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 清华大学教授尚刚:唐人为何“好色”,元青花为何成为最贵的瓷器?

原标题:直播 | 清华大学教授尚刚:唐人为何“好色”,元青花为何成为最贵的瓷器?

看点:唐人为何”好色“?元青花为何成为最贵的瓷器?为何工艺美术会影响人的终极审美?10月22日(星期二) 19点-21点,中国工艺美术史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尚刚在人文清华讲坛为你讲述中国工艺美术史,带你亲近我们的辉煌。

点击进入直播(10月22日19点-21点)

近日,“人文清华”对中国工艺美术史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尚刚进行了独家专访。从“最能展现色彩的丝绸”“最能代表工艺美术的陶瓷”以及“工艺水平在唐朝达到巅峰的金银器”三个方面”,带你了解“好色”唐人。

丝绸:灿若朝霞之初起,烂若春花之竞发

据尚刚教授介绍,唐人的衣着颜色与身份地位密切相关。唐朝的最高级颜色是黄色,只有皇帝可以穿着。其次是紫色,再其次是绯色,最后是绿色、蓝色、黑色。

高级服装的颜色并非一定好看,但是等级观念交织在其中,人们就会认为好看。在城里,人们就穿着符合他本人身份颜色的服装,只将高级颜色在领口、袖口处露出一点。出了城脱去外衣,就露出里面的高级颜色了。“虽然不见得有人看,但是他很得意,这是唐人‘好色’的一个表现。”

联珠四骑猎狮纹锦,在棕黄色底上,织白、绿、蓝、黑等多色花纹

唐人”好色“还有另一个典型表现,即“以壮行色”。唐朝时期,中国和海外有很多联系,常派使者去与之沟通有无。去大国当使臣就派大官,去小国当使臣就派小官。但是派小官造访,对方会不高兴,于是唐人便想了个折衷的办法——派小官出使前,借一身大官穿的颜色的衣服给他,以显示地位和重要性,这就是“以壮行色”,但出使回来要归还衣服,一些人赖着不还,逼得皇帝下诏书讨要。

唐代有幅名画叫做《簪花侍女图》,画中侍女穿的丝绸非常鲜艳,图案非常优美。丝绸图案的做法有很多种,有些特殊纹样是画的,有的是织的,有的是绣的,有的是印的。最典型的是织的,锦里面有一类叫织金锦,但是金箔丝绸很难织得很醒目,因为金箔丝绸都是一色的,所以花纹就不大醒目。因此《簪花侍女图》中的花纹更像画上去的。”

历史上的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些专门的设计师,尤其官府的工艺美术,往往有一些专门的设计者。这些设计者本身懂艺术、懂制作,设计出来图样之后,批准投入生产。比如唐代,出现了金银器的知名设计师王定、丝绸的知名设计师窦师纶。

“我们学工艺美术史的人都会说陵阳公样。窦师纶在唐朝反隋战争中立过战功,因为他喜欢道教,就把他分到跟道教有关的陵阳郡,窦师纶也因此被封为‘陵阳公’。他设计的纹样被载入《历代名画记》——中国早期最好的画史之中。”陵阳公样中马、狮、羊、鹿、凤等纹样,既突破了六朝来传统的装饰风格,又吸收了外来营养,富有独创性,花纹新颖且秀丽。

红地花鸟纹锦,出土于新疆吐鲁番唐墓

陶瓷: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唐朝之前,中国的瓷器大多是单色的。唐朝时期出现多色瓷器,色彩上最丰富、最华丽的当属唐三彩。三彩是一种低温的铅釉陶器,釉里面有很多铅。铅的熔点比较低,三彩表面上彩釉斑驳陆离的效果,就是铅流动造成的。不只是唐三彩,唐朝还有不少类器物,一个器物上有三个或者三个以上的颜色。

在唐三彩里,有一种马鬃上面剪成三个花,是为“三花马”,这是学习了波斯工艺。很多人认为三彩里面最珍贵的颜色是金,即涂了黄金的。黄金固然高贵,但是从工艺角度来看,最珍贵的应该是蓝色。这种蓝色用的是氧化钴,钴料经过检测证明来自波斯,和之后的青花材料一样,非常珍贵。

三彩陶三花马,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曾经评价过各个瓷窑的瓷器,尤其茶具。他认为,最好的是越窑瓷器。当时很多人认为白瓷更好,青瓷的地位并不是很高,但陆羽认为青瓷更好。“在陆羽以后,青瓷的地位越来越高。我觉得应该说跟《茶经》这本书、跟陆羽的夸奖是有关系的。”

贴花青瓷凤首龙柄壶,借鉴了波斯萨珊王朝金银器中鸟首壶的造型,又融入中国本土的工艺成分

陆羽在书中也谈到了“类冰类玉”,瓷器从视觉上看,最主要的是有釉。“那种釉是温润的、半透明的,是最有特点的,也是最漂亮的。好的越窑瓷器的确有类冰类玉的感觉。”

在中国历史上,唐代是瓷器发展的重要时代。这个时期瓷器的工艺已经得到了长足发展,比如越窑的绿色瓷器,比如让釉追求冰和玉的感觉。“据说有的瓷器做得特别薄,薄到完全透明。当年有西方商人说,中国的瓷器能薄到什么程度?隔着杯子能看到里面液体的颜色,这就是挺高级的了。而且有些瓷器的造型很规矩,瓷器造型规矩其实很难,因为烧的时候瓷器会变形,很难获得造型周正的佳品,唐人瓷器很了不起。”

贴花高足钵,唐代初期仿金杯银盏制作的白瓷器

金银器:赤墀樱桃枝,隐映银丝笼

长期以来,西方的金银器制作水平比中国高很多。到了隋代仍然是这样,比如隋代文献记载,皇帝赏赐重要人物贵金属多少金,而不是银杯子几个、银瓶子几个。这个情况到唐代有了很大改善,金银器数量大增。

盛唐金凤

在古代中国的等级社会中,与衣服颜色受等级限制一样,器物的材料也有所限制。材料中,最高级的是玉,其次是金,再其次是银。由于品级高的人总是少数,所以使用高品位金器的人数量比较少,金制器物也相应比较少。金银器中最常见的是银器,但银器经常要镀金。镀金主要有两种做法,一是通体镀金,即把金泥涂在银器上,烘烤后固着在器物表面,整个器物就显得黄灿灿的。另一个是在主要的装饰部位镀金,其他部位还露着银。这种做法叫金花银器,器物表面金银相灿、黄白生辉,效果比单纯金器好得多。“这种做法虽然是省了材料,但是做工很复杂。唐代银器的镀金方法就是在主要的装饰部位镀金,效果远远好过金器,华丽极了。

金花舞马衔杯纹银皮囊壶,银壶通体抛光,舞马纹、提梁、壶盖及壶体圈足相接处鎏金,金色与硫化变暗壶体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

“法门寺有个银丝编成的器物,用的方法叫‘结条’,花纹是用金丝编的。由于出土在法门寺,专家们当年讨论时都认为是用来装茶饼的。唐人喝茶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喝的茶饼,就像现在的普洱,如果不通风,时间长了就会发霉长毛,只有放在比较通风的器具里面才能有效遏制霉变。”装茶饼的推测有道理,但没有根据。但在杜甫诗文中,尚刚教授找到了答案。《往在》一诗中写道:“赤墀樱桃枝,隐映银丝笼。”因此,尚刚教授认为唐朝时期这种银丝编制的笼子,其实是用来装樱桃的。

金花银结条笼,陕西扶风县法门寺地宫出土

唐朝金银器本身即异常华丽,银身上编着金花。但使金银器更华丽出彩的在于其使用中的效果——银笼装着红樱桃,上面有绿叶。“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提示,因为现在的很多设计只考虑其本身是不是漂亮,不考虑使用中的效果,而这就是使用中产生华美效果的一个典范。”

“好色”风之缘起

唐人时期,自统治集团到寻常百姓家,由上至下吹来一股“好色”之风。从实用器物到丧葬器物,唐人对色彩的追求从生前一直绵延到死后。

那么,唐人因何而“好色”?“时代风气的兴起总会有一个引领者。这个引领者是谁呢?在我看来是统治集团。早期色彩艳丽的东西都和皇室或者官府有关。”

盛唐宝相花纹锦琵琶囊

工艺美术品里,丝绸是典型,色彩繁丽的丝绸,莫过于锦。而汉人穿锦、对服锦的热情远远不及少数民族,特别是不如西北的少数民族。唐朝皇帝拥有游牧民族血统,他们的眼光超越中原地区,以开放的心态面对鲜卑、突厥等民族文化。统治者的血缘和文化背景对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唐朝统治阶级的游牧民族血统既是唐代对外开­放的原因,也是唐人”好色”的深层原因。

另一方面,唐朝时期的中国,国力强盛,版图辽阔,对外交往频繁,成为亚洲的文明中心之一。加之唐朝奉行开放的外交政策,与中亚、西亚等国交往积极活跃。受到亚非欧其他国家和地区多元文化的影响,中外文化相互交融,使得唐人对色彩的追求热情空前高涨。

来源:人文清华讲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