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三甲医院的脑瘫治愈神话 拿孩子当试验品?

原标题:河南三甲医院的脑瘫治愈神话 拿孩子当试验品?

起底“脑瘫神话”:花费上万,毫无疗效,封针或成医疗骗局

文丨徐媛

近日,有知名医疗行业自媒体发文质疑河南郑州大学第三附院针对脑瘫儿童的封针疗法,引发舆论关注。

该文章认为,这一被医院官网号称为“神术”的封针疗法,不仅给儿童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而且疗效存疑,诊断混乱,注射的药物存有安全隐患,至今缺乏循证医学证据。

针对这一质疑,河南卫健委回应说,“封针疗法”在当地早已存在,已要求涉事医院开展调查。

图片来源:“偶尔治愈” 公众号

自媒体的质疑是否属实,有待官方进一步确认。所谓“封针疗法”,其实就是在孩子的头、脖颈、腰部等的穴位里打药水,以“平均 3-5 秒扎一次,每扎4、5 针换一支注射器”的速度,频繁地扎入拔出,“一次封针患者需要被扎入几十至近百针不等,持续时间 10 分钟左右”。

整个过程,孩子痛苦挣扎,哭得声嘶力竭,被扎的部位血迹斑斑,家长们一边用棉花球为孩子止血,一边心痛流泪。“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孩子的痛苦,但却不得不这么做”。

之所以忍心让孩子吃苦受罪,是家长们真心地相信,“忍一时之痛”可以换取孩子彻底的康复。他们对“封针疗法”发明者万国兰教授的理论深信不疑,认为通过针灸刺激脑瘫的大脑,就能激活“睡眠”或受损的“脑部细胞”,让孩子的大脑变得正常。

这一理论假设是否成立,是否经过了严格的实验程序和医学论证,是否得到了同行的认可,万国兰教授和她的同事们对此讳莫如深,但这并不妨碍其谱写“脑瘫治愈的神话”:他们的努力挽救了数以万计的患儿,甚至还有因重症脑炎造成的几十个植物人,也被“封针”成功唤醒,重获新生。

被扎针的患儿,图片来源:“偶尔治愈” 公众号。

这一言之凿凿、鼓舞人心的宣传,却在医疗界专业人士那被狠狠地打脸。医学专家普遍认为,脑瘫是无法治愈的。患者通过治疗后可以接近常人,但绝对不可能说正常。

既然“脑瘫无法治愈”是医疗界的共识,那万国兰教授及其团队宣扬其医学奇迹的底气来源于哪?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家长前仆后继、死心塌地地将孩子送到封针现场?

儿童脑瘫治疗专家、中国医师协会功能神经外科专委会委员孙成彦教授的言论一针见血:“要么就不是脑瘫,要么是评价标准不够严格”。也就是说,那些声称被治愈的儿童,可能根本不是脑瘫儿,他们可能一开始就被误诊了。

自媒体文章指出,郑大三附院的儿童病房里,很多是“肌张力增高”的婴儿。据多位权威儿科医生表示,婴儿“肌张力高”是一种正常现象,一段时间后会恢复正常。但有些爱儿心切的家长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涉及孩子的大脑,担心一味的等待会错过最佳的诊断时间,造成终生遗憾。

加上在河南当地,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的名声响当当,很多本地家长慕名前来。接下来就是我们熟悉的那一幕:很多孩子在这里被诊断为“脑瘫”或“脑损伤综征”,开始了让他们痛不欲生的封针治疗。一个疗程下来,往往花费数万不等,一些家长不忍孩子继续受苦,转而到北京求医。直到北京的医生告知,孩子的各项指标正常,不需要康复治疗,这一痛苦之旅才宣告结束。

这些孩子到底是因为原本正常而接受了过度治疗,还是因为封针确有神效,成为了一个难以辨别的问题。这也很难不让人怀疑,那些后来恢复正常的孩子,成为了“脑瘫治愈神话”的有力组成部分。其他没有被治愈的孩子,有的因为被误诊为“脑瘫”,挨痛受苦不说,还耽误了正确的治疗。这些案例,在院方那里,被形容为“偶然事件”。而一些真正的脑瘫患儿家庭,将这视为最后一根稻草,最后治疗失败时,则被无奈地告知“孩子病情太重了”。

这样一来,“封针疗法”的效果到底如何,没人说得清。

图片来源:““偶尔治愈” 公众号”

尽管这一疗法专业性、可信度高度存疑,缺乏循证医学证据,屡被业内专家诟病,但这并不妨碍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高歌猛进的步伐,数十年间发展成为了全国最大规模的脑瘫康复中心。

万国兰教授本人也名利双收,去年还被评为“河南最美医生”——单单靠一个灵机一动的发明,没有经过层层的医学论证,没有经过复杂的程序审查,甚至缺乏前期的临床实验,就被应用于临床治疗,就此走上人生巅峰,放在今时今日的背景下,这一故事确实很魔幻。

而整件事中,最让人深为忧心的是,封针治疗所注射的“药水”——一种号称能够改善脑瘫患儿运动功能的神经营养类药物,同样因缺乏循证医学证据而饱受争议,还上了“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家长们对此却一无所知,这类药物“只是他们走过的坑里夹带的泥点”。

事情曝光后,很多人嘲笑涉事家长们“病急乱投医”,和院方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家长固然有偏听偏信的问题,但他们面对的不是一群江湖游医,不是电视虚假广告中找人扮演的专家学者,而是郑大三附院这样一家权威的公立三甲医院,是货真价实、各种社会荣誉加身的医学教授,是一个在官网上号称创造诸多奇迹的医疗团队。

这种情况下,家长们又要如何来辨别真假呢?又怎能期待本来就心急如焚、在绝望中挣扎的他们,有足够的力量和理性,来拒绝医生给出的希望呢?

据北京儿科医生郑启城说,“河南的家长好像特别容易被有脑瘫风险吓唬到”,小儿康复的过度诊疗,在河南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氛围,这里面,有多少是郑大三附院“封针疗法”引发的连锁效应所致,值得深思。

所以,真正需要追问的是,为何这样一个缺乏循证医学证据的小儿创伤疗法,能够在一个公立三甲医院扎根数年,且发展越来越壮大?为何这一疑点重重、饱受争议的脑瘫治疗乱象,能够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底下相安无事地存在多年,即使期间多名医生、学者呼吁干预整顿,监管层始终不为所动?

如果没有三甲医院的权威性做背书,没有“全国规模最大的脑瘫康复中心”这一名号的吸引,想必家长们也不会轻易陷入盲听盲信的泥潭,让孩子白白承受皮肉之苦。鉴于“封针疗法”存在时间之漫长,对医院收入贡献之可观,在河南当地影响之深远,河南卫健委若仅仅责成涉事医院自查,恐怕难以服众。

当务之急,需要成立第三方调查组,通过权威的医学论证,来调查封针疗法的可行性和可信度,看看涉事医院是否存在“误导性宣传”,是否使用安全性存疑的药物。无数脑瘫患儿家庭需要这样一个清楚明白的交代,广大公众也需要一个清晰的真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