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兰花厅官”被双开,曾陷“名表门”,推株连式拆迁引争议

原标题:贵州“兰花厅官”被双开,曾陷“名表门”,推株连式拆迁引争议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0月21日中午发布,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地质勘查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宫晓农(正厅长级)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官方通报

在重大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不当言论

经查,宫晓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在重大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不当言论,破坏党的集中统一,且一再拒绝接受组织帮助,背离党的宗旨,权欲膨胀,竭力为自己营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污染政治生态,丧失理想信念,与党离心离德,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政治上蜕化变质,经济上贪婪成性,表里不一,做两面派、当两面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组织用公款支付的宴请活动,违规借用下属单位和其他单位车辆供个人长期使用;违反组织纪律,违规干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在职务调整上谋取利益;

违规摊派费用,违规向私企出借巨额资金,痴迷兰花玩物丧志

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违反群众纪律,违规摊派费用;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向私营企业出借巨额资金,造成不良影响;违反生活纪律,痴迷兰花,玩物丧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构成职务违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宫晓农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国家公职人员,毫无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意识,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宫晓农开除党籍处分,终止其中共毕节市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追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调离毕节市政协主席9个月后被双开

宫晓农是辽宁大连人,长期在贵州从政。1998年1月,35岁的宫晓农出任贵州省大方县副县长,3年后调到纳雍县,历任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在纳雍县为官8年,2011年4月调任毕节地区行署副专员,7个月后升任毕节市委常委、七星关区委书记。2015年12月任毕节市政协党组书记、政协主席。2019年1月,调任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地质勘查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正厅长级)。2019年10月被双开。

【二】前任政协主席落马

警示教育大会称要慎言、慎行

2018年6月中旬,贵州省纪委监委联动毕节市探索开展 " 一案一整改 " 工作, 就原政协毕节地区工委党组书记、主任杨继红案开展警示教育大会。宫晓农正是在杨继红之后出任毕节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 以前他的案子我们只是从侧面听到只言片语,以为是他在农业局长、行署副专员‘实权’时违纪违法的。万万没想到他的主要问题是发生在政协工作后,他把‘权力影响’用到了极致!" 听完案件剖析后,市政协机关党员代表纷纷发言。

时任毕节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的宫晓农在教育警醒全体干部职工时说:" 我在 3 个县当过县长、书记,当过市委常委,虽然现在到了政协,但如果我给以前的下属打招呼,肯定还会有一些‘面子’,那同样将走向违法违纪之路。所以,我们要慎言、慎行,勿重蹈覆辙!"

专题民主生活会上,被指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

紧接着,毕节市政协党组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报道说,“班子成员之间互相进行坦诚、有辣味的批评帮助”。

" 杨继红案件,是其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药品销售、职务晋升、房产开发、合伙经营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最终走上犯罪道路的典型案件。对照案情,我深刻剖析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对政治理论的学习有所弱化,对党性修养有所放松,对保持党员先进性和纯洁性的追求还不够 ……。" 作为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宫晓农率先发言。

" 宫晓农同志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对自己要求需更加严格,强化学习提高。"

" 晓农同志对党内政治生活抓得不够。"

" 身为党组书记,却常常因故不参加支部会议,希望以后要常以一名普通党员身份经常参加组织生活。"

…… 宫晓农刚完成自我批评,马培译、付业春、谢祥贵等党组成员立马开始 " 唇枪舌剑 " 的批评。

听到 " 辣味十足 " 的批评,宫晓农掏出纸巾擦汗,承诺一定带头抓好整改落实。

为切实抓好杨继红案的深入整改工作,毕节市政协党组第一时间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

" 我作为第一责任人,一定严格制定专项整改方案,逐条列出整改任务、举措、成效,报经省纪委省监委审批,并在本单位、本系统、全社会公开,接受干部职工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 作为专项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宫晓农面对省纪委监委、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承诺。

2008年12月31日,时任纳雍县委书记的宫晓农就“名表门”接受贵州都市报记者的采访时,摘下手表,递到记者面前。

【三】任县委书记时遭遇“名表门”

“这是耐用商品,至少可以戴好几年,算经济账还是很划算”

2008年底,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被网友扒出抽名烟、戴名表的图片,最终被免职。紧接着,更多官员被网友扒出抽名烟、戴名表。一篇《县委书记,您戴的什么表?》的帖子迅速蹿红各大论坛,帖中搜出了16位县委书记“戴名表”的图片,有些“名表”被冠以几十万元的天价,时任贵州省纳雍县委书记的宫晓农亦榜上有名。

在贵阳论坛等本土网络论坛,有网民甚至报出宫晓农的手表是“帝舵TUDOR王子系列76213-62483双历白罗马自动机械表,市场价在25200元左右”。

在2008年12月31日,宫晓农接受了贵州都市报记者的采访,对此公开回应。贵州都市报2019年1月6日刊发了《开诚布公谈“名表门”》的报道。

据报道,宫晓农对记者说:“同一品牌的手表有不同的价值,我这个手表的价值也就几千元,并不算什么奢侈品,这是耐用商品,至少可以戴好几年,算经济账还是很划算。”

他还摘下手表,递给记者,“帝舵TUDOR74000N,看到网上的帖子后我专门请人撬开看的。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可以借你们戴几天,这手表是可以鉴定的。我还专门上网查了,就这一款手表,网上有2000多元、4000多元和7000多元三种价格。”

他称这块表是他在香港工作的二哥回家探亲时送给他的,他没问过价格。

宫晓农称他就此向组织做了汇报,并在县委扩大会议上作了说明,他在会上表态说,“请大家放心,你们的县委书记不是坏蛋。”

“应该允许个人有消费偏好”

就此谈到官员高消费问题,宫晓农也有一番议论。

“什么是高消费?如果花四五千买一个空调算不算高消费?这是耐用商品,几千块花出去又不是一次性消费,应该不算高消费。这是个人消费偏好问题,如果个人收入能支撑消费,只要这个收入是正当合法的,不管是不是官员,即便高消费也无可厚非。……基层官员要清廉,必须用好权力,这需要各方面的监督,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带来腐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针对官员的监督除了党内监督(各级纪检部门)外,还有群众监督和媒体监督,这些都是有效监督。”宫晓农说。

宫晓农也不讳言自己的收入,“我每个月的工资就3000多元,再加上年终奖,年薪在5万元左右,这个收入和老百姓比,算高收入了。以我自己的经济收入状况,如果用一两个月的工资来购买一件耐用商品,应该也是无可厚非吧?应该允许个人有消费偏好,当然如果连饭都吃不饱也就不会有什么消费偏好了,但现在不是这样的。我倾向于在基本的生活得到保障后,个人的主要收入应该用来消费,没必要留给子女,人在逆境中才会奋发有为,我就是从大方县一个农机站长开始,一步步从基层走出来的,如果我当初条件很优越,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

“我个人从不进娱乐场所”

对于遭遇“名表门”,宫晓农称自己名誉上受了些影响,觉得有点冤,但“如果因此而否认这种监督,我的胸怀就有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他同时认为,网络是一个平台,网民发布信息应该是真实的,“要解决这个问题,从根本上说,国民教育才是关键,特别是诚信教育,政府应该在这方面下工夫。”

对网络监督他予以肯定,“如果没有监督,那很轻松啊,人都是要偷懒的,人性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如果没有监督,人的欲望就会无限膨胀。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都希望领导是包青天式的人物,具备勤政、廉政和善政的能力,但任何人不可能是完人,套用一句广告词,叫‘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就是监督的作用。”

他说,"我个人从不进娱乐场所,正常娱乐我是不反对的,但很显然,老百姓不希望有这种偏好的领导。“

“我父亲是老革命,从小对我要求很严格”

在纳雍为官8年,宫晓农表示可以给自己打80分。

他说:"我父亲是老革命,从小对我要求很严格,他常常教育我们,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并拥有一技之长,以服务社会,获取报酬,这对我影响很大,无论是为官还是做人。从县长到书记,我一直在尽责为老百姓履职,你比如说,2003年我还在当县长时,很多矿山公路很破烂,导致各个煤矿生产出来的煤无法运出,这对县财政影响很大,但要修建矿山公路,单靠县财政根本无力支撑,每年全县总财政收入不过1个亿,修建矿山公路却要1.5个亿,最终,经过我多方努力,我们解决了这一难题,为地方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不过,政府在管理上也出现过一些疏漏,近年来,我们也发生过一些大型矿难,在管理上,我们要加强。"

【四】身陷“拆迁门”

曾为推进拆迁出台“双停”文件引发全国关注

除了“名表门”,宫晓农主政纳雍县时,还身陷“拆迁门”,也引发全国舆论关注。

2008年10月20日,为推进县城改造开发的拆迁工作,纳雍县纪委、组织部经过两个月酝酿,经县委常委会批准,联合出台了《关于严肃城市建设征地拆迁工作纪律要求的通知》。其中规定:

●正、副科级干部,在纪委、组织部动员谈话后10日内不签拆迁协议的停职,15日内不签的免职。 ●一般干部、职工,由所在单位领导谈话劝说,不签拆迁协议将“双停”:停止工作、停发工资。 ●职员直系亲属不签拆迁协议的,也“双停”。 ●如被拆迁房屋所有者是正、副科级干部直系亲属的,经纪委、组织部与干部谈话后,其亲属仍不签拆迁协议,该干部抽调到拆迁办工作,工资亦划至拆迁办。 ●不签拆迁协议的干部、职工的单位负责人,如果不按规定处理自己的员工,也将被停工作。

真有人因此受株连而被“双停”,此事在2009年7月经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发一阵强烈的舆论风暴。2009年8月1日,该文件被叫停。

据贵州都市报2009年8月10日报道,纳雍县委书记宫晓农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说,县委常委会在讨论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政策)没有法律依据,但其他地方有过类似的做法。“我们主要是考虑对干部职工有个纪律上的要求,认为干部职工应该起个带头作用”。

宫晓农认为,“双停”文件没有造成恶劣的后果。“这是我们决策上的错误,有错就改,所以我们及时叫停了文件的执行”。

宫晓农也坦率地说,这家开发商是他当县长时引进来的。“你要问我有没有‘官商勾结’,我的回答是‘没有’,欢迎大家监督。”

对于急于追求政绩的质疑,宫晓农回应:“你说当领导干部的,在任职期间不追求一定的政绩,那可能吗?你当学生的时候,你不想取得好成绩?城市建设不能片面理解为'形象工程',我用'三个有利于'来衡量城市建设的成效,那就是'有利于维护拆迁户的合法利益,有利于城市人居环境的改善,有利于开发企业取得合法的利润',三者缺一不可。假如我们的城市建设能让三者达到统一,那就是卓有成效的了,这样的政绩,我们为什么不去追求呢?”

【宫晓农简历】

宫晓农,男,汉族,1962年10月生,辽宁大连人,大学本科学历,1984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8年1月—2001年5月贵州省大方县副县长;

2001年5月—2002年5月贵州省纳雍县委副书记;

2002年5月—2006年3月贵州省纳雍县委副书记、县长;

2006年3月—2011年4月贵州省纳雍县委书记;

2011年4月—2012年1月贵州省毕节地区行署副专员;

2012年1月—2015年12月贵州省毕节市委常委、七星关区委书记;

2015年12月—2019年1月贵州省毕节市政协党组书记、政协主席;

2019年1月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地质勘查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正厅长级)。

文/汪建华 资料来源: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金黔在线

编辑:汪建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