补贴,在补贴过渡期之前对车辆进行集中开票,提前透支部分销量。在补贴大幅退坡后,当前一直没有强有力的政策补充,加上限牌城市增多燃油车牌照数量,接下来几个月新能源市场将面临较大压力。

新能源一直存在痛点,例如电池安全、里程焦虑、充电焦虑以及二手车残值低等。“这些问题,很多至今依旧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未来的市场机会,一方面需要通过技术突破解决现在的痛点,增强消费者对新能源的信心;另一方面需要通过产品创新给消费者带来更多额外的价值,增进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田伟东如此认为。

被喻为绿色出行的新能源车要超越燃油车的市场份额,还要攻破诸多难关,其中包括成本。曾占新能源车成本50%~60%的动力电池,近几年价格明显下降,但依然令电动车成本比燃油车高出一截。动力电池专家吴辉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现按1元/瓦时来算,40度电池大约要4万元,而未来几年动力电池成本,预计每年大约降5%。

有车企曾评估过,电动乘用车要取代同级的燃油车,要满足的条件之一是电池价格低于0.6元/瓦时。从目前情况看,这尚需时日。面对补贴退坡甚至将于明年底取消,其间新能源车将在有限的空间里进行更残酷的淘汰赛。知否知否,谁将绿肥红瘦?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