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周总理就在房间内, 戴笠却抓不住他, 因为李克农做了这件事

原标题:明知周总理就在房间内, 戴笠却抓不住他, 因为李克农做了这件事

说到李克农,你会想到什么?今天,小编将介绍一段发生在他身上的“奇闻异事”。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大开杀戒,国共被迫翻脸。此时的李克农刚到上海。在此期间,他认识了钱壮飞。此人身份特殊,是徐恩曾的秘书。在后者的帮助下,李克农来到了徐的身边,并很快取得了此人的信任,升任特务股股长,开始掌管全国的无线电报。

仔细分析这段史料后,小编得出以下推论:首先,这李克农肯定有着他人所没有的特长,比如说语言表达能力强,或者文字功底颇佳,又或者人际交往能力强,否则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徐恩曾的信任呢?

其次,小编可以肯定,徐恩曾在之前肯定对此人做过调查,估计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又被他的才能所折服,才会慢慢信任他的。由此可知,当时共产党的地下工作的确做得相当周密。

当然,小编翻阅史料还发现一个细节,那就是徐恩曾虽然对李克农很信任,但却依然留有“后招”。当时的人员交流基本靠电报,所以就有密码本的存在。可以想象,这玩意儿是多么的重要,一旦泄露,那国民党就基本上没有啥秘密可言了。而这个本子就由徐恩曾亲自保管,平时都是放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的,谁也接触不到。但李克农偏偏就想得到他。那该怎么得到这玩意儿呢?李克农在等待一个机会。

一次,徐恩曾到上海开会,会后就一直寻思着要去玩玩。见此情形,李克农知道机会来了。他特意给徐恩曾介绍了几个能看“花姑娘”的好地方。当然,那种地方人多眼杂,所以李克农就提出来,说长官你带着那个密码本去那种地方不安全,要不把那玩意儿先藏起来?徐恩曾此时早已经是“精虫上脑”了,于是就把那传说中的本子就交给了李克农,并嘱咐他好生保管。当然,李克农肯定会好好“保管的”,只不过在保管之前,他先复制了一份,自己留着。

这段史料见于《地下工作回忆录》一书,其精彩程度不亚于任何谍战剧,对吧?小编认为,这一细节至少说明两个问题:首先,徐恩曾的这一行为说明,他们的保密工作是做的不到位的,具有随意性。而反观此时我党的地下工作,有着一整套严密而详尽的工作纪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当然,这得感谢周总理,因为这些规矩都是他定的,很多优秀人才如咱今天讲的李克农等也是他发现和培养的。

其次,这一细节还说明,李克农察言观色的水平极佳,他能知道徐恩曾的心思,还能不露声色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不容易的,也难怪他被后世称为“特工之王”。

1931年顾顺章叛变,此人知道在上海的所有中央重要领导人的地址,他的被捕和叛变,将给我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在这改变历史的关键时刻,正是李克农和他的密码本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

据史料披露,顾顺章叛变后,立刻告诉国民党特务,说自己知道上海所有地下党成员的名字和住址,当然也知道周恩来等关键人物的住址信息。听他这么一说,国民党方面是非常兴奋,赶紧给在上海的徐恩曾连续发了几封电报,告知这一“好消息”。这些电报后来被钱壮飞截获,通过那个密码本,他很快破译了这些内容。

关键时刻就体现出我党地下工作的效率了。才隔了一夜,钱壮飞就派人找到了李克农。后者立马决定通知陈赓。这里有个细节,说那天其实不是李和陈接头的日子,而且他的专职地下交通员又恰巧不在家。但迫于情况紧急,他还是通过一些熟人找到了陈赓。

各位,我党的地下工作是有严格的纪律的。但在这里,李克农居然可以通过关系找到陈赓,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工作并非只讲纪律和原则,该灵活的时候也能灵活!也许,从这件事中咱能发现国共两党在地下工作方面的一些区别吧。

正是因为我们有着严密但灵活的工作模式,有着李克农等这样的人才,我们的地下工作才能永远走在国民党的前面。据《戴笠传》记载,当戴笠从顾顺章口中得知周总理的住址后异常兴奋,可他明知周总理就在房间里,却依然抓不住他,他们看见的只是已经烧成灰的文件和那缕缕青烟。就在五分钟前,周恩来刚刚离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