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丑如狗"的女演员怎样活成传奇

原标题:一个"丑如狗"的女演员怎样活成传奇

《致命女人》预告片

时光网特稿 深陷婚姻情感风暴中的女人一旦不想再骗自己, 男人就离死不远了。随着话题美剧 的热播,华裔演员 再次走入观众视线。

人们好奇,这个拥有一张并不符合大众审美的脸、身高也只有157cm的亚洲女人,是如果在好莱坞闯荡30年,最终留名星光大道的?

正如刘玉玲所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开创性的人物,也从来没有过要成为‘第一人’的目标,我只是单纯地在做自己热爱的,现在我仍为这份事业感到兴奋。回顾我的职业生涯,恰好是那些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局外人’的东西成为我成功道路上最大的贡献者。”

【一个被公然评价“丑如狗”的女演员】

富有争议的外貌,是刘玉玲无法回避的问题。即便已经成名,是不少人心目中的“东方美”代言人,她偶(经)尔(常)还是会“躺枪”。

有一次,在《神探夏洛克》中扮演“华生”马丁·弗里曼谈及刘玉玲,就发出谜之感慨,他先是评价这个女人“魅力四射”,又话锋一转:“拜托,她丑得像条狗啊,完全没有吸引力。”后来,一大堆人骂马丁嘴毒,也有粉丝辩护说他只是开了个很冷的玩笑。

对于自己的长相,刘玉玲早有认知,她说:“我是像假小子一样长大的,如果你看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就会发现我妈妈把我头发都剪掉了。我一点也不女人,男孩子们也不关注我。我更像是根牙签。”

“不信我给你看照片,你会发现我没有撒谎,”这位女演员坚持说。“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女性化的人。我的想法是,‘我要穿得随意一点,这样就能轻松地和别人聊天,因为我经常和男人一起出去玩。’”

直到1986年上了密歇根大学,她才“突然觉得更了解自己了,开始做出选择”。“我开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解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其中一部分就是拥抱作为一个女人的自己。我很聪明,可以和朋友们在一起——我可以属于小众类别。”

对于自己的外貌,到现在刘玉玲都会说:“ 如果有人觉得我漂亮,我的心就会融化,因为从小到大,大部分时间我听到的都不是这样。”

这个女演员也笑言,年轻时她很容易陷入一段糟糕的感情中,因为面对甜言蜜语,会傻傻分不清真假:“天呐,你真的觉得我漂亮吗?”但她的朋友们总一针见血:“你为什么跟那个混蛋约会这么久?” 【身高1米57,更没有一双大长腿怎么办?】

如果不是《致命女人》流出过一张刘玉玲和60年代主妇Beth Ann扮演者金妮弗·古德温的工作照,恐怕很多人都没意识到,这两人身高居然相差11cm?

金妮弗现实生活中168cm,刘玉玲却只有157cm,不过很多观众却说,刘玉玲自带175cm的气场。

“我比二十多岁的时候更聪明、更强壮、更自信了,我知道我现在是谁,我更能接受自己。”6年前,44岁的她在接受采访时就明确表示。

刘玉玲直言:“ 我没有长腿,所以我从来没有说过,‘哦,我爱我的腿’。但通过普拉提和跑步,我让它们看起来比以前更长,感觉也更好。”

没时间去健身房时,她会在家里边看 《唐顿庄园》边跑步,一次增加一点速度,之后减少一些,最后再提高一点,循序渐进。坚持不住时,她督促自己:“只要再走0.2英里(约320米)就好。”因为她发现跑步是最快速有效的减肥方式。

刘玉玲清楚:“作为一名演员,人们会评判你的体重是增是减——这是一种必然。”

多年来为了减掉身上多余的五磅(约4.5斤)体重,她和闺蜜们互相监督,“当我们每个人都达到目标时,我们会去看表演或参加普拉提课程来庆祝。我们还庆祝了减重路上的一个个小里程碑,以保持动力。”

可能在别人看来,五磅肉不多,但刘玉玲觉得对她的身高而言,这让她看起来大有不同。

刘玉玲还曝光过锻炼期间的食谱:不吃甜食和垃圾食品。中午之前只喝果汁,通常是用香蕉和浆果做的。如果真的饿了,早餐可能会吃一个有菠菜的墨西哥卷饼、一个煎蛋加西红柿。晚餐吃鱼和清蒸蔬菜或沙拉。有时劳累了一整天后,她也会吃蔬菜披萨或意大利面,因为摄入碳水很有必要。

大部分时间,刘玉玲“从来没有食物方面的问题”,她说:“ 因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庭并不富裕,所以但凡有食物,我就会吃。” 【童年和梦想:你以为我生来就是富人吗?】

身为美国二代移民,幼年时刘玉玲的家境贫苦。父母在国内都是知识分子,分别出生在北京和上海。但到了美国之后,很长时间内只能靠打零工维生,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1968年,刘玉玲出生在美国纽约皇后区杰克逊高地,父母在家中只说中文,直到她5岁时才开始学英文。

为了贴补家用,14岁的刘玉玲和哥哥不得不到工作环境极差的成衣厂当童工,那时一天最幸福的事就是吃饭,她说:“只要是放在我面前的东西,我都吃。”

《致命女人》片场照

《致命女人》里,刘玉玲饰演的80年代名媛西蒙娜对小男友坦陈过一段往事:小时候在爸爸的洗衣房工作时,她特别想在埃及棉布上睡一晚,于是偷偷把一些高级床单带回了家,被妈妈发现后勒令她连夜清洗熨烫,带回店内。

面对稍显诧异的小男友,西蒙娜微笑着说:“你以为我生来就是富人吗?”对曾经的nobody刘玉玲来说,何尝不是呢?

父母供子女读书,为的是让他们能够获得更加体面的生活,但大学毕业后,刘玉玲却冒天下之大不韪想当演员,一度还离家出走独自打拼。

刘玉玲留名星光大道

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星仪式的演讲中,刘玉玲回忆起当年的不容易:哥哥让她借住在一个像火柴盒般拥挤的小公寓里,那里还住着位室友,哥哥全职工作下班回来,把床让给刘玉玲睡,自己却睡起地板,而刘玉玲一边打着三份工,一边疯狂试镜,不放过任何角色。

刘玉玲说,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想从事演艺事业了,那时大概只有10岁的她,住在纽约皇后区,和邻居的孩子们在小巷里玩耍,憧憬着广阔的世界。

她的父母此前在国内拥有生物化学和土木工程学位,更关注“教育和生存”,跟“从事艺术根本是两回事”。

那时,对一个美国普通民众描述演艺行业尚且困难,何况是来自另一个国家的父母,他们不能真正理解演员的工作时间或是下班后的工作量——除了出现在片场之外的宣传活动。 【从一开始,她挑战的就是好莱坞的多样性】

《甜心俏佳人》剧照

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刘玉玲刚刚踏进演艺圈时,好莱坞的大环境对亚裔演员来讲也十分艰难。“没有多少亚洲角色,你很难进入这个圈子”,这就是现实。

“每个经纪人都愿意让我加入他们的花名册,但并没有谁对我做出承诺,因为他们不知道我能得到多少次试镜机会。 从一开始,我挑战的就是好莱坞的多样性。‘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你不会有很多工作’,他们总这么说。”

直到跑了7年龙套之后,29岁的刘玉玲才迎来 《甜心俏佳人》里律师吴玲的角色,这个角色最初是编剧临时起意,但高收视率让她成为剧组永久成员。

1998年,刘玉玲在《甜心俏佳人》里首次亮相时,那时美国电视上还没有一个著名的亚裔角色,吴玲显然极具代表性。

《霹雳娇娃》剧照

三位天使星光大道重聚

《杀死比尔》剧照

《杀死比尔》剧照

那次演出还为刘玉玲赢得艾美奖喜剧类最佳女配角提名,也让她在好莱坞站稳脚跟,获得后来出演 (2000)、 (2000)和 (2003)等代表作的筹码。

在留名星光大道的演讲中,刘玉玲特意感谢了编剧大卫·凯利,称他“冒着风险”创造了吴玲,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机会。 【“只要你敢于想象,灵魂会成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

在稳定地做了近30年演员后,刘玉玲近年开始涉足幕后制作,并在热门美剧《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中首次担任电视导演。

“这变成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体验。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在一个项目上工作过这么长时间(这部剧从2012年首播,2019年完结,共7季)。所以这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演员,更是作为一个艺术家。那是我难以置信的成长时期。”她说。

事实上,从《甜心俏佳人》开始,到《霹雳娇娃》、《杀死比尔》,以及《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致命女人》, 复盘刘玉玲的影视作品,你甚至可以从她的职业生涯中一窥好莱坞近30年来亚裔形象以及话语权的变迁。

奥卡菲娜

好莱坞炙手可热的亚裔演员、 女主 ,毫不掩饰对刘玉玲的爱。前段时间她成为继刘玉玲之后第二位主持 的亚裔女星,不忘感谢刘玉玲“打开大门”。

奥卡菲娜说,在18年前刘玉玲主持《周六夜现场》的那个晚上,还是个孩子的她站在洛克菲勒广场,那大概就是一种偶像的力量,她迷上了“查理的天使”。

黄柳霜

今年5月1日,刘玉玲留名好莱坞星光大道,和首位留名的华裔女星 黄柳霜星位毗邻。

刘玉玲感慨:“有时候人们会说,我在主流社会获得的成功对亚洲人来说是开创性的,但其实亚洲人拍电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他们不在这里拍电影,因为我们还不具备资格参与进来。我很幸运,在我之前有像黄柳霜和李小龙这样的先行者, 如果我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帮助弥合了最初赋予黄柳霜的刻板角色与如今(亚裔获得的)主流成功之间的鸿沟,我很高兴能成为这个进程中的一部分。”

表演工作之外,刘玉玲还在纽约艺术学院学习艺术,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展出作品,尤其是她极具“侵略性”的绘画,灵感来自17世纪流行的日本情色艺术,那是对她成长在一个性和裸体都是禁忌的家庭的反思。她创作的宗旨是,探索“我们选择不看的东西”。

已经快51岁的刘玉玲至今未婚,三年前她还通过代孕的方式迎来儿子洛克威尔。

这个小男孩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有一天,洛克威尔问妈妈灵魂长什么样?刘玉玲被这个质朴的问题深深打动,她告诉儿子:“ 灵魂是看不见的,但只要你敢于想象,它就会成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对话刘玉玲,谈《致命女人》】

“八十年代有很多隐秘事物都代表着性,代表你想要维持的表面光鲜”

Mtime:《致命女人》是如何找到你的?你怎样给没看过这部剧的朋友介绍角色?

刘玉玲:(编剧)马克·切利给我,或者是我的经纪人发了一封邮件,这封邮件里有一个他想让我演的这个角色的剧本,他还说是我的粉丝,真的很想跟我合作, 他写了一个角色,非常适合我,而且他创作的时候一直想象的就是我。我就被打动了,因为通常你收到剧本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向你这样表达个人情感的。

之后,我读了剧本,觉得“哇哦,这个女人魅力无限啊!她不惧怕谈论自己的感受,她非常纵情肆意,活得多姿多彩”。

而且 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这是一个在经济层面上做得非常过火的典型的里根经济时代——每个人都在消费、挥霍,享受奢华,陷在纸醉金迷当中,你的衣服都带垫肩,你要化妆,发型用大量发胶固定,衣服做得珠光宝气,身上也戴着昂贵的珠宝首饰,住的是豪宅。

吸引我的另一点就是这三个女人都遭遇了配偶的出轨,虽然时代不一样,但她们的情绪,反应都是一样的,这很有意思。这样的设定本身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除了这些,我觉得这部剧的剧名也很讨巧,一下子就吸引了你——马克真的非常擅长这个。他其实说过这是他相当花心思的一个方面——剧名是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我读完剧本之后,跟他讨论了这个角色的命运走向,以及她的整个经历。他给我讲了她的故事线,这让我更加陷入其中了,因为故事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

我觉得, 八十年代有很多隐秘的事物都代表着性,代表着你想要维持的表面光鲜。西蒙娜内心其实有点希望自己成为郊区这伙人嫉妒的对象,并且想要保持这种假象,但这可不容易。那么,当这种伪装被撕开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Mtime:你觉得大家为什么都说马克·切利很会描写女性角色?

刘玉玲:我们昨天刚刚进行了另一场采访,有人问他为什么能把女性角色写得那么好,他说是因为他很爱他的妈妈,这部剧里每一个不同的角色都来源于他妈妈,以及他妈妈丰富的性格 。

第一,那个不惧怕当小人的人,是他的妈妈。然后,那个完美的家庭主妇也是他妈妈。那个非常独立的女人,还是他妈妈。他父亲总是不在他身边,一年里有九个月的时间都是他妈妈独自抚养他。所以,这些角色都是从他妈妈身上分离出来的。

Mtime:你是否有为剧中的谋杀情节做过调查研究?如果有的话,你做了怎样的研究呢?

刘玉玲:我找了很多发生在恋爱关系当中的谋杀案件,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双方的感情不匹配。我觉得这部剧探索的是马克·切利的世界,更加多彩,更加饱和,你可以纵容观众深入到剧情里的阴谋诡计当中,让他们沉浸进来,并且一定程度上体会你的感受。

我觉得, 片中角色情绪爆发的时刻越少,观众就越能感觉到自己与剧中人的连接。你可以让观众同情你。我发现饰演一个遭遇背叛的角色很值得玩味,她会想要成全自己,或者复仇,并且想出计划或者方法。

“正是因为想清楚了生活本质性的问题,我才没有陷入深渊”

Mtime:这个角色很值得玩味,但同时你出演的这部剧还有着非常诙谐讽刺的基调——有点花哨,类似《豪门恩怨》,当然还有《绝望的主妇》。你看过这些剧吗?

刘玉玲:我没怎么看过《豪门恩怨》。我无法对那部剧产生共鸣,可能跟我的童年经历有关,我们是移民家庭,我不太了解剧里那种富有奢华的生活,那些人的阴险恶毒和各种手段。但是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我比以前更能理解那种流行文化潮流了。

当然,那部剧代表的人群相当广泛,特别是当我开始拍《霹雳娇娃》的时候,再回去看那部剧,会发现剧中角色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女性,并且突出了女性——她们性感,聪慧,还野心勃勃。于是我又去更进一步地了解这部剧,并且开始明白吸引观众来看这部剧的是什么,大家要的是娱乐。

出轨这个话题本身就很刺激,这段关系里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又会带来一种幽默感,产生足够的娱乐性,我觉得很棒。 我很喜欢喜剧与戏剧的碰撞。很多人问我更喜欢喜剧还是戏剧,其实两者是一样的。我喜欢混合在一起的基调和强烈的情感。

Mtime:这部剧反映了三个不同的时代。如果你有一台时光机,你想回到哪个时代?

刘玉玲:我想回到八十年代,因为我觉得那是最多彩有趣的时代。那是乔治男孩的时代,那时候人们可以自由放纵,创意无限。那也是一个进行着各种尝试的年代,除了药品、化妆品、服装,在性方面大家也进行了新的尝试。而且,那个时代的政治氛围也跟六十年代或者现在很不一样。

每个年代都会发生很多不同的事情,但八十年代应该是相当开放的一个年代。 现在我们有很多社交媒体,生活中会用到各种各样的技术,这在一定程度上损伤了我们每个个体之间的连接。当然,凡事都有积极和消极两面,但如果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社会就飞速发展了,而且现在发展速度已经快到无法回头的地步了。

刘玉玲本月近照

Mtime:过去这十年里,你觉得自己在演员事业或者个人方面有哪些成长?

刘玉玲:过去这十年里,我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当了导演,当了妈妈,我15年前搬回了纽约生活。 生活的本质对我来说,不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了,而且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正是因为想清楚了这个本质性的问题,我才没有陷入深渊。在这个行业里,有一种权力感会让你失去生活中真正珍贵的东西。所以,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不要勉强装成不符合自我的样子。

Mtime:新版《霹雳娇娃》就要上映了,你看过预告片了吗?觉得电影会有怎样的不同?

刘玉玲:我其实也不清楚,因为我没有参与这部电影。但我感觉这部电影里可能会有更多的动作戏,因为现在有好多女性动作片,尤其是像《神奇女侠》这种的,影片里有了更多的,强度更大的女性角色的打戏,我觉得观众会看得津津有味。

但除了这些,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是一群新的女人。但我认为这部电影的娱乐性会很强,人们会喜欢的。我跟这部片子没什么利害关系, 当然,如果这是一部由女性角色推动的电影,我总是希望它能大获成功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