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收入十年复合增速17.9% 市值位居全球同业前四

原标题:安踏:收入十年复合增速17.9% 市值位居全球同业前四

10月16日,安踏体育(下称“安踏”)公告称,今年第三季度旗下安踏品牌、FILA品牌分别录得10%~20%、50%~55%的同比增长。受此刺激,安踏股价当日上涨4.42%,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港元。

相比于2007年上市时的180亿港元市值,如今安踏的市值已增加近10倍,仅小幅落后露露柠檬位居全球同行业第四名。2008~2018年,安踏的收入从46.27亿元上升至241亿,归母净利润由8.95亿元增加至41.03亿元,十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7.9%、16.4%。

安踏亮眼的业绩及股价表现,亦引发质疑。近一年半,三家做空机构相继把矛头指向安踏,称其存在操控经销商、FILA数据造假等问题。但安踏发布的2019年中期业绩及三季度营运数据再次给市场以信心,今年初至10月21日,其股价已从35.76港元上涨至72.5港元。

除了所处行业在此期间经历了两段高速发展期外,安踏的成功主要源于两点。由分销向零售转型,使其率先走出2012~2013年的行业调整期,并确立了市场领导地位。对旗下FILA业务进行一系列的变革,令它抓住了近五年运动服饰市场从功能性向时尚性转移的风口。

截至今年6月末,由于为收购Amer Sports筹措资金,安踏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至46.4%,但仍处于健康水平。其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1.99亿元,为即期有息负债的6倍,并可覆盖全部有息负债。

今年上半年,安踏的研发成本为3.54亿元,超过了李宁、特步、361度的该数据之和,占其收入的比重为2.4%。2012~2018年,安踏已累计支付股息103.08亿元,纳税55.99亿元;近统计历年财报及社会责任报告披露的数据,近七年的公益捐赠超过1.5亿元。

综合各项指标来看,安踏的整体评分为4.5颗星。

今年上半年,安踏实现收入149.11亿元,同比增长40.3%,收入增速在国内行业中排名第一;实现归母净利润24.83亿元,同比增长27.7%。

而在2018年,安踏的收入、归母净利润就已分别超过国内其他三大运动服饰公司李宁、特步国际、361度的该数据之和。这意味着,安踏成为了细分领域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

但安踏并未满足于此。今年3月,安踏联合方源资本、腾讯等收购全球知名的运动品牌管理公司Amer Sports,并持有其57.95%的股份。为此,安踏出资15.43亿欧元,并为13亿欧元的贷款提供担保。

这笔收购,是中国服装行业历史上最大一笔并购案。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世忠曾在内部信中表示,这是他“创业到今天所做的份量最重的一次决定”,是安踏集团走向全球化战略的重要一步。

2009年,安踏斥资3.36亿元收购高端运动时尚品牌FILA在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的商标使用权和经营权。历经十年,FILA中国业务由亏损变为收入即将破百亿,这无疑增添了他对此次收购的信心。

丁世忠在信中还提到了另外一个“艰难而重要的决定”——2011年行业危机,安踏转型成零售公司。正是当年确立的“零售导向策略”,使得安踏先于同行走出2012~2013年的调整期,超越李宁成为行业领头羊,并将优势地位保持至今。

推行零售导向策略,率先走出行业调整期

早在刚上市的2007年,安踏就以5.38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超过李宁成为当时最赚钱的国内运动服饰公司。随后四年,安踏的归母净利润一直在行业内排名第一,至2011年其归母净利润(17.3亿元)已为李宁的4.5倍。

不过,2012~2014年国内运动服饰行业的的深度调整,才正式确立了安踏的领先地位。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借北京奥运会东风,中国运动服饰行业市场在2008年的同比增速高达32%,2009~2011年的同比增速也徘徊在10%上下。但在2012年、2013年,该市场的同比增速分别下降2%、3%。

(中国运动服饰市场增速 来源:东方证券)

运动服饰市场的颓势,源于业内公司的存货过剩和零售渠道过度扩张。尽管安踏在2011年的存货周转天数为38天,仅增加2天,但李宁、特步、361度的该指标在当年分别大幅增加了21天、13天、18天。

此外,这些企业的门店数量也在快速增加。安踏、李宁旗下的门店数量,分别由2006年末的4106家、4297家上升至2011年的9297家、8255,五年时间均翻了近一倍。

对此,安踏在2012年下半年给予了分销商更多的清理存货激励政策,并主动向分销商回购若干存货转由其他渠道消化。当年,安踏共撇减存货9050万元,且为长期龄应收贸易账款拨备呆账4430万元。

同时,安踏提出建立可持续发展零售网络的理念,着手精简分销网络架构,确保销售团队透过区域性分销商及时监控及指导加盟商;整合位置欠佳或租约到期的店铺,将安踏品牌店铺由8665家减至8075家;并优化了工厂店、折扣店等清货渠道。

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安踏在2012年收入还是同比减少了14.4%,降至76.23亿元;毛利率同比减少4.3个百分点,降至38%。但李宁当年的收入大幅减少至67.39亿元,安踏由此登上行业第一的宝座,并在毛利率上反超李宁。

(运动服饰公司收入 来源:同花顺)

2013年,安踏进一步将业务模式确定为零售导向策略。

该策略包括建立零售导向思维及考核系统;与供货商及零售商分享零售数据和市场趋势;向提供零售商提供精准的订货指引,以防止库存积压等。截至2013年末,安踏品牌店铺继续减少至7757家。

而安踏的存货情况也在好转。2013年,其存货周转天数从51天增加至59天,但该指标已明显低于其他三家国内同行。当年计入损益的存货撇减金额、呆账拨备金额分别为770万元、2580万元,同比均明显下降。

(运动服饰公司存货周转天数 来源:东财Choice)

与此同时,凭借合适的市场定位,安踏儿童体育用品系列、FILA品牌产品及电子商贸销售表现不俗。2013年,安踏的收入同比下降4.5%至72.81亿元,而李宁、特步、361度当年的收入降幅均高达两位数。

由于对分销商的清理存货激励力度减弱,以及2012年收购的鞋类生产设施改善了生产效率,2013年安踏的毛利率同比上升3.7%至41.7%。

因此,安踏在2013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3.15亿元,同比减少3.2%。但该数据已为特步的2.2倍、361度的6.2倍,而同期李宁仍深陷亏损泥潭。通过行业低谷的适时调整,安踏率先复苏并将竞争对手甩在身后。

FILA店铺数量5年翻三倍,收入占比升至44%

虽然FILA业务在2012~2013年有一定发展,但此时安踏仍是一家以安踏品牌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在此期间,FILA业务的收入、业绩及资产均少于安踏品牌业务与FILA业务相加总的10%。

安踏的多品牌组合模型在2014年开始成型。当年,于大众市场,安踏在延续与中国奥委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战略合作关系的同时,成为了NBA中国官方市场合作伙伴及NBA授权商,为后来签约NBA球星克莱·汤普森及进行火爆的KT系列球鞋营销埋下伏笔。

2015年,安踏收购时尚运动品牌SPRANDI 。于高端市场,安踏在2015年推出高端儿童服饰品牌FILA KIDS后,又在2016年获得了高性能体育用品品牌DESCENTE的中国内地业务经营权。由此,安踏将业务模式升级为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管理模式。

在该模式下,安踏继续攻城略地。2017年,安踏收购中高端童装品牌KINGKOW,并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内地经营户外运动品牌KOLON SPORT。而今年安踏收购的Amer Sports,更是拥有Salomon、Arc’teryx等顶级户外品牌。

安踏不断大手笔收购,正是源于这一阶段FILA业务的出色表现。2013末至2018年末,安踏品牌店铺的数量从8638家增加至10057家,年同比增幅在-4.1%~6.2%之间。同期FILA店铺的数量则从416家增加至1652家,年同比增幅区间为23.5%~52.1%。

(安踏各品牌店铺数量 来源:公司公告)

2014年,安踏鞋类产品、服饰产品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7%、49.9%,两者之间差距不大。到了2018年,两者的收入占比已变化为35.8%、61%。安踏集团高管此前多次在业绩会上称,服装产品收入的增长主要由FILA贡献。

(安踏各产品类别收入 来源:公司公告)

此外,FILA业务也在提高安踏的毛利率。2014年,安踏鞋类产品、服装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46.4%、44.5%,整体毛利率为45.1%。至2018年,安踏鞋类产品的毛利率仅微增至49%,而服装产品毛利率、整体毛利率分别上升至55.3%、52.6%。

不过,安踏良好的业绩也引发了多次机构做空。2018年6月,GMT Research指控其存在营业利润率过高、非生产性资本过大的问题。今年5月,Blue Orca capital认为安踏夸大FILA业务的坪效与单店收入。对此,安踏均表示否认。

今年7月,浑水更是连续发布5份做空报告,分别从操控旗下经销商提升利润率、内部人贱卖资产、FILA业务财务数据造假等方面进行质疑。对此,安踏坚称被指控的经销商皆为独立第三方,并否认了包括FILA业务营业模式在内的其他指控。

在经历近一年的三次做空后,安踏公布了FILA业务的相关数据。今年上半年,安踏品牌业务实现收入75.9亿元,同比增长18.3%,占总收入的比重下降9.6个百分点至51.2%;FILA业务实现收入65.38亿元,同比大增79.9%,占比上升9.7个百分点至44.1%。

FILA业务的毛利率则更为惊人,达到了71.5%,明显高于安踏品牌业务、所有其他品牌业务。因此,FILA业务也以46.73亿元的毛利大幅反超安踏品牌业务。但当期FILA业务的经营利润为18.94亿元,仍落后安踏品牌业务;所有其他品牌业务则亏损7931.1万元。

(安踏各分部财务数据 来源:公司公告)

对此,安踏集团总裁郑捷曾表示,FILA业务大部分是直营店铺,整个零售运营的店员、店长、店铺租金等等都要在运营成本里体现;而安踏主品牌业务是批发模式,虽然毛利低,但是运营成本也相对低一点。

从分销加盟为主改为零售运营,有利于改善FILA的专卖店装潢和产品陈列,以展现高端时尚的品牌形象。更重要的是,从2012年赞助香港代表团运动服,再到2018年亮相米兰时装周、发布潮牌FILA FUSION,FILA抓住了运动服饰市场从功能性向时尚性转移的风口。

为了强化这种品牌形象,安踏对FILA的成功变革还包括与Ginny Hilfiger、吴季刚、林能平等著名时装设计师合作,设计多款跨界系列产品;签约高圆圆、马思纯、王源等影视红星;赞助真人秀节目,进行全触点营销等。

与之相比,其他国内同行均未能成功培育第二品牌。李宁的其他品牌收入占比在2017年已低至0.6%,此后便再无相关数据披露。特步在今年上半年刚刚启动多品牌战略。361度今年初亦承认,其唯一的非主品牌ONE WAY,在过往年度经营效果不佳。

今年上半年,安踏旗下FILA业务的收入、毛利、经营利润均超过上述三家竞争对手,相当于再造了一个安踏。

研发占收入比为2.4%,近七年分红过百亿

除了较好的品牌协同与分销网络管理,产品创新也是近年安踏业绩提升的重要动力。

安踏在福建晋江总部建立了科学实验室,并在中国、美国、日本、韩国等地设有设计办公室。截至2018年末,安踏参与研发设计的人员超过1200人,占员工总数的比重超过4.8%。

在2018年年报中,安踏还披露了包含透气舒适、保暖、防水、防菌等领域的23项服装产品科技,涵盖回弹缓震、包裹支撑、鞋面、鞋底等领域的32项鞋产品科技。

2012年至今年上半年,安踏研发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始终保持在2.5%左右。今年上半年其研发成本占比降至2.4%,安踏称是这由于收入显著增加所致。而安踏的研发成本绝对值仍在上涨,今年上半年已升至3.54亿元,超过李宁、特步、361度的该数据之和。

(运动服饰公司研发成本 来源:同花顺)

财务状况方面,2012年底至2018年底,安踏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在30%上下徘徊。今年6月末,该数据上升至46.4%,较期初增加14.2个百分点。

究其原因,由于收购Amer Sports致使合营公司投资大增114.15亿元,安踏的总资产在今年6月末上升至352.37亿元,较期初增长44.6%;因为新增66.07亿元的非即期银行贷款,安踏的总负债也上升至163.57亿元,较期初增长108.3%。

但安踏的财务情况仍处于健康水平。截至今年6月末,安踏的银行贷款为75.68亿元,其中即期部分为8.91亿元;融资性质的应付票据为4.69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1.99亿元,为即期有息负债的6倍,并可覆盖全部有息负债。

(安踏财务状况 来源:公司公告)

营运能力方面,今年上半年,由于零售营运的贡献增加,安踏的存货周转天数上升至87天,已高于李宁、特步;应收贸易款项周转天数下降至34天,同样高于李宁。安踏高管曾在业绩会上表示,以零售为主的FILA业务占比提高,会拉高存货与应收款项。

社会责任方面,2012~2017年,安踏当年应支付股息占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保持在70%左右,2018年大幅下降至44.9%。安踏体育CFO赖世贤此前称,这是为收购Amer Sports准备现金。

安踏2019年中报称,当期宣布派发股息7.57亿元,为归母净利润的30.5%。2012~2018年,其已累计支付股息103.08亿元。此外,安踏在今年上半年缴纳的税项为11.93亿元。2012~2018年,其已累计纳税55.99亿元。

(安踏派息情况 来源:公司公告)

至于雇员福利,今年上半年,安踏的员工成本为18.54亿元。以截至6月底的约2.9万名员工数量计算,当期人均员工成本约为6.39万元。

安踏在公益捐赠领域亦大力投入。仅统计历年财报及社会责任报告披露的数据,2012~2016年,安踏共捐赠1365.5万元的善款及等值运动装备;安踏与中国奥委会等成立的“奥林匹克公益合作联盟”,则通过“爱心桥”项目累计捐赠了价值8100万元的运动装备。

2017年,安踏推出“茁壮成长公益计划”,期望在十年内利用5亿元帮助1000万名青少年,并计划兴建500所可提供综合教育支援服务课室的“安踏梦想中心”。截至2018年末,其已捐建32所“安踏梦想中心”,并捐赠超过5800万元的等值运动装备及善款。(文/史额黎)

来源:搜狐财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