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子亨特曾收乌企大笔“咨询费”?老拜登竞选总统之路再添新坑

原标题:次子亨特曾收乌企大笔“咨询费”?老拜登竞选总统之路再添新坑

2010年1月3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及次子亨特观看了篮球比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记者 | 刘芳

拜登的儿子确实给他父亲添了大麻烦。

来自乌克兰的最新证据显示,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2014到2019年担任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董事期间收取了巨额咨询费。受特朗普“电话门”事件发酵披露出的潜在利益冲突的影响,正在筹备2020年美国大选的拜登目前在竞选资金方面处于明显劣势。

根据《华尔街日报》10月20日公布的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 Election Commission)最新数据,尽管拜登在民调上依然领跑民主党内候选人,但其筹集的竞选资金明显落后于党内另外两位主要竞争对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

截至9月30日,桑德斯的竞选团队拥有资金3370万美元,沃伦团队拥有2570万美元,而拜登团队仅有900万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选情受阻与其子亨特前不久被爆出担任乌克兰最大天然气公司布瑞斯马(Burisma Holdings)董事会成员有关。路透社18日发表的一篇调查报道称,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拜登在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有和乌克兰相关的不当行为,但亨特收取咨询费确实有迹可循。

2014年4月,亨特和他的投资伙伴阿彻(Devon Archer)受邀加入布瑞斯马董事会,这两人同时也是投资公司RSP(Rosemont Seneca Bohai LLC)的合伙人。当时,英国独立政府机构严重欺诈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因反洗钱调查冻结了布瑞斯马实际控制人兹罗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在伦敦的银行账户。而时任乌克兰总检察长绍尔金(Viktor Shokin)也在对这家公司进行调查。

路透社查阅的汇款记录显示,在2014年4月至2015年11月期间,布瑞斯马向RSP支付了约340万美元。

详细记录显示,布瑞斯马公司每月向RSP分别支付两笔汇款,每笔为83333美元。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两笔汇款是分别支付给拜登和阿彻的。但路透社目前无法独立核实这些文件的真实性,也无法核实亨特收到了多少钱。

乌克兰检方是在调查布瑞斯马公司时获得付款记录的。一名乌克兰议员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这些汇款记录的副本。

据知情人士透露,亨特担任布瑞斯马董事的五年间从未因公访问过乌克兰,但定期参加布瑞斯马一年两次于国外举行的董事会议。在亨特被任命前后,布瑞斯马正在寻求与外国投资基金达成融资协议,其中就包括来自美国的一个基金。

知情人士还表示,虽然亨特的姓氏很响亮,但他的存在没有起到保护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免受调查的作用。时任乌克兰总检察长绍尔金对兹洛舍夫斯基的指控涉及违反税法、洗钱,以及在担任生态和自然资源部长期间给布瑞斯马发放许可证。

在本月15日的采访中,亨特向记者透露父亲是从新闻上知道自己加入了布瑞斯马的。当时拜登的反应是:“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记者追问亨特如果他的姓氏不是拜登的话是否还能加入董事会时,亨特皱着眉头答道:“我不知道,也许不会吧。如果我的姓氏不是拜登的话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亨特接受采访。来源:《华盛顿邮报》

据界面新闻较早前报道,布瑞斯马集团成立于2002年,自2006年开始生产天然气。而公司创始人兹洛切夫斯基对布瑞斯马的控股,主要是通过自己在塞浦路斯的投资公司Brociti Investments Limited来实现的。

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兹洛切夫斯基曾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班子中担任要职。尤其是在2010年7月至2012年4月期间,兹洛切夫斯基曾担任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长”。

虽然私营业主想要在乌克兰获得开采油气许可证难度极高,但在兹洛切夫斯基担任“生态和自然资源部长”期间,布瑞斯马却成功拿到了大量生产许可证。2018年,布瑞斯马的天然气产量为13亿立方米,据路透社估计,其年度营收至少有4亿美元。

今年9月,乌克兰前总检察长卢岑科(Yuriy Lutsenk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乌克兰法律的角度来看,(亨特·拜登) 没有违反任何规定。”而在8月刚刚上任的新任总检察长里亚博沙普卡(Ruslan Ryaboshapka)也称他不知道亨特有任何不当行为。10月4日,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宣布,正在审查与兹罗切夫斯基有关的15项调查,但尚未决定对他或与他相关的人采取什么行动。

在亨特担任布瑞斯马董事期间,拜登最有争议性的决定就是迫使乌克兰方面撤换前总检察长绍尔金 (Viktor Shokin) 。对此,特朗普和拜登双方有着截然不同的解释。

特朗普及其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认为,拜登迫使乌克兰方面撤换前总检察长绍尔金是因为亨特在布瑞斯马任职。拜登的行为毫无疑问涉及腐败。而拜登团队前工作人员则坚称,撤换绍尔金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需要,尤其是绍尔金本身就是腐败分子之一。

2014年3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乌克兰政坛陷入动荡。当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在2014年中成为乌克兰第五任总统时,美国方面对其有着极高的期望。

当时副总统拜登的任务是尽一切力量消除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影响。而欧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也承诺向乌克兰提供援助、贷款担保和政治支持,只要基辅实施改革,让乌克兰减少腐败,提高经济稳定。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2015年2月波罗申科任命绍尔金为总检察长。当时美国官员正在推动乌克兰建立几个反腐败机构和法院,并要求公开披露当选官员的财务状况。他们最初认为波罗申科是推动改革和减少俄罗斯方面影响的工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认为波罗申科的内部圈层有达到目的的阻碍,其中一个人就是绍尔金。

乌克兰前总检察长绍尔金。来源:维基百科

2015年12月,拜登在访问乌克兰时第一次将美国承诺的10亿美元贷款与解雇绍尔金联系起来。在拜登于乌克兰议会演讲前,他的团队特意准备了两个版本的演讲稿。如果绍尔金在演讲前被撤职,那么拜登将直接宣布10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不然将重点强调乌克兰需要进一步打击腐败。

当时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并没有答应拜登的要求。拜登和他的助手们聚集在一个房间里,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即将发表演讲之前修改了演讲稿,加大对波罗申科的压力。

《国会山》报道称,拜登在一次活动上公开透露自己在2016年3月的访问中曾继续迫使乌克兰方面撤换绍尔金:“我当时看着他们说,我六个小时以后离开。如果总检察长不被开除的话你们就拿不到钱了。”

也许是对潜在利益冲突的担忧,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就有白宫官员对亨特在布瑞斯马任职一事提出过疑问。

《华盛顿邮报》10月18日报道称,前美国国务院驻基辅官员肯特(George Kent)在国会的闭门听证会上承认他曾向拜登的办公室提出关于亨特的问题,但却被告知副总统没有“心情”来处理这个问题,因为当时拜登的长子博·拜登(Beau Biden)正在与癌症作最后的斗争。

对于现年76岁的拜登来说,2015年确实是他极其难熬的一年。在早年因车祸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之后,他又于当年5月失去了自己心爱的长子博·拜登。

《纽约客》指出,和有酗酒吸毒等问题的亨特比起来,拜登更喜爱长子博。2007年至2015年,博任特拉华州总检察长,任内为减少儿童性侵做出过诸多努力。2013年,博被诊断出患有脑癌,并于2015年5月30日逝世,年仅46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