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唐习律39 柳塘春水漫 花坞夕阳迟 严维这首诗为什么引起争议

原标题:观唐习律39 柳塘春水漫 花坞夕阳迟 严维这首诗为什么引起争议

前言

刘长卿(约726 - 约786)曾经写过一首罕见的六言诗,《蛇浦桥下重送严维》

秋风飒飒鸣条,风月相和寂寥。黄叶一离一别,青山暮暮朝朝。
寒江渐出高岸,古木犹依断桥。明日行人已远,空馀泪滴回潮。

他送的这个人叫做严维,也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严维写了一首回赠刘长卿,诗题为 《答刘长卿蛇浦桥月下重送》:

月色今宵最明,庭闲夜久天清。寂寞多年老宦, 殷勤远别深情。
溪临修竹烟色,风落高梧雨声。耿耿相看不寐,遥闻晓柝山城。

八句五韵的六言诗非常罕见,录于此处,作为本篇的开端,也点明刘、严二人的深厚友情。

一、严维其人

严维,字正文,越州(今浙江绍兴)人,的生卒年不详,不过他在至德二年(757年)进士中第,可见也是生活在安史之乱期间的人。

据唐才子传记载,严维中第以后提出亲人年老需要照顾,因此被授予诸暨尉,当时他已经已四十多岁了。如此估算,他应该生于717年之前几年。

可见,严维和杜甫(公元712年-公元770年)、岑参((718年?-769年?)、皇甫冉 (约公元717年-约公元771年)几乎是同龄之人。

他经常唱和交游的有岑参、皇甫冉、刘长卿、韩翃、李端等人。其中韩翃、李端都是大历十才子成员,所以常常让人以为严维他是中唐的诗人。

严维收过一个学生叫做章八元,曾经有一首《题慈恩寺塔》被元稹、白居易所称道:

“不意严维出此高弟,名下果无虚士也。”

唐才子传记载严维后历秘书郎,辟河南节度使幕府,迁馀姚令,终于右补阙。可能是严维的作品传世不多,后来的诗名渐渐湮没。不过在当时他可是一个真正的名士。

二、严维的联句诗与宝塔诗

安史之乱以后,大量的诗人流落到了江东。 宋朝施宿等人编辑的《嘉泰会稽志》记载,严维在会稽有一个园林,在当时颇为有名,常常有诗人在此雅集赋诗:

严维,字正文,越州人,为秘书郎。大历中与郑概、裴晃、徐嶷、王纲等宴其园宅联句赋诗。

这些联句诗后来被编为《大历年浙东联唱集》。这里先录入一首比较有趣的宝塔诗,《一字至九字诗联句》:

................................东,西【鲍防】。
............................步月,寻溪【严维】。
........................鸟已宿,猿又啼【郑槩】。
....................狂流碍石,迸笋穿溪【阙成用】。
................望望人烟远,行行萝径迷。【吕渭】
............探题只应尽墨,持赠更欲封泥【阙允初】。
........松下流时何岁月,云中幽处屡攀跻【张叔政】。
....乘兴不知山路远近,缘情莫问日过高低【贾弇yǎn】。
静听林下潺潺足湍濑,厌问城中喧喧多鼓鼙【周颂】。

宝塔诗早在隋朝就出现了,有单体和双体之别,严维他们的这首是双体。第一行上下句各一个字,第二句上下句各两个字,依次而下,最后的上下句各九个字。

除了宝塔诗,还有这种比较正常的联句五言排律《花严寺松潭》:

山下花严会,松间水积深【张叔政】
晩荷交乱影,疎竹引轻隂【严维】
云散千岩暮,风生万木吟【吕渭】
循涯通妙理,步胜获幽寻【贾弇】
望鸟知无迹,看猿欲学心【周颂】
浮荣指西景,防尚寄东岑【郑槩】
待月开山閤,闻钟出石林【阙允初】
波文摇翠壁,蝉响续幽琴【张叔政】
永日陪霜简,通宵聴梵音【贾弇】
机闲任情性,道胜等浮沈【阙成用】
赏异方终古,佳游防度今【严维】
自然轻执简,宁敢忘抽簮【阙允初】
过见心皆妄,驱驰力未任【吕渭】
从来谢公意,山水爱登临【周颂】

三、 严维与刘长卿的相互唱和

和严维相互唱和的名家不少,例如李嘉祐《送严维归越州》:

艰难只用武,归向浙河东。松雪千山暮,林泉一水通。
乡心缘绿草,野思看青枫。春日偏相忆,裁书寄剡中。

宰相武元衡的《酬严维秋夜见寄》

遥夜思悠悠,闻钟远梦休。乱林萤烛暗,零露竹风秋。
启户云归栋,褰帘月上钩。昭明逢圣代,羁旅别沧洲。
骑省潘郎思,衡闱宋玉愁。神仙惭李郭,词赋谢曹刘。
松柏应无变,琼瑶不可酬。谁堪此时景,寂寞下高楼。

写《湘灵鼓瑟》的钱起也有《送严维尉河南》:

蕙叶青青花乱开,少年趋府下蓬莱。甘泉未献扬雄赋,吏道何劳贾谊才。
征陌独愁飞盖远,离筵只惜暝钟催。欲知别后相思处,愿植琼枝向柏台。

不过,唱和最多的还是刘长卿。770年(唐代宗大历五年)后,刘长卿被诬为贪赃,被贬为睦州(今浙江淳安)司马。在睦州时期,他与皇甫冉、秦系、严维、章八元等人都有诗酬答。其中有一天百无聊赖,作了一首诗寄给严维,把严维比作严子陵(人名用典,注意同姓),希望他能来做客,诗题为《对酒寄严维》:

随巷喜阳和,衰颜对酒歌。 懒从华发乱,闲任白云多。
郡简容垂钓,家贫学弄梭。 门前七里濑,早晚子陵过。

严维回赠了一首,《酬刘员外见寄》

苏耽佐郡时,近出白云司。药补清羸疾,窗吟绝妙词。
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欲识怀君意,明朝访楫师。。

因为刘长卿提到严维“闲任白云多”,因此严维用了白云的典故:苏耽佐郡时,近出白云司。

苏耽是传说中的仙人,用以比喻刘长卿,说你出身于白云司(黄帝以云命官,秋官为白云,唐刑部属秋官,刘长聊曾经担任过刑部的都官员外郎)。 意思是你刘长卿大材小用了,今天佐郡只是暂时的低谷而已。

颔联是诗家省略的句法,用药来补清瘦羸弱的身体之疾,在窗边吟诵我的绝妙诗句。严维说刘长卿“药补清羸疾”,不知道是他真得身子弱,还是“苏耽”想炼金石之药去得道修仙呢?下句写其“窗吟绝妙词”,看来这个睦州司马过得逍遥自在,一边吃着保健品, 一边吟着诗。

颈联确实吟出了“绝妙词”: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这是严维最有名的警句。

尾联:欲识怀君意,明朝访楫师。表示明天我就想去见你呀。

严维好像不久真得去拜访刘长卿了,严维和刘长卿离别时,刘长卿写了一首《七里滩重送》:

秋江渺渺水空波,越客孤舟欲榜歌。手折衰杨悲老大,故人零落已无多。

严维也写了一首《答刘长卿七里濑重送》

新安非欲枉帆过,海内如君有几何。醉里别时秋水色,老人南望一狂歌。

四、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 引起的争议

欧阳修《六一诗话》中,记录了梅圣俞的评价:

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
余曰:语之工者固如是。状难写之景,含不尽之意,何诗为然?
圣俞曰:作者得于心,览者会以意,殆难指陈以言也。虽然,亦可略道其仿佛。若严维“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则天容时态,融和骀荡,岂不如在目前乎?
又若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贾岛“怪寓啼旷野,落日恐行人”,则道路辛苦,羁愁旅思,岂不见于言外乎?

后人只要提到严维这首诗,莫不把梅圣俞的话拿出来作为佐证。严维的这两句诗,被认为“如在目前”,能够“状难写之景”,什么景色难写呢?即“天容时态,融和骀荡”这八个字难写。

严维通过四个意象”柳塘、春水、花坞、夕阳“来写”天容时态“,用漫、迟来写“融和骀荡”。

不过梅圣俞并没有说这严维这两句有”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特点,而对于温庭筠、贾岛的两句诗则进行了赞扬。

不过,刘攽《中山诗活》中却不以为然:

梅圣俞爱严维诗曰:“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固善矣。细较之,夕阳迟则系花,春水漫何须柳也。

宋人作诗讲究逻辑,刘攽认为一句之内应该上下呼应。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中解释道:

此论非是。“夕阳迟”乃系于坞,初不系花。以此言之,则“春水漫”不必柳塘,“夕阳迟”岂独花坞哉?

清顺治时期的叶矫然《龙性堂诗话》说:

刘贡父云:梅尧臣爱严维“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固善矣,细较之,夕阳迟则系花,春水漫何须柳也,似未尽善。”余阅之,不觉失笑。夕阳迟,春日迟迟也。何为系花?春水漫,水流漫也,何关于柳?宋人之着相强解事,类如此。

刘攽说,花与夕阳有联系,柳和春水没有联系。胡仔说花和坞相关,是坞的夕阳迟,塘的春水漫,与花柳无关。另外,春水漫、夕阳迟、未必一定是柳塘、花坞,其他也可以呀。叶矫然说花柳不是必要条件,你刘攽太能钻牛角尖了。

结束语

清人贺裳批评这首诗:

“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诚为佳句,但上云“窗吟绝妙辞”,却鄙。 《载洒园诗话》

施蜇存先生则认为”柳塘、花坞 ”二句虽是佳句,但是这首诗有句无篇:

其实“柳塘”一联在全诗中却没有必要的联系,既不承上,又不启下,尽管这十个字写景极妙,但对于全诗却不起什么作用。《唐诗百话》

老街个人以为,颈联”柳塘、花坞 ”接颔联的“窗吟绝妙词”,环环相扣,不能说没有联系。中间二联都是写想象中的刘长卿,尾联回到自己这里,同时照应首联的“苏耽”:怀君意,访楫师。起承转合行云流水,同时又是对于刘长卿邀请的一个回答。

结束时,依照惯例,作五律一首。

子陵垂钓时,曾不羡神司。白发渔樵酒,青山风月词 。
云归鸥鹭远,星淡客帆迟。欲挽光阴驻,何方觅画师。

@老街味道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这首辛词隐藏着一个皇太后的故事

学习诗词不可不知 原来格律诗只有1种情况可以一三五不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