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问题与克里米亚战争

原标题:东方问题与克里米亚战争

1814年的欧洲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年,拿破仑在滑铁卢的惨败,标志着拿破仑称霸欧洲的时代已经过去,而新的秩序即将诞生,1815年英、俄、奥、普等战胜国在维也纳会议建立了欧洲大陆新的体系,即维也纳体系,维也纳体系使得俄国、普鲁士、奥地利建立神圣同盟,英国继续奉行大陆均衡政策,法国虽然战败但实力依然不弱,维也纳体系到克里米亚战争的几十年间欧洲大国之间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和平。

然而,平静背后却暗流涌动,东方问题搅动着整个欧洲,一场大战正在悄悄酝酿,东方问题的尖锐和国际化致使克里米亚战争一触即发。换句话说,克里米亚战争是东方问题的直接产物,也是东方问题的高潮。

东方问题的由来

东方问题,在19世纪用来专指当时奥斯曼帝国及其属地。最开始使用是在维罗纳会议上,之后成为外交上一个专有名词,被用来概括在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和它被假定即将瓦解中所造成的各种国际问题。

东方问题的开端,一般认为是从1774年《库楚克—凯纳吉条约》开始的,或是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希腊要求独立时东方问题才演变为国际问题,结束于1923年一战后协约国与土耳其签订《洛桑条约》时。整个19世纪,东方问题像幽灵一样时不时地浮出水面,搅动着整个欧洲。

地处欧亚非三大洲文明交汇地带的奥斯曼帝国崛起于14世纪的小亚细亚,在15世纪至19世纪的数百年间,是能够冲击挑战欧洲国家的唯一伊斯兰势力,在最鼎盛时期占有中东、北非、南欧及巴尔干大部分地区,使奥斯曼帝国拥有了多宗教、多民族和不同政治结构的领地,但这为其日后的纷争埋下了隐患,而且有些占领纯粹是军事上的占领,并没能把许多不同民族、信仰不同的族群融为一个政治实体,导致整个国家的碎片化。

18世纪后期,碎片化的奥斯曼帝国的控制力下降,对内缺乏足够有效控制力,对外无力抵御外敌对庞大领地的侵蚀。此时急于扩张的俄罗斯帝国,已瞄上了走下坡路的奥斯曼帝国,并逐渐成为奥斯曼最大的敌人。而奥斯曼不仅要面对近邻俄罗斯、奥地利的挑战,还要应对来自遥远的其他帝国如英国、法国海上的威胁。

从面上看,东方问题是因为俄罗斯的持续扩张和奥斯曼帝国的衰落所引起,但其实是欧洲列强对奥斯曼帝国都有觊觎之心,是各国担心利益不能均摊而引起。奥斯曼帝国领土面积庞大、人口众多、民族宗教十分复杂,即使英、法、俄、奥等国达成对奥斯曼帝国瓜分协定,也不能保证日后不会因为分赃不均、内部纷争而引发战争。

针对法国的均势

在一定意义上讲,维也纳会议就是各大国为防止法国重新崛起的会议。会上,俄罗斯、奥地利和普鲁士组成的神圣同盟最主要的是针对法国。1815年底英国、俄罗斯、普鲁士、奥地利签订的《四国同盟条约》也主要是防止法国再次对欧洲构成威胁。

事实上,欧洲协调体系主要在几个大国间,旨在通过大国之间的协调行动来处理国际事务,制定规则维护均势与和平,其余二等三等国家这个体系根本就瞧不上眼。就是欧洲协调起作用的几个国家之间也难以平等,法国因战败最初并不能以大国身份平等对话,1818年亚琛会议才加入其它四国的行列。欧洲协调取决于少数大国的态度,而英国对这个协调体系并怎么感冒,它想不用过多介入欧洲事务也能维持欧洲大陆的均势,这是近代以来英国一贯的风格。

英国保持欧洲大陆均势的欲望强烈,在1815年英国就担心俄罗斯过于强大而影响欧洲大陆的均势,忧虑神圣同盟之间相互勾结。然而,事实上均势是相对的,而变化是绝对的。如此说来,势力均衡只是一种理念,而非现实,英国则在变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实构建均势也只有少数几个强国可以参与,而各大国也总是想把自己的优势强加于人的均势。近代英国实行的是在欧洲大陆维持均势,防止欧陆出现一个独占的霸主,但英国却要保持海上的绝对霸主优势,绝不允许其他国家挑战自己的海上霸权。

拿破仑三世掌握了法国政权后,法国声称要改变1815年协定重绘欧洲版图,这一度引起了整个欧洲的警惕,当法国威胁到比利时的中立地位时,俄罗斯主动向英国提出可以派军队来提防法国。但是事后证明这只是一场虚惊,英法关系也未因此而恶化,沙皇期待的英俄同盟也就没了结果。而拿破仑三世随后挑起的圣地之争却在大国间引起了纷争,后来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纷争不断的圣地

大家知道,耶稣的墓地耶路撒冷和耶稣的出生地伯利恒的教堂,自十字军时代以来一直享有豁免权和特权。1535年,法王弗朗索瓦一世与奥斯曼帝国苏莱曼一世结为同盟共同反对神圣罗马帝国。作为回报,法国得到了圣地教堂的保护权。到了1757年,出于俄罗斯的压力,圣地保护权归还给了希腊人。

直到1850年,拿破仑三世派人去君士坦丁堡,要求土耳其明确地承认法国对大部分圣地教堂享有保护权。然而,土耳其还在犹豫,不想得罪谁。法国重申几百年来自己的特权,还以武力相威胁。苏丹无奈,于1852年12月发布敕令把圣地保护权又还给法国。这让俄罗斯十分不满,俄罗斯重申1774年的俄土《库楚克—开纳吉条约》中规定东正教教会有高于天主教会的豁免权和特权,而且还有一些模糊的条款俄土都有各自的理解解释。双方意见难以一致,矛盾越来越突显出来。

实际上,圣地问题是拿破仑三世的一个陷阱,他想把这个矛盾搞大,直至引起战争。因为从1815年以来的《四国同盟条约》和神圣同盟极大地限制了法国,他认为打破束缚的机会来了。他知道在东方问题上,俄罗斯和奥地利、英国它们之间都有矛盾,所以他不遗余力地挑拨俄奥和俄英关系,让事态向极端发展。

难以调和的矛盾

拿破仑三世并不怕与俄罗斯一战,俄罗斯与法国中间相隔普、奥两国,只要普、奥保持中立,全面战争不太可能。要是在巴尔干或黑海作战,法国拥有技术优势,战场和战争规模都很有限。而且无论怎样法国都是赢家,因为这样神圣同盟将散伙,《四国同盟条约》也将成为过去。

法国在埃及问题让步的表现令英国满意,而且在英国看来法国的军事力量特别是陆军是可以利用的。而俄国在近东扩张的势头让英国十分不安,如果沙俄占领土耳其两海峡,英国在地中海的势力将严重受损,所以英国绝不可以放弃两海峡。而支持法国有助于遏制俄国,因此英国决心支持法国。此时的俄国并不知局势有变并将面对巨大灾难,而还按以往与土战争的经验,如不能在谈判桌上得到,那就诉诸武力。

1853年2月,亲王缅希科夫以俄国全权代表的身份前往君士坦丁堡,要求土耳其政府承认俄皇对苏丹统治下的东正教臣民有特别保护权。而此时,巴尔干土耳其领地门的内哥罗发生革命,土耳其派兵镇压。而苏丹答应缅希科夫在圣地保护权上做出一切必要让步。可是,沙皇又向苏丹提出从门的内哥罗撤军的要求。这等于把巴尔干让给了沙皇,在英国驻土耳其大使怂恿下,苏丹没有答应这个苛求,而承诺一旦出现危机不仅英国将也土耳其站在一起,而且还有法国。

这样,在1853年5月,奥斯曼毫不犹豫拒绝了俄国的最后通牒,并允许英法联合舰队进入达达尼尔海峡。接着俄国与土耳其断交,并于1853年7月3日出兵,占领了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两个多瑙河公国。

1853年10月9日,土耳其在英国和法国的支持下,要求俄国归还这两个公国。1853年10月16日,俄罗斯开战土耳其,克里米亚战争爆发。英、法为保持并扩大在土耳其的势力,参加了土耳其方面对俄作战。这样,这场战争实际上是俄罗斯与同盟国英、法、土和撒丁王国争夺近东统治权的战争。至此,东方问题达到了高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