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杀手》: 你以为这片很科幻?其实很文艺

原标题:《双子杀手》: 你以为这片很科幻?其实很文艺

本文作者:不雨亦潇潇

《双子杀手》看了吗?

没看?

那就去看吧。

不管你是冲着李安导演的名声去看,还是为了尝试新的电影制作技术,这部电影都值得去看一看。

电影讲述了一个美国国防情报局特工亨利准备退休之际意外遭到一名神秘杀手追杀的故事。在两人的激烈较量中,他发现这名杀手竟然是年轻了20多岁的自己。在此背后竟然还有更大的阴谋……

本以为这就是一部利用高科技给观众带来超强刺激感的爆米花电影。但事实证明,这部电影还是很“李安”,他在刷新所有人对电影技术认知的同时,从未停止对父子关系这一话题的探讨。

李安的电影主题很多都与父亲有关。

《推手》《喜宴》和《饮食男女》可以说是“父亲三部曲”;第一次直面父亲的尝试是《冰风暴》;美国南北战争背景下的《与魔鬼共骑》,又重新恢复了与父亲的依恋关系;《卧虎藏龙》中的李慕白则是李安试图精心美化的父亲形象,我们再一次看到李安对父亲形象的难以割舍。

李安为什么如此热衷于“父亲”这一个人物形象呢?

当时,李安有两个姐姐。但是李安的父亲,太重男轻女,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传统思想的父亲。在家中,李父最爱的是李安,毫不掩饰。同时,打得最多的也是李安,恨铁不成钢。

学业上,李安也不像父亲一样优秀,心神恍惚。数学不好,被打成了家常便饭。那个时代的大环境,打你,才是爱你;爱你,才会管你。

李安在学校被老师打,在家被父亲打,经常是屁股上面一条条的红印,跪算盘跪出满腿红肿淤血,但却只能自己偷偷地哭。

他的父亲从小就对他们说过:此生最痛恨的职业一是船员,二是演员。

但李安在成为导演之前,也曾学校内的文艺骨干,很是积极参与演出。但只要一回到家,李安就会收敛很多,因为害怕父亲责怪自己。有一次因为自己黑瘦的形象,父亲在饭桌上当场训斥他:“什么鬼样子!”已经接近成年的李安很尴尬,将碗筷一放,就直接回自己房间了。

这样的沉默对抗,一度让他们父子关系异常紧张。后来父亲提出想让他出国留学,希望他能拿到学位后回国当教授,李安没有采纳,坚持着自己做导演的梦想之路,如果说当演员是李安的第一次叛逆,那执着的要走导演这条路,就是对父亲的再一次叛逆。

我们再回到电影当中。《双子杀手》这部电影也没有意外,其实就是父亲与儿子之间的较量。

影片当中,小克被安排去刺杀亨利。一个是无一失手的老特工,一个是年轻的最棒的自己,不过他俩却有着根本的不同,一个想要完成自我的救赎,一个却是想要完成毁灭的任务。他们都不了解对方,不知道对方的心理。你来我往,想要将对方致于死地,这种刺刀见红的对抗,其实是对父子关系的一种暗示。

生活中,父子之间的矛盾很多都是在因为误解或者是没有良好的沟通造成的。父亲不了解儿子,儿子也不理解父亲,两个人都认为自己就是对的,两个人就像针尖对麦芒一样。

这就像李安和他父亲那种沉默的对抗。

在亨利了解到刺杀自己的是自己的克隆人之后,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但是他却想试着去改变这个“年轻的自己”。

亨利知道,他自己就是一把枪,一把可以杀人的枪,但是拿枪的人并不是他自己。如果小克再继续下去,那将来就会成为和自己一样的人,一个只有在扣动扳机的时候才能获得安宁的人。

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是两人的第一次语言上的交流。

亨利向小克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自己手握72条人命,深受良知的煎熬,那些血腥残忍的经历都让他无数次从梦魇中惊醒。他独居,收拾盆景,住在海边,就是渴望得到一些安宁,可是那片安宁,他却始终追寻不到。

甚至自己都不敢照镜子了。

这一切都是来自内心深处良心的拷问。

这也是李安电影一贯的特征,对自我的思考。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两部电影中,也体现出了这一点。

但这不仅仅是亨利自己对自我的审视,更像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谆谆教导。父亲都害怕自己的儿子走向歧途,父亲不希望儿子走自己曾经走过的错路。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说:“老子自己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但你不同,你还有机会。我不想你有一天会后悔。老子一个人错过就够了,你不能做和我一样做错事。”

就像是亨利说得那样:“我是想救你。”

在与小亨利的打斗中,拳不敌少壮的亨利多次大喊“不要开枪”,在得救之后他最关心的反而是小亨利是否被击中要害。

面对要杀死自己的“自己”,亨利的表现真的就是一个父亲。拼尽一切,哪怕是付出生命,也要把儿子从歧途中拉回来。

小克的表现也很像一个儿子,与亨利一阵动作较量之后,小克在离开的时候,一直叫喊着“我比你强,你个老家伙”。这其实是对“父亲”这一人物形象的抗诉,一种对父亲意见的逆反心理,小克也更像是一个青春期叛逆的孩子。虽然知道家长的意见是对自己好,但嘴上却是不认输。

其实,这个时候亨利和小克已经从心里面接受对方了。

对于毫不知情的小克来说,知道自己是被克隆出来的,这无疑如同惊雷炸响一般。他找到了克雷·魏瑞斯谈话。如果说亨利是小克的“生母”,那克雷·魏瑞斯就是小克的“养父”。

克雷·魏瑞斯与亨利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态度,他根本就没有将小克看成自己的孩子,哪怕是领养的孩子。他只不过是把他当做执行任务的机器。他只是希望小克一直能够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听从自己的命令。最后另一个“小克”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得知两个“父亲”的态度之后,小克自己心中有一个选择,此时小克内心的觉醒,也标志着亨利自我救赎的完成。

在电影结尾的地方,小克就如何选择学科的问题向亨利请教,亨利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他希望小克能够少走弯路,就像是父亲帮助儿子选择大学专业一样。但是小克的回答是,他希望有一些弯路自己也能够走一走。

虽然父亲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帆风顺,但总有一些弯路,是要孩子自己去尝试的。小克的回答,就像是一个长大的孩子一样,懂得了自己该如何选择。或者这正是父母希望的成长。

有人说《双子杀手》是用崭新的技术讲述了一个陈旧的故事。其实,也正如其他人说得那样,李安那种对于个体的关怀,对父子关系的思考以及细腻的表达方式一直都在,融化在了电影的技术里。

开拓美丽新世界,前面必定辛苦。李安就像个长者一样,这条路他走过的,他懂得,所以他才会不急不慢地在电影里以自己的方式娓娓道来。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