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旷视CTO唐文斌:客户需求是“蛋”,我们就是在正确地“做鸡”

原标题:对话旷视CTO唐文斌:客户需求是“蛋”,我们就是在正确地“做鸡”

旷视CTO 唐文斌

文 | 搜狐科技 马文玥

10月20日-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乌镇举行。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出席大会并接受搜狐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

10月20日晚,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颁奖,其中,旷视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算法平台Brain++荣获该奖项。

人工智能算法从研发到部署是一套庞大的系统工程,目前业界普遍把深度学习框架作为算法开发工具。当前,第二代框架为主流的PyTorch在研究领域大展身手,我们熟知的谷歌研发的TensorFlow则依然是被国内外最为广泛应用的框架。

中国企业拥有自主研发、自主可用的深度学习框架并不多见。此前,百度“飞桨”(PaddlePaddle)是唯一开源的中文深度学习平台。

唐文斌介绍,旷视早在2014年开始自研Brain++,比TensorFlow还要早半年。相比TensorFlow,已经进化到第八代的Brain++更专注计算机视觉领域。旷视也借助Brain++多次斩获各类图像识别比赛榜首。

唐文斌将Brain++形容成一只鸡,“其实客户真正要的东西是番茄炒蛋,Brain++就是那只‘鸡’,让‘鸡’变得快速产蛋,我内部有一个笑话,旷视这个公司就是在正确地‘做鸡’”

唐文斌向搜狐科技透露,未来时机成熟时,旷视还会选择将Brain++开放。

今年8月底,旷视在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招股书中披露,2019年上半年,旷视研发占比高达总开支近50%。不过,唐文斌并不认同旷视是一家技术公司的定位,在他看来,旷视本质上是一家以人工智能算法为核心的产品公司。

唐文斌告诉搜狐科技,旷视最核心的“护城河”有两个方面,一块是技术端,一块是产品端。做Brain++能让算法在“明天”持续领先,是一家技术公司的立身之本。二是把技术结合场景变成足够好的产品,能够真正交付价值,这就是旷视存在的意义。

“我们是搞技术中最懂场景的,搞场景里最懂技术的。”唐文斌表示。

目前旷视主要面向四大场景:个人物联网SaaS层面主要面向金融贷款和网约车客户,个人设备方面旷视向OV小米等厂商提供FaceID手机人脸解锁解决方案,to B的安防领域是目前旷视最大的收入来源,未来加大布局更看好的领域则是物流机器人。

此外,面对中美贸易形势紧张的当下,当搜狐科技担心英伟达的芯片供应是否会对旷视带来影响时,唐文斌则表示旷视和华为、寒武纪、平头哥等国产厂商都有着非常良好的合作。

以下为采访实录精选:

问:能否介绍一下Brain++,它和目前的主流深度学习框架有哪些区别和优势?

唐:Brain++是为研发人员提供的一站式 AI 工程解决方案,端到端覆盖算法研发全流程:从数据的生成、清洗、预处理、标注和存储开始,到研究人员设计算法架构、设计实验环节、搭建训练环境、训练、加速、调参、模型效果评估和产生模型,到最终的模型分发和部署应用,最后再到不同的端,如云端、边缘端,移动端上的部署。

我们在TensorFlow之前就开始做这样一个产品了,而TensorFlow出来之后,我们发现它和我们Brain++的核心框架MegEngine其实非常像。Brain++目前已经迭代到8.0版本,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去吸取业界其他框架的优势。

在表现层面,它有两大优势:

第一,它是最适合图像处理的,整个Engine不完全是为了通用目的设计的,旷视的核心是以视觉、图像处理为核心,所以我们整个优化是围绕着稠密型的数据、围绕着图像来做优化的,所以它特别适合图像。

第二,我们做很多场景应用,在训练端,它在图像上有一定的优势,但最强的是在最后的推理端,当它应用到手机和服务器上,推理能力速度能够比TensorFlow和其他的一些框架快很多倍。

问:Brain++的一大特点是自主研发、完全可控。您身处行业中,从您的角度看,完全摆脱西方依赖可行吗?

唐:首先,整个科技圈还是要加强协作和交流,其实这是大家共同进步的一种方式。在整个科技领域里,大家还是有非常多的交流,把一些新的想法很快推到公共交流网站上去,大家不断交流各种新想法,把知识共享出来,国外用这样的方式把技术开源出来,促进整个生态的战略发展。

在科技方向上,大家互相交流、互相的促进还是存在的,这个东西不会断掉,因为每个科学家都希望跟同样优秀的人,跟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其他人去沟通,去自我促进和成长。第二,我们自己做确实有一个好处,不会受制于人,这是从商业角度能够带来的一个价值。

问:旷视自研Brain++有什么价值?

唐:如果把做算法比作APP开发,Brain++就像是个操作系统。它的核心潜能是让开发APP和发布APP整个流程都能变得更加高效,这是它最大的价值。

旷视本质上是一家以人工智能算法为核心的技术型产品公司。算法能不能做得好,这是这家公司能否存在的根基,怎样能够在算法上保持持续领先,这件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问:您刚说旷视本质上是一家以人工智能算法为核心的技术型产品公司,是您认为纯做技术的公司没有办法做持久吗?

唐:我不想下任何断言,我认为做技术的公司也是可以生存的,只是不同公司的选择。以旷视为例,旷视是技术信仰+价值务实,只有价值务实才能更好的去完成整个商业的闭环,能够支撑这家公司走得更长远。

我认为有些公司选择只做技术是欠考虑的,如果你把技术卖给其他人,那么你的技术怎么定价?未来商业化模式是什么?最后的出路是被一家公司收购还是什么样?这是技术公司值得思考的问题。

问:可是Brain++让你们变成一个平台提供者,你们以后是平台公司还是产品公司?

唐:我们是产品公司。今天我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以前我们的副校长龚克老师,他说你们现在做的这个产品就是“一只鸡”,我觉得这很对。

打个比方,假设算法是鸡蛋,其实客户真正要的东西是番茄炒蛋,所以它需要变成产品、变成解决方案。番茄炒蛋需要鸡蛋来做原料。Brain++是那只“鸡”,这只“鸡”变得快速产蛋,所以目前我们在做一只“鸡”。

我们内部有一个笑话,而且还抄了KFC的那句话,“我们正确地做鸡”。

问:旷视会不会软硬结合推出自己的芯片?

唐:软硬结合是一个非常好的、很重要的方式。光有算法不行,怎样有一个很好的载体,不管是自研芯片还是和芯片公司走得更近去做合作,这有很多种方式,是能够使得集成度更高的产品形态。

问:那我们除了英伟达芯片之外和哪些国产芯片厂商走得很近?

唐:现在我们和华为、寒武纪、平头哥等国产厂商都有非常好的合作。

问:现在做计算机视觉的国内明星创业公司有很多,包括巨头也在布局这块。旷视在这方面的“护城河”是什么?

唐:护城河是两块:一块是技术端,一块是产品端。

算法领先和技术领先,是一家以技术为核心公司的立身之本。不仅仅是今天的算法领先,明天算法能够持续的领先,这就是我们要做Brain++,所以我们最核心的“护城河”就是算法要好,这是第一点,没有这一点所有都是扯淡。

二是场景,技术和场景怎样以一种最好的结合方式,形成最好的产品。旷视有这方面的能力,我们团队是非常优秀的,我们是搞技术中最懂场景的,搞场景里最懂技术的。

事实上计算机视觉领域没有绝对的壁垒,因为这个产业其实非常大,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做足够好的技术,把技术结合场景变成足够好的产品,能够真正交付价值,这就是旷视存在的意义。

问:相对来说,我们是AI公司里比较成功的一家,您觉得AI公司间下一步拼的是什么?

唐:不要讲我们是成功的一家,我们只是起步相对早,发展相对比别人更靠前的一家公司而已。

人生有三大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对于公司而言也一样,大家都要回到最本源的几个问题:你到底在给社会、给客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现在?这是每个公司需要去回答的一些问题。刚才问我们的壁垒是什么?护城河是什么?我认为这其实是需要我们回答的问题。

对于行业内每一家公司而言,我们都需要想清楚,我们真正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我们的核心技术是什么?我们怎样给不同的场景、给客户带来的价值是什么?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些方式,是否能够通过给客户创造价值,从而能够分享它的利益,形成我们自身完整的商业模式,能够让这家公司持续往前走。其实还是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你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回过头来,旷视作为相对走得比较早的公司,商业化上可能比别人走得更快一些,规模上也更大一些,但这仅仅都是起步。我们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有太多的事情先想了,但没有做到,有些是没有做到,有些还没有做,我们有太多这样的事情。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这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市场,有记者问我说,在经济下行期,人工智能的公司到底是利好还是不利好?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是利好,只有在这样的场景里,才更加注重降本增效带来的价值。大家都在讲,所谓风来的时候,大家关注点都不在这个地方,而那正是真正需要精细运营,需要把每个地方环节、效率和成本看得更仔细的时候,我认为这是AI的价值,因为AI的核心价值就是重构整个效率和成本的结构。

问:你现在有焦虑的事情吗?最焦虑的是什么?

唐:最大的焦虑是现在做事情不够快。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有很多,而且很多问题其实都想得挺清楚,但想到和做到还有一个鸿沟在那里,需要有很强的执行力,需要有更多优秀的同学加入我们,我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实现出来。

我最大的焦虑就是每天只有24个小时。

(搜狐科技原创 转载注明来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