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瘦身”小贷公司求发展

原标题:行业“瘦身”小贷公司求发展

本报记者 张炜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近日表示,引导具备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发展。银保监会、央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小贷行业数据持续下滑

按照监管部门的认定,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小贷公司作为地方金融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服务“三农”、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方面,弥补了金融服务的不足,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

不过,小贷公司的发展状况同样受到关注。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小贷行业监管趋严,外部市场竞争加剧,小贷公司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小贷公司数量持续减少,不少公司遭遇业绩下降、不良率上升等困境。据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2018年三季度末、2018年年末、2019年一季度末及二季度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分别为8332家、8133家、7967家、7797家。有业内人士称,全国各地小贷公司注册家数曾超过1.2万家,现已减少三分之一以上。小贷公司数量近年来持续回落,最近一年仍减少较多。

另外,小贷公司贷款余额也出现萎缩,2018年三季度末为9721亿元,2019年二季度末降至9241亿元,其中今年上半年减少304亿元。

小贷公司在新三板摘牌数量多。佳和小贷、三花小贷、中兴农贷、通源小贷等10多家小贷公司近年选择终止新三板挂牌。阳光小贷今年上半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487.22万元,但在10月11日公告称,其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办理股票在新三板的终止挂牌事宜。

社会资本对小贷公司的投资热情趋于理性。A股上市公司曾热衷投资小贷公司,但近年来多家公司选择退出。例如,金一文化今年8月公告称拟以不低于6.42亿元转让其所持卡尼小贷公司股权。数据显示,卡尼小贷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3亿元,同比增长28.38%;净利润1813.49万元,同比减少61.86%;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1.86亿元。

部分小贷公司业绩下滑

部分小贷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乐观。今年一季度,33家挂牌新三板的小贷公司中,有13家净利润出现下滑。

沪市上市公司江南高纤2015年亏损的原因之一是参股公司(包括两家小贷公司)损失增加。该公司投资的永大小贷、永隆小贷2015年发生重大亏损。江南高纤2018年报显示,永大小贷净资产为-57140.92万元,亏损3855.86万元;永隆小贷净利润3617.17万元。江南高纤2019年半年报称,压缩永大小贷、永隆小贷的存量贷款,加快收回投资。

小贷公司的业务主要面向中小微企业,在经济下滑风险较大的背景下,资产质量问题受到关注。小贷公司普遍资本弱,受到不良贷款冲击的抗风险能力差。这也是导致部分小贷公司业绩大幅波动的主因之一。在新三板挂牌的正新农贷是扬州市“十佳明星小贷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795.65万元,同比下降17.59%。今年上半年,正新农贷贷款规模和营业收入同比增加,但是不良贷款余额达1323.50万元,较2018年6月末的322.77万元增长310.04%,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较2018年6月末增长417.17万元。

鑫庄农贷也是一家在新三板挂牌的小贷公司。鑫庄农贷上半年营业收入虽只是微降0.11%,但业绩由上年同期盈利427.64万元变为亏损251.47万元。该公司称,业绩下滑是受贷款资产质量下降而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增加所致。不良贷款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因外部经济环境持续下行影响,贷款风险呈上升趋势。半年报显示,鑫庄农贷不良贷款率由上年同期的21.01%升至26.24%。

再看日升昌,是新三板挂牌的一家浙江新昌的小贷公司。该公司上半年亏损60.09万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增加35.61万元,主要原因是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较去年同期增加51.74万元。该公司上半年末不良贷款率58.61%,较去年同期的51.14%有所上升。

亟待加强法规政策支持

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会长向为国去年在公开论坛上表示,须弄清小贷公司与非法放贷组织的界限,加强立法,使小贷公司更好地为普惠金融服务。小贷公司是新型金融组织,在税收、政策、融资渠道、诉讼环境以及市场环境等方面遇到瓶颈性的问题,影响和制约着小贷公司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希望国家相关部门继续高度重视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法规政策保障问题,莫让小贷公司被法律政策遗忘在角落。”

经历快速生长与优胜劣汰后,小贷公司逐渐走向规范发展。今年7月,江苏省金融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工作的通知》,以进一步规范小额贷款公司经营行为,防范行业风险,落实属地监管责任。通知要求,将强化风险排查处置,重点检查排查外部融资、实际利率、贷款管理、不良资产清收、涉案涉诉等8方面的内容。同时,实行分类处置措施,分为整改类和退出类。

业内人士称,央行及原银监会出台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超过10年时间,当前亟待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这将有助于健全监管体系,规范行业发展,防控风险,以及提升小贷公司应有的地位,促进小贷行业健康稳定发展。

兆丰小贷2019年半年报称,小贷公司可以从事贷款业务,但又不属于金融机构,仅作为一般工商企业对待,交由地方政府监管。定位的不明确,导致小额贷款公司无法享受金融机构的财政补贴、税收优惠、同业拆借利率优惠等政策。2016年5月全国股转公司发布金融类企业挂牌事项通知,对小贷公司挂牌和融资进行了限制。

据悉,今年1月18日央行召开的2019年金融法治工作会议提出,加快推动《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等相关重点立法。中国银保监会4月底公布的2019年规章立法工作计划中,其中包括制定《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另有消息称,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将着手草拟“小贷公司行业规范发展指引”。

有机构建议,监管部门可适度扩大小贷公司的资金来源。另外,在税收政策上向小贷公司倾斜,优化小贷公司生存环境。给予小贷公司的涉农、涉微贷款收入更大税收优惠和政策补助,鼓励小贷公司在“三农”和小微贷款领域与其他金融机构展开错位竞争。

部分公司正在寻求数字化转型发展。阳光小贷称,信贷规模总量对小贷行业产生影响,小贷公司外部融资渠道较为固定,信贷规模的缩减将会影响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资额度,从而影响公司开展业务的可放贷金额,进一步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宏观货币政策的调控,将影响市场资金供给量,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产生不确定风险,如货币政策放宽,市场资金供给量增大,将对小额贷款公司产生不利影响;如货币政策收紧,市场资金供给量缩减,市场利率的提升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确定产生积极影响。对此,公司将在政策允许的前提下启动定向增发,增加经营资金规模,通过互联网拓展小额贷款业务,扩大服务覆盖面和覆盖深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