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还击战前,许世友一到南宁,就察觉异常:这里有特务!

原标题:对越还击战前,许世友一到南宁,就察觉异常:这里有特务!

作者:枪骑兵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古往今来,战争中都离不开一种特殊的力量——间谍。他们虽然不直接拿起武器正面厮杀较量,但是他们隐藏在各个角落,窥探对方的机密情报,为己方的指挥决策提供不可或缺的情报依据。这一力量至关重要,是属于战略战役决策核心领域的重要力量,其对战争成败的作用,有时候甚至超过整整一支作战部队。有些高级间谍的特殊作用,还可能改变战争胜负、影响历史走向。

因此,凡是能征善战的军队,无一例外都非常重视情报战。同样,所有善于作战的军队,也极其重视“反间谍战”。这是一柄双刃剑,知其利者,必然会防其害。

一个高效的谍报机关,必然是一个复杂完备的庞大体系。绝非像影视剧那样,仅仅依赖几个神通广大亦或倾国倾城的女谍,混迹敌方高层名流之中,灯红酒绿之间就伺机窃取到敌人的高级机密。这种谍报工作当然也有,但在实践中较为罕见,而且更要命的是,通过这种手段获取的情报,有很大可能是敌人故意制造的假情报。如果一个国家一支军队,仅仅指望这样途径获得“绝密情报”,那么它分分钟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正确的谍报工作,核心其实在于千千万万个以各种微不足道的身份,活跃于敌方(包括己方)各个社会角落的普通情报工作者,他们提供的信息看似微不足道,但是一旦汇总起来,就蕴含很大的情报价值。而且通过这种细致入微工作获取的情报,真实度、准确度都较高,才能为己方的决策指挥提供可靠的依据。

越南自建国后,一直处于漫长的战争状态。越南也是一个非常擅长“用间”的国家,积累了丰富的用间经验技巧。在越战时期,北越就师从苏联克格勃,培训出各类角色的谍报情报人员,以各种身份做掩护,混迹于南越各个阶层角落,上至高层,下至南越贩夫走卒,都有北越特工,他们担负的职能不同。有的负责收集情报,有的则是散布谣言,制造混乱,甚至实施暗杀破坏。

越南的特务潜伏技能高超。1968年,北越准备对南越所有大中城市发动规模浩大的“春节攻势”,为此,需要将数以万计的北越特工预先潜伏到南越各地待命。这种庞大的潜伏工作,北越竟然做到滴水不漏,毫无差池,越南情报部门的组织能力与执行能力殊为可怕。

越南其实从古至今对中国都抱有极其强烈的敌视感,即便是中越友好时期,有很多越南人在内心上也对中国抱有警觉和敌意,只不过被刻意隐藏起来罢了。一待越战结束,越南迅速对中国翻脸交恶。

越南的情报机关,其实也早在中越友好时期,就在中国秘密布局。当时,在“同志加兄弟”的友好氛围中,越南在我国内许多机关都有留学生、培训人员及工作人员,我方有的人员本着淳朴厚道的本性,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拿“越南同志、越南兄弟”不当外人。不要说普通信息,就算是属于机密的信息也泄露了许多。

所以,中越友好时期也正是越南谍报机关,大肆在我境内安插布局的高峰时期。一旦越南突然翻脸,两军刀兵相向,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有些迟疑。许多部门面对身边的越南人,还保持一种惯性的友谊,依然让越南间谍有机可乘。至于那些早已被刻意隐藏真实身份潜伏下来的越南特务,则更难以发觉。

1978年底,我军开始紧张备战对越还击战,这也是越南间谍最积极活跃的时期。他们全面开动情报机器,各个阶层都各尽所能。

当这些大小间谍一起开动时,力量是巨大的。一个显著的事例,是1978年12月,许世友将军到南宁部署工作时,他一到南宁,一家外国的通讯社就把这个信息作为新闻发布了出去,引发国际关注。

粗中有细的许世友当时大为光火,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安排决定都是秘密进行的,外国人这么快就察觉,一定有间谍特务。

所以,他到南宁第二天,就在会议上怒斥:“南宁有越南特务,立即调查!”结果,南宁各方面经彻查后,认为有两大隐患。一个是当时的中越铁路国际联运系统,越南铁道部门在南宁设有好几个办公机构。他们与中国铁路部门往往挨得非常近,双方人员更是多年合作的“铁哥们”。在那个时代,铁路部门号称“铁老大”,一切大事都离不开它们参与,所以很多军事秘密对他们而言,甚至就像列车时刻表一样明摆着。这显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漏洞。

另一个,就是当时南宁的许多越南外贸单位。甚至许多越南籍的边贸小商贩,在中国也有许多“人脉”,保不准就担负着秘密任务,想方设法获取情报信息。

许世友听了有关部门的汇报,立即上报北京,要求立即关闭中越国际联运,驱逐越方人员,堵住这个“大漏洞”。他的建议很快得到批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