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行善放生300条蛇,如此“放生”为什么不可取?

原标题:为行善放生300条蛇,如此“放生”为什么不可取?

文 风青杨

19日,河北井陉县林业部门收到辖区村民求助,称有人在村周围1公里的山上放生了大量的蛇。为避免村民受到伤害,林业部门及动物专家赶往现场进行捕捉。专家称,这些蛇大部分来自养殖场,无野外生存能力。

放生本是一件好事,在佛家看来,放生能够为信徒消灾积德,最终让信徒获得福报。但佛家所说“放生”不是刻意而为,而是出于慈悲心理下的随缘之举。比如说,偶然遇到受伤的野鸟,将它养好后放归山林,这就是放生。

但近些年放生怪事很多。前几年有人在吉林舒兰市放生上万条蛇,一度导致该地村民不敢出门,甚至有人怀疑是地震前兆。在广州海印公园,有一女老板放生大量的鱼、乌龟、黄鳝,女老板刚走,这些动物就被打捞一空。去年,佛山千灯湖被发现有放生的长嘴鳄,这种凶猛的动物可以在半年内把湖内其他鱼种咬食殆尽。在2009年第二届广东休渔放生节上,有一只不愿下水的“小海龟”被人奋力扔进海里,这一幕被媒体记者拍下,后经科学松鼠会的成员鉴定,这是一只陆龟,即使在淡水里也无法存活。

放生导致的生物入侵和基因变异,这对很多中国人是不太好理解的命题,比如宠物市场最常见的巴西龟,经过放生爱好者多年来的努力,已经遍布我国河流水塘,它们挤占资源杂交繁殖(同时还传播沙门氏杆菌),成了本土龟种的最大杀手。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包括福寿螺、牛蛙、小龙虾、清道夫鱼、豚草、美国白蛾、水葫芦等都属于危害严重的外来物种,每年给我国造成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200亿元。最严重的一级属于病毒传播,比如有疫病的放生动物进入保护区就可能发生大面积传染,而一些疾病可能通过人—放生动物—人的路径传播,比如禽流感。

更为严重的是,居然还有人将放生做成了一门生意。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舒志刚曾经是一个“买鸟放生”爱心人士,经过调查,他发现爱心人士催生了一种经济链条——放生经济。也就是说,因为有放生客的需要,鸟贩子和捕鸟者才越发大肆捕鸟,甚至还有人专门在网上组织放生活动,然后与动物贩子联系从中牟利。据舒志刚统计,每当1只活鸟到达买家手中,就有20只鸟在各个环节死去,已关闭的北京玉蜓桥鸟市每年出售野鸟20万只,总的死亡数量约达400万只。

放生江湖的游戏规则大概是这样的:放生者为了完成自己放生动物的心愿,会与经营者预订下需要的动物,然后经营者则根据市场需求,向那些捕捉者下订单,捕捉者再按订单去捕捉,然后将捕捉到的动物送到市场,最后,经营者把动物卖给放生者。如此一条龙的“放生生意”,到底能算哪门子善行呢?可见,非法、不科学的放生不仅无助于物种保护,反而会加剧物种数量的减少甚至走向灭绝。

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此这样带有功利目的的“放生”,只不过是内心的怨念作祟,是对良善本身的矮化。当然,依然无意去恶意揣测所有的放生者,也不是要妖魔化放生这种行为本身,而是提醒所有的放生者,必须从了解被放生的动物开始,懂得如何放生才能让动物真正回归到大自然,否则一厢情愿的放生,就是一种野蛮,最终造成生态平衡的破坏,或是放生动物本身的灾难,这与杀生又何异呢?

事实上,最专业的放生,其实是有很多程序的。如野生动物保护中的“动物复健”程序,在这个过程中,动物放生之前要进行长时间的治疗与护理,还需要经过严格的评估,这些程序看起来“很繁琐”,但这样才能确保放生的成活率。至于会否造成“物种入侵”的问题,同样需要科学机构进行科学评估。简言之,对放生来说,一定要带着“专业指导”上路,这样的放生才是科学的,也才不至于是“杀生”。

放生从好事变成坏事,最根本还在于一些所谓放生者的不当动机——他们只想通过放生得到福报;至于放生对动物及环境的影响,他们不会过问。对于这些伪善的放生,丰子恺曾严厉批评:“他们平日都吃素、放生、念佛、念经。但他们吃一天素,希望得到比吃十天鱼肉更大的报酬。他们放一条蛇,希望活一百岁。他们念佛诵经,希望个个字变成金钱……”

放生,也要真正为动物着想、为生态环境着想。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放生,安知鱼愿不愿意?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微博@风青杨V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