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中宝与51信用卡撇不清的关系

原标题:新湖中宝与51信用卡撇不清的关系

67亿“卖子”融创提振业绩却踩雷了51信用卡,股价暴跌已使其浮亏约10亿,新湖中宝曾经引以为豪的“地产+金融”模式不顺,或成负担。

51信用卡暴雷,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新湖中宝,却力图撇清与51信用卡的关系。

10月21日,身为51信用卡第二大股东的A股上市公司新湖中宝紧急发文,对新湖中宝与51信用卡经营关联作出“否认三连”。

公告中还提到,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分次累计投资2亿美元,占其总股本的21.83%,是其第二大股东。若其股价持续剧烈下跌,将对公司的投资收益和当期利润有一定的影响。受此负面影响,新湖中宝今日开盘股价一度大跌7%。

若以51信用卡昨日收盘市值21.14亿港元计,新湖中宝目前持股市值约4.6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16亿元),相对于其成本价来说,目前这笔投资已巨额浮亏近10亿元。

老虎财经发现,事实上新湖中宝过去与51信用卡关联甚密,不仅51信用卡一度被列为新湖金融战略布局的一环,51信用卡与新湖系金融版图其他公司也存在颇多来往,并不如新湖中宝所澄清的其未参与经营管理。

而51信用卡与“新湖系”的关联,还得从新湖中宝热衷金融投资说起。作为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新湖中宝近年几乎将经营重心都倾向了金融投资布局,而51信用卡则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此举最初或是借投资收益来弥补地产业绩的不稳定,如今却已成依赖。

//浮亏近10亿元//

作为51信用卡第二大股东,新湖中宝隔夜紧急发布澄清公告,在表明大股东身份的同时,还发布“否认三连”,称未向51信用卡派出董监高、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与公司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有意与51信用卡划清界限。

不过,相比新湖中宝是否参与了51信用卡的经营,投资者可能更在意的是,这事对其业绩带来的影响。

公告指出,新湖中宝通过对51信用卡的分次累计投资2 亿美元,占公司总股本的21.83%,而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18年,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的会计核算科目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期末帐面价值9.87亿元。2019年,根据新金融工具准则,该会计核算科目调整为“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受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期末帐面价值降至9.85 亿元。

根据资料,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分次累计投资2亿美元(按当前汇率换算约14亿元),而以51信用卡昨日收盘市值21.14亿港元计算,新湖中宝目前持股市值约4.6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16亿元),相对于其成本价来说,目前这笔投资已巨额浮亏近10亿元。

财报显示,2018年新湖中宝净利润为25.06亿元人民币,而2019年1-6月净利润为17.21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地产+金融”两个去杠杆行业双轮驱动,给新湖中宝带来了资金的压力,公司现金流不容乐观。

公司位于杭州、衢州、苏州、上海等地多个在开发项目时长已超10年。由于项目开发周期太长,给新湖中宝带来了巨大财务压力。今年7月份,公司先是出售67亿土地资产回笼资金,用于提振2019年业绩,后又在境外发行美元债券,募集不超过5亿美元资金,缓解资金压力。没曾想,在51信用卡上也踩了雷。

//撇清关系?已经深度绑定//

虽然新湖中宝在51信用卡没有董事会席位,但同他们的牵连很是密切。

早在2015年4月,新湖中宝就通过全资子公司泰昌投资有限公司认购恩牛网络母公司U51.COM INC(VIE架构,协议控制恩牛网络)5000万美元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4.29%,企查查显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51信用卡的运营主体,后2016年9月又领投了51信用卡的C轮融资。

2018年6月29日,51信用卡在香港正式公开发售股份,而据51信用卡全球发售文件显示,中信银行海外投资及融资平台——信银(香港)投资有限公司已于6月27日与51信用卡签订基石投资协议,于上市前对该公司进行了投资。

中信银行与新湖系关联甚密。截止今年半年报,新湖中宝通过旗下两家公司持有中信银行4.9%股份,2017年9月则增资信银香港21.7亿港元获得后者6%股份。包括中信银行非执行董事黄芳则为新湖中宝派驻中信银行的董事席位。

而中信银行与51信用卡的合作,最早则可追溯到2013年。双方第一次通过账单直连形成51信用卡的授信管理基础业务,后续复刻才形成了51信用卡如今的局面。可以说,没有中信银行,就没有新湖中宝的今天。

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之间不只是财务投资那么简单。此前温州银行与51信用卡办了联名信用卡,根据官网简介,这是一款温州银行面向互联网申请客户发行的标准IC信用卡,最高授信额度10万,支持取现转账、随借随还功能。

据51信用卡中期财报,公司上半年与数十家金融机构融资合作伙伴开展合作,其中主要为银行,并与其中多家银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温州银行乃其中之一。温州银行为三家与51信用卡合作联名信用卡的公司。

今年上半年,51信用卡赋能金融机构向用户提供贷款的规模,已经超过撮合个人投资者资金向用户提供信贷的规模。巧的是,温州银行和新湖中宝之间也有很深的渊源。2017年,随着新湖中宝再出资7.44亿元配股增资温州银行,持股比例上升至18.15%,其成为温州银行最大单一股东。

事实上,财报显示,近10年来,新湖系两家A股公司的经营业绩极不稳定。新湖集团原本以地产发家,而曾经的温州首富黄伟依托手中的金融资产不断向地产输血。2016年以来,公司对投资收益的依赖更为明显。

有意思的是,在“新湖系”的投资收益中,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及新湖期货的贡献最为可观,2017年,三家分别贡献了20.89亿元、3.92亿元、4.36亿元,合计为29.17亿元的投资收益,其对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及温州银行能产生重大影响。

而作为盛京银行和中信银行的参股方,该公司高管赵伟卿和黄芳分别在上述两家参股银行中担任董事,已形成重大影响。

来源:2019年半年报

实际上,从这些动作来看,新湖中宝已经将自己与51信用卡进行了深度的绑定,股本注入也成为了51信用卡近几年支持公司正常运营的重要资金来源。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从一些公开信息看,临上市前,该公司似乎出现了大幅减资现象。

原股东中有10家企业和自然人股东退出,包括京东金融、浙江新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新湖金融”)、萍乡益耕牛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常州高新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四家合伙企业。不过,这或是据港股上市要求,搭建了VIE架构。

//大肆扩张背后,新湖卖地回笼现金流//

近10年来,新湖系通过并购、增资等途径,所耗资金在200亿元左右。新湖中宝的大规模收购中,标的资产主要由地产与金融两大块组成,其中,近年来收购标的以金融资产为主。

然而,大肆扩张的新湖中宝如今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不容乐观。

自2015年至今首次为负且有扩大趋势,2018年新湖中宝现金流首次转负资产受限遭上交所问询,今年一季度,新湖中宝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73亿元。

融资渠道收紧的背景下,融资难带来的周转压力也不容小觑,对于销售回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9年第一季度,新湖中宝地产合同销售面积为13.50万平方米,同比减少0.33%;合同销售收入21.27亿元,同比减少6.77%;结算面积8.28万平方米,同比减少53.89%;结算收入8.43亿元,同比减少59.28%。

商品房销量的减少,意味着回笼的现金流变少,而新湖中宝有太多需要用钱的地方。

事实上,新湖中宝多个在开发项目时长已超过十年,由于地产项目开发周期太长,给新湖中宝带来了巨大财务压力,“李嘉诚式”捂地生财不成,反却因土地增值税影响了公司净利润。土地开发要现金流,不开发导致税金及附加税猛增,已经由2016年的0.77亿元增至2018年的12.51亿元。

来源:2018年年报

而面临资金压力,今年7月份,新湖中宝出售了67亿土地资产回笼资金,后又立马发行境外发行美元债券。这次交易将会缓解其资金压力以及预计会对上市公司2019年业绩产生较大的提振,然而又踩雷了51信用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