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中趋稳丨9位国研专家解读前三季度经济形势①

原标题:缓中趋稳丨9位国研专家解读前三季度经济形势①

编者按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

中国经济时报特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9位专家,从宏观、投资、消费、金融、产业、区域等角度,对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运行情况以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分析解读,以飨读者。

许召元:投资趋稳将带动经济稳定回升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许召元

今年前三季度,受中美经贸摩擦以及消费增速放缓等多种因素影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作为宏观经济先行指标的固定资产投资,也有持续放缓的趋势,但从三季度,特别是9月份的变化看,投资缓中趋稳的态势更加明显。随着中美经贸摩擦谈判取得进展,预计投资有望进一步稳定增长,并带动经济走出下行周期。

总投资增速下滑幅度明显缩小

从各主要投资的变动趋势看,四季度投资增速有望实现止跌企稳。1-9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累计增长5.4%,比1-8月下降0.1个百分点,下滑幅度比上月减少0.1个百分点。当前,受益于政府部门的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的效果逐步显现,基础设施投资在四季度有进一步小幅回升的可能。制造业投资也有低位企稳的现象。前三季度制造业投资增长2.5%,虽然与上月相比下滑了0.1个百分点,但下行幅度明显缩小。从绝对增速看,2016年8月,我国制造业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和经营困难等一系列挑战,投资增速一度下滑到2.8%,然后开始触底反弹,可以视为当前阶段制造业投资增速的一个低位支撑点。当前,随着中美经贸摩擦取得进展,相关企业的投资信心有所恢复和稳定,将为后期制造业投资提供进一步支撑。房地产投资有望延续高位增长态势。虽然2019年以来土地购置面积有大幅度下滑,销售面积也有轻微收缩,但房屋新开工面积、房屋施工面积仍维持在8.6%和8.7%的较高水平,另外,商品房待售面积持续减少,这都对四季度和2020年上半年的房地产投资形成重要支撑。

实际投资增速实现企稳回升

影响经济增长最终是需求的实际增长速度。虽然我国投资名义增速一直处于持续下行过程中,但从实际增长速度看,今年第三季度累计增长2.3%,增速超过了2017年前三季度的2.2%,更超过2018年前三季度的0.3%,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有明显提升。

出现这种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较大背离的原因在于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有了较大变化。2017年底,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达到7.4%,而2018年全年达到4.7%,2019年前三季度仅为2.1%。这与前两年钢铁、水泥等建材价格大幅度上涨直接相关。投资价格指数明显下滑,有利于投资转化为实物资产,能够显著增加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

着力优化投资结构仍是宏观调控的重要方向

总体来看,当前我国总投资增速仍有一定下行压力,但已经缓中趋稳,进一步下调的空间有限,全年有望实现5.5%左右的增长速度。从实际投资的增长速度看,2018年是本轮经济调整的底部,2019年大概率已经实现了触底回升。从经济周期的规律看,投资是经济周期的提前变量,投资触底往往预示着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已经得到较充分释放。但是,受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当前民间投资信心仍然不足,稳投资政策的重点,仍应放在稳定内外部环境,深化对内对外开放,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和继续降低实体经济成本上来,从而进一步提振民间投资信心,提升投资效率带动经济内生动力不断增强。

张立群: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控制经济下行惯性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张立群

1-3季度,我国GDP增长率为6.2%,其中第三季度为6%。分别较二季度和上年同期降低0.2个和0.5个百分点。从2015年第三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季度GDP增长率持续稳定在6.7%-6.9%的区间,稳定性较高;2018年GDP增长率较2017年下降0.2个百分点,幅度不大。但今年以来,季度GDP增长率每个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全年下降预计达到0.5个百分点左右,经济下行速率呈明显加快态势。这表明随着经济增速持续下降,内在的下行惯性正在加大。如果这一态势发展下去,可能会引起经济加速度下滑,对基本民生和社会稳定都会形成较大冲击,必须高度重视,切实防止。

经济下行惯性主要来自于供求总量关系失衡的程度和持续的时间。在2010年以后,我国总需求增长速度持续下降。既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使我国出口(美元口径,2010-2016年)增速从31.3%下降到-7.74%,也由于国内城镇化累积的矛盾和问题,引起的建筑业长周期波动,表现为房地产投资增速持续大幅滑落,并引起投资增速持续显著下降。2016年以后,受世界经济复苏的支持,我国出口形势明显好转;随着新型城镇化推进,建筑业开始出现周期性恢复,房地产投资持续回暖。经济出现企稳回升态势。但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出口形成了新的冲击,今年1-9月份,我国出口同比已转为负增长;增速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国内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渠道、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等举措,对基础设施投资项目选择和资金筹措形成较大约束,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出现了大幅下降并带动投资增速下降。值得担心的还有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下滑。2016年以后,在严控房价的背景下,城镇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速从20%以上转为负增长,房地产企业的市场预期受到越来越大冲击,拿地建房活动明显减少,房地产投资下行压力比较明显。这些因素导致总需求增速自2018年开始重新持续下降。总需求增速的持续下降,导致供求总量失衡的程度不断加大,产能过剩问题不断发展,企业销售困难趋向严重。进而会导致销售回款减少,今年1-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仅为4.9%,为多年来新低。销售收入减缓,必然会使企业财务支付能力下降,就可能引起减薪裁员活动增加,拖欠银行贷款本息现象扩大。这些既会对就业和居民收入形成冲击,也会恶化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债务关系,导致惜贷行为加强,金融紧缩加强。这一过程会循环发展,进而就会使企业的投资能力、居民消费能力、政府支出能力持续下降;使投资和消费需求增速进一步下降。

需要注意到,我国经济增长率从2010年的10.6%,已下降到今年1-3季度的6.2%;剔除2017年的经济增长企稳,已经有8个年份呈现增速下降态势。紧随着这一过程,居民收入、企业收入、财政收入增速都在持续下降,支持内需增长的收入因素持续减弱。由此必然带来内需增长能力持续减弱,如果叠加出口增速下降,就会推动总需求增速加快下降,需求对供给和生产的紧缩不断加强,进而使经济增速下行的惯性不断加大。当前对这一风险必须高度重视,要全力做好六稳工作,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尽快增加有效投资,积极扩大内需。切实防止这一趋势的发展和加强

李承健:国民经济在下行压力中调整优化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 李承健

经济下行压力逐步显现,在消费、投资、出口方面均有一定体现。不过,经济增速仍然位于年初预期区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全球经济同步放缓,国际贸易摩擦增多,外部环境变化的冲击不断显现。国内需求相对疲弱,转型升级任务艰巨,经济增长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着力做好“六稳”工作,狠抓各项政策落实落地,国民经济运行顶住下行压力,经济结构继续调整优化。

经济增长继续承压。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较上半年放缓0.1个百分点。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呈现出小幅放缓态势,表明经济下行压力逐步显现,在消费、投资、出口方面均有一定体现。不过,经济增速仍然位于年初预期区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汽车等耐用品消费增长放缓拉低商品消费增速。前三季度,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商品零售增长-0.7%,较上半年下降1.9个百分点,而汽车类商品在居民消费中占有较大比重,前三季度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零售中汽车类占28.6%,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具有较大影响。前三季度,扣除汽车后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1%。

民间投资受到影响更大。前三季度,民间投资增长4.7%,较上半年下降1个百分点,是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的主要因素。当前,工业产成品周转天数增加,工业企业利润下降,导致企业对未来市场信心不足,补库存、加投资的意愿较弱。1-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7%,工业产成品周转天数为17.2天,而2017年以前则不到15天。

由此可见,居民的耐用品消费支出相对减少,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有所放缓,反映了市场信心和社会预期不足,相应地减少了中长期支出。为此,宏观调控需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总体稳定,转型升级加快推进,以稳定中长期发展预期。目前,经济结构调整优化正在持续进行。

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占比继续提高。前三季度,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增速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2.8个和3.1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增速比全部投资快7.2个百分点。

战略性新兴服务业和高技术服务业较快增长。1-8月,战略性新兴服务业、高技术服务业和科技服务业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2.1%、11.9%和11.6%,增速分别快于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2.6、2.4和2.1个百分点。前三季度,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13.8%,增速比全部投资快8.4个百分点。

消费结构调整为经济增长注入持续动力。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5%。在全部居民最终消费支出中,服务消费占比为50.6%,比上年同期提高0.7个百分点。消费升级类商品销售增长较快,智能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可穿戴智能设备等更受青睐。

今年四季度以及明年,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依然复杂严峻。面对各类风险挑战,我们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着力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进一步发挥各项政策实际效果,确保国民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马 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