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创新”和“金融乱象”不可等同

原标题:“金融创新”和“金融乱象”不可等同

作者田忠华系中国知名财经评论员

在今年两会第二场“部长通道”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回答了一个热点问题:这些年有很多金融乱象,这些金融乱象许许多多都打着金融创新、科技创新这样的旗号,实际上做的是非法集资、非法融资、非法吸收存款、乱设机构、乱办金融业务的活动,这是非常有害的,令人深思。

事实上,金融乱象的由来,主要是一些不法分子钻了政策的空子,在国家为宽松融资环境,切实纾困“融资难”,在相关管理制度未出台,管理措施不相匹配的情况下,而成的一种产物。P2P平台的一哄而起,红火一时的融资市场,的确为部分融资户提供了融资平台,但其结果是一哄而散。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6月底,P2P行业累计问题平台数量达2121家,累计转型及停业平台2226家,正常运营P2P平台数量持续下降,到6月底仅余1836家。用事实证明,一项业务的产生,制度先行、法律约束的重要性逐步显现。

导致金融乱象,无非存在以下几种形式。民间借贷是正规金融机构之外民间的一种直接融资行为,由于只要借贷双方同意,存有借贷方式简单,利率定价随意,投资者收益高的特点,深受民间投资者的喜欢。民间借贷行为最大的特性,缺少事件公开的特性,一般统计无法用数字准确计量,具有较强的隐蔽性,是衍生非法集资的主要源头。据不详细了解,有相当一部分社区、村庄存在这种融资行为,现实生活中已有多名非法融资者跑路,每个村庄涉及金额少者几百万元,多着上千万元,受骗者大多是以种田为生、出外打工者的辛苦钱,一些农村年长者一万、两万的养老钱。

实质上对于民间借贷《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有关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也就是说民间借贷行为是有法律依据的,只是投资者贪图高息,让利益蒙蔽了双眼,结果上当受骗。

另一种行为是以合作社、投资担保公司为名,经营高息融资、高利放贷的金融行为。对于这种机构的经营行为,远远超出了所核批的经营标准,为获得更多的利润,其不顾未经批准的融资方式,依靠高息吸引客户,其资金组织的成本基本等同于民间借贷的定价,试想在如此高的成本下,若再投放获利,势必推高款项的投资价格,也就形成了名副其实的“高利贷”。为确保资金组织、“贷款”收回的正常运作,组织者在放款收回安全保障上做文章,利用黑势力收贷,以非法的手段催收债务方式,给社会治安环境带来不安定因素。

无论是民间借贷,还是打着合作组织牌子的非法融资,直接影响社会闲散资金回流到正规金融机构中去,减少了专业金融机构资金组织份额,弱化了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规范的非法融资行为,不但扰乱了金融市场,产生金融行为随意的错觉,误导了金融消费者的投资行为。以民间融资为名的非法融资行为的诸多跑路事件,给社会诚信建设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人与人缺乏信任,原有的信用观念逐渐淡化。

金融服务需要创新,需要健全的监督管理机制。金融创新,并非金融市场放开不管,要正确认识创新和金融市场乱象的关系。金融创新是在服务上创新、在产品上创新、在科技服务上创新。如前不久媒体报道齐鲁大地不少镇村正活跃着一支“新队伍”——来自山东农商银行系统的“金融副职”:他们有的担任金融副镇长或镇长助理,有的担任村委会副主任或主任助理;他们对接党委、政府产业发展规划,对接村集体经济发展需要,对接农民需求,进而精准提供金融服务。这就是工作和服务的创新。如 “白领贷”、“创业贷”等贷款品种,是围绕乡村振兴建设设计的贷款品种,是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创新金融产品,这是真正的创新。而那些打着创新的牌子,利用不合身份的招牌,非法高息融资,高额放贷的行为,是违法违纪,以非法手段获取高额利润,是对法律的对抗,是钻国家政策的空子,是扰乱金融秩序的具体表现。对于任何违法行为的金融行为都要给予严厉的打击和捣毁,不容其存在发展。

任何行为的创新,都要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无论金融机构的业务、服务创新,还是民间借贷的任何方式,都不能脱离法律所约束的范围,出了法律的圈子,就是逾越了雷池。形成强有力的依法约束、强制监管的办法,建成有效的监督管理、举报、快速惩治体系,让金融创新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不再是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