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完成三年来首单并购重组业务 IPO保荐两年颗粒无收

原标题:西南证券完成三年来首单并购重组业务 IPO保荐两年颗粒无收

赖以成名的投行业务终于有望走出全面停摆的困境,但在遭证监会严厉出发后,想要恢复元气仍非易事

《投资时报》研究员 周与琴

三年来首单并购重组业务完成。西南证券(600369.SH)近日一则官宣,昭告着其赖以成名的投行业务终于“活过来了”。

作为西部地区上市较早的一家券商,西南证券在业内的名气得益于其曾经强大的投行团队。在前董秘徐鸣镝等人的带领下,其并购重组业务甚至一度可与背景深厚的华泰联合证券一争高下。2014年和2015年,西南证券担任并购重组财务顾问的家数分别为20家、24家,行业排名分别为第一和第三;投行业务实现财务顾问收入分别为2.58亿元和6.29亿元。

但2016年之后,随着西南证券两度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相关项目负责人被给予警告及罚款,新增股权业务被按下暂停键。自此,其IPO业务同样受到牵连,近两年来颗粒无收。今年6月,西南证券投行业务传出即将复苏的消息,9月底更完成三年来第一单并购重组业务。

已然重生?这个判断或太过乐观。一方面,在首发保荐上西南证券依旧没有“开张”;与此同时,刚刚完成整改的投行业务近日再被点名批评。至于资管业务同样频繁爆雷。

截至10月22日,西南证券市值仅有255亿元,甚至不及名气一度远不如己的东吴证券(601555.SH)和华林证券(002945.SZ),后两者市值分别为的275亿元和381亿元。

沉寂的两年

时间回溯到2016年6月23日,西南证券因涉入大有能源欺诈发行案,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该公司涉嫌未按规定履行职责,证监会决定对该公司立案调查。

2017年3月,西南证券又因作为九好集团的保荐人未按规定履行职责,被证监会重庆市证监局要求在4个月内对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规定的情形予以改正。当月,该公司再度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在立案调查期间,证监会暂不受理公司作为保荐机构的推荐,暂不受理相关保荐代表人具体负责的推荐,暂不受理公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的文件。

三个“暂不”显示了监管层极为严厉的态度,但事情并未就此终结。2018年3月28日该公司公告显示,西南证券又一次收到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证监会决定通过其官方网站对公司予以公开谴责并责令公司改正。

上述文件指出,西南证券存在合规风控对投资银行类业务未全面有效覆盖、内部控制机制未有效执行、部分投资银行类项目对相关事项核查不充分等违规行为,反映出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不完善、内部控制机制未有效执行。对于中国证监会在2017年6月证券行业“自查自纠、规整规范”专项活动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公司部分历史存量投资银行类项目存在的不规范等问题,公司正在按照监管要求逐项进行自查整改,并对投资银行类业务内控体系进行调整。

西南证券投行业务由此全面停摆,连续两年IPO保荐数为0,在今年初甚至传出关闭投行部门的风声。历史数据显示,2017年西南证券完成了两单IPO保荐业务;2018年仅完成1单再融资项目,成交金额为4亿元,IPO保荐数为0;2019年至今也未曾完成一单IPO业务。

投行业务收入上,2016年至今,西南证券投行手续费净收入一路下滑。今年上半年投行手续费净收入1.37亿元,同比下滑49.26%。在2017年的券商分类评级结果中,西南证券从A降至C,连降6级,成为降级幅度最大的券商,到了2019年也仅恢复至BB级。

投行业务再被点名

今年6月,西南证券恢复投行业务的消息传来,但外界仍然担忧其在缺席两年之后能否适应新的市场环境并回归主赛道。

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西南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7.1亿元,同比增长12.17%;实现净利润4.79亿元,同比增长51.86%。报告期内西南证券完成投行类业务整改验收工作,并加大科技投入建立了一套覆盖投行类业务的电子化底稿信息系统。上半年,其投行共完成企业债券发行主承销项目1个,承销金额5亿元;完成公司债券发行主承销项目4个,承销金额26.2亿元。

同时,该公司公布了一份70亿规模的再融资计划和30亿规模的次级债发行计划。西南证券表示,希望通过夯实资本,提升自身在行业中的综合竞争力,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为实现“打造一流投资银行”的战略目标提供有力的支撑。

9月27日,西南证券终于完成了三年来第一单重组项目。9月27日,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召开2019年第46次工作会议,对西南证券担任独立财务顾问的鼎龙股份(300054.SZ)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进行审核,最终无条件通过。据悉,该项目符合证监会并购重组项目小额快速审核条件,自今年6月下旬项目预案公告后仅用三个月的时间即过会。

西南证券方面对《投资时报》表示,该公司结合2018年发布的《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要求对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体系进行了重构和完善,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完善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组织体系,强化投行“三道防线”;二是完善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保障措施;三是完善投资银行类业务主要环节的内部控制。公司一方面继续夯实市场化并购方面的优势,另一方面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证券化、供给侧改革、跨境并购等方面积极布局。

该公司还透露,近期,其投行部门正在大力招兵买马,涉及的岗位在深圳、北京、重庆、杭州等地区。公司拥有一支经验丰富的投行团队,原并购业务核心团队的数十位成员仍然在职,预计未来一年内将有多单项目落地。

不过,西南证券近期又被点名批评。10月9日,上交所对新华医疗(600587.SH)收购成都英德连年业绩不达标的问题予以问责,对新华医疗及相关责任人、股东予以通报批评、监管关注等决定。而担任独立财务顾问的西南证券两名项目主办人也被予以监管关注。上交所指出,西南证券项目主办人未能为此次交易审慎估值、设计合理方案并出具准确、有效的意见。

资管业务频踩雷

近年来,西南证券资管业务踩雷的问题也频频登上风口浪尖。

9月6日,西南证券公告显示,公司作为“西南证券-双喜金债广农商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西南证券双喜金债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于2019年8月23日代表资管计划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方为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从诉讼请求来看,西南证券拟申请被告方就“16皖经02”未能根据约定履行回售义务承担违约责任,偿付债券本金及利息(21160万元)、违约金、逾期利息、律师费、诉讼费等。

此外,西南证券作为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管理人发起的诉讼还有4起,共涉及本金22.81亿元。其中西南证券鹏瑞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涉及“*ST保千”的实际控制人庄氏兄弟庄敏、庄明,起诉时间为2017年10月,两起诉讼涉诉金额分别为7.41亿元、3.99亿元,目前两案均处于执行阶段。“互利通8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和“鑫沅质押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则分别涉及“东方金钰”和“新光圆成”,涉诉金额分别为3亿元、8.41亿元。其中,互利通8号处于执行阶段,鑫沅质押1号则处于一审审理阶段。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西南证券实现资产管理业务手续费净收入2723.18万元,较去年同期的5771.58万元相比下降52.82%。截至6月30日,西南证券母公司存续资管计划116只,管理份额规模566亿元。其中,集合资管计划39只,管理规模112亿元;单一资管计划71只,管理规模399亿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6只,管理规模55亿元。上半年,公司资管新设立资产管理计划5只,新增管理规模26.4亿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