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恪明知危机重重,为何还要慷慨赴死?只因低估了峻小子

原标题:诸葛恪明知危机重重,为何还要慷慨赴死?只因低估了峻小子

建兴二年(公元253年)春,诸葛恪不听劝谏、独断专行,亲率大军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北伐战争。他的这一举措和种种表现,使得刚刚才树立起来的良好公众形象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尤其是东吴大军在合肥的新城经历了惨败之后,诸葛恪在东吴的形象瞬间落到了极点,并最终为自己带来了杀身灭族之祸。

据《三国志•诸葛恪传》载,东吴大军围攻了新城几个月都没有拿下这座城池,士兵们疲惫不堪,又因为天热军中爆发了严重的瘟疫,“泄下流肿,病者大半,死伤涂地。”各军营属将每天都把新增病患的数字,如实上报给了最高统帅诸葛恪,但是他却认为这是下属为了拒绝出战而使用的一种奸诈手段,于是就下了一道严苛的命令,再谎报疫情拒绝出战者杀,这一下“自是莫敢言”。

虽然没有人敢说话了,但是他这一武断的行为,让部下的将领以及士卒们都没有继续作战的心思了,军营中就出现了怨声载道、消极怠工的现象。所以,东吴二十万大军面对一个只有三千人驻守的城池,经历了一百多天的攻伐都没有拿下来。

诸葛恪在新城遭遇了困顿之后才感觉到了自己此次北伐的失策,也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忿形于色”。大将朱异对他的指挥有点意见,只不过说了几句愤懑的话,就被诸葛恪剥夺了兵权。都尉蔡林曾数次献计破城都不被采用,最后心灰意冷投奔了曹魏。魏将知道了东吴大军的内情之后,整顿兵马展开了攻势,诸葛恪不得已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东吴大军撤退时,军队中受伤和染病的士卒成群的流落在道路两旁,“或顿仆坑壑,或见略获,存亡忿痛,大小呼嗟。”凄惨的状况令人触目惊心,而诸葛恪的表现则是非常的冷漠,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面对新城之战的惨败,他不仅没有反察自省,而且还继续的独断专行,准备再次整顿兵马出战,结果“众庶失望,怨黩兴矣”。

早就对他的位置窥视已久的孙峻,就是在这个时候趁机杀了诸葛恪并且诛杀了诸葛氏的三族。这里面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史料当中对诸葛恪被斩杀前后的描述显得非常诡异,充满了玄幻色彩,这其中甚至出现过五次灵异现象。

据《三国志•诸葛恪传》载, 孙峻与皇帝孙亮合谋,置办宴席请诸葛恪喝酒,并准备在宴席上动手除掉他。诸葛恪在受到邀请的当天晚上,精力异常的充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第二天早起洗漱的时候,闻见水里和身上的衣服都有一股腥臭味,接连换了几套衣服都是这样,这让他很不高兴。

洗漱完毕准备进宫的时候,刚出屋门就被家里的狗咬住了衣服撕拽着不让走,诸葛恪觉得有蹊跷所以就又返回了屋里,停了一会儿再度出门,结果又被家里的狗咬住了衣服。诸葛恪疑惑半天百思不解,最后索性命下人把狗给撵开,坐上车就出发了。

诸葛恪在进宫的路上,不经意地又回想起之前发生过的几件事情。第一件是他准备北伐期间,有一个人穿着孝服进入了他办公的地点,诸葛恪命人询问原因,这个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糊里糊涂的就穿着孝服进来了。而当时门外守备的士卒,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第二件是他出征期间,中军营帐的顶梁柱无缘无故地从中间断裂了;第三件是他从新城兵败撤军的时候,先是有白色气团笼罩着他的战船,后来他上岸坐上车的时候,这股白色的气团又笼罩着他的车子。

诸葛恪把这五件诡异的事情联系起来,感觉此次进宫不是一个好兆头,所以就非常戒备,进宫赴宴的时候不仅剑不离身,而且还谎称身体不适,只能喝自己带的药酒。但即使这样也没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在酒宴中间被孙峻预先埋伏好的士兵给斩杀了。

在诸葛恪被斩杀的时候,还有一个更为令人不可思议的记载。据注引《搜神记》载,诸葛恪在宫里被斩杀之后,他的妻子在家里忽然闻到侍女身上有一股很浓的血腥味,于是就问这个侍女怎么回事儿。这个侍女目光呆呆的盯着前面,过了一会儿忽然腾空而起,头碰到了屋子的顶梁并悬在了半空,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诸葛公乃为孙峻所杀!”这个时候家里的人就都知道诸葛恪已经遇害了。

当然这所有的诡异、玄幻的记载并不可信,我们只当是一个乐子看看就行了。不过,在史料的另外一段记载中,我们就能看出诸葛恪被杀害的玄机所在了。据注引《吴历》中载,孙峻在宫里埋下伏兵准备斩杀诸葛恪的时候,张约、朱恩两位大臣觉得事关重大,于是就秘密地告诉了诸葛恪并劝他不要进宫。而诸葛恪在进宫的路上碰见了辅臣滕胤并把这件事告诉了他,滕胤也劝他不要进宫赶快回去。但是诸葛恪却没有听,并且说:“峻小子何能为邪!”通过这段记载我们就能看出来,诸葛恪之所以被孙峻在宫里斩杀,跟他刚愎自用、目中无人的性格缺陷也有很大的关系。

参考书籍:《三国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