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年度争议电影上映!男人打1分,女人打10分,女主角遭遇诅咒

原标题:韩国年度争议电影上映!男人打1分,女人打10分,女主角遭遇诅咒

头号电影院懂小姐(topcinema原创,严禁转载)

因为一部极具争议新片的上映,韩国电影最离谱+网络暴力的一天出现了。

2019年10月23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三工作日,才经历了崔雪莉自杀事件的韩国娱乐圈,尚未平静,就又一次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由著名韩国男星孔侑和女星郑有美主演、根据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在这一天于韩国正式上映。

该片在上映前一天的预售率达到了42.5%,超越《小丑》和《沉睡魔咒2》夺得第一。

此前,两位男女主角曾经合作过两部非常经典的电影:一部是揭露伪善之恶的《熔炉》,一部是现象级的电影《釜山行》。

(《熔炉》中的郑有美)

(《釜山行》中的孔侑)

然而,这部从书开始就充满争议的作品,带来了韩国电影最离谱的奇观——

该片在上映首日,在韩国电影评论网站的评分呈现出最匪夷所思的两个极端,几乎所有的女观众都打10分,而与之相反的是,无数男观众,为这部电影打出最低分:1分。

10分和1分的大量同时出现,已经超越了电影本身的范畴。

为什么?

2016年出版《82年生的金智英》是一部探讨韩国女性在社会中处境与地位的内容,仅仅在韩国国内就销售超过100万册,更是风靡到世界各地。

作品所引发的韩国男尊女卑社会中,女性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在韩国成为畅销书的同时也引发了极大争议,甚至被视为是一部“女权主义作品”,招致了大多数韩国男性的极度反感和抵制。

此前,因为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将改编为电影的消息,已经让电影女主角郑有美、男主角孔侑两位高人气明星身陷舆论漩涡,开拍与上映都牵动着韩国网友的神经,一方面有支持,但更多是谩骂。

说到底,这是一次,是韩国国内“维护女性权益群体”与“仇女权群体”之间的撕扯。而这样的撕扯,严重波及到了这部电影。

首先是电影演员受到波及和诅咒。

作为韩国经典银幕情侣,本片的主演孔侑和郑有美,是继《熔炉》和《釜山行》后第三次合作。

然而,这种话题性的组合非但没有复刻《熔炉》压倒性的好评和《釜山行》发酵式的人气,反而让他们双双遭到攻击,甚至有人用“郑有美的最后作品”进行恶毒诅咒,攻击她是“82吨的郑有美(金智英)”。

但就是在这样的舆论之下,男主角孔侑和女主角郑有美依然坚持出演。孔侑说,“自己看过剧本后,就给妈妈打电话道谢”,“出演时,没有理由犹豫”。

同时,电影在韩国上映后的评分更是呈现出离谱的两极分化。

上映首日,韩国网友的评论出现南辕北辙的分歧,1分差评和10分好评几乎势均力敌。稍加留意可以一个更值得玩味的现象,基本都是男人打差评,其中很多人并没看过这部电影。

就是这样的1分刷屏,依然有人不满足,有人留言说:“我想给它一个0分,但没有0分。(系统最低只能打1分)”

同时,也有人出满分, 并赞美说:“这是一部世界上许多‘金智英’都可以产生共鸣的电影,需要考虑很多事。”

在韩网的满意度调查里,这部电影最受20多岁女性的欢迎,而给出低分评价的几乎全是男性网民。

而在更早之前,就有部分韩国男性网民直接“上书”青瓦台,意图阻止该电影上映。

更令人窒息的是,这并不是韩国网友的全部反应,对“金智英”的“讨伐”从她的名字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那一刻就接踵而至。

2016年,《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韩国出版,迅速引起了社会各阶层的关注。有韩国政党领袖公开呼吁,每一位上层决策者都应该阅读这本书,被称为大神的国民MC刘在石和当红偶像金南俊(防弹少年团团长)向大家积极推荐。

向公众分享图书的男性是有文化素养的人,但凡提过“金智英”的女星却纷纷被恶意围攻。

有“韩国第一美颜”之称的女团Red Velvet的队长裴珠泫(Irene)曾在自己的粉丝签售会上分享过这本书,立时就遭到部分极端男粉的警告。

他们用不堪入目的评论、被剪碎和焚毁的照片来表达心中的愤怒。有人还称,“后悔有想过跟你结婚”。

另一位公开提过这本书的女星崔秀英(少女时代成员)也没有逃过网友的攻击。

她曾经做过一档综艺节目《90年生崔秀英》,在向小说致敬的同时,表达了自己内心对小说主人公遭遇的真实感受,因而遭到部分男粉丝“女权主义”的警告。

因为使用了写有“GIRLS CAN DO ANYTHING”(女孩能做任何事)的手机壳,女团Apink成员孙娜恩也遭到攻击。尽管事后所属经纪公司表示,该手机壳是法国品牌,但她仍被部分韩国网友认定是“女权主义者”,进行指责。

越来越多韩国人关注起《82年生的金智英》,让它成为2017年韩国年度书籍之一,作者赵南柱也凭本书获得了“今日作家奖”。

这本饱受争议的图书,影响力已经不仅局限于韩国本土,甚至席卷了整个东亚。在日本成为“最受欢迎亚洲图书”,多次卖到脱销;引入中国后,也引发读者的强烈共鸣。

“(这本书)根本不是一部小说,是我的人生报告书。”

就好像硬币的两面,一面是不绝于耳的交口称赞,另一面是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

这个“金智英”到底是谁?为何可以挑起如此激烈的对峙?

其实,金智英(郑有美 饰演)只是一个1982年生的普通人。

出生在一个既不贫穷也不富裕的公务员家庭;以既不糟糕也不出众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找到了一份养得起自己的平凡琐碎的工作;还如愿嫁给了心仪的学长,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比起很多人来说,这样平淡普通的人生已经足够“美好”。

直到35岁的她被诊断患上了抑郁症,才发现一切只不过是一场阳光下的“幻觉”。

作为家中的二女,金智英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这个家里虽然没有“樊胜美式”的悲惨遭遇,但刻在骨子里的“重男轻女”依然使得她和姐姐无法像弟弟一样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用品。

上学后,金智英常常被调皮的同桌欺负,在老师看来,“男孩子喜欢你才会欺负你”,遇到色胆包天的男生,反而被认为友善的微笑是传达有好感的信号。

即使是前来“解救”自己的父亲,也告诫智英不能随便对男孩子好,那是在给他们机会。“女孩子穿着不能暴露,行为要检点,学会自己躲开危险。”

出现问题不考虑加害者的过错,反而从受害者角度找责任。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独立后的智英非但没有拥抱自由,反而被放进了更庞大复杂的牢笼:女性的职场危机。

找工作屡屡碰壁只是因为简历上的性别写的“女”。

应聘面试现场,被直截了当发问,应酬时碰到肢体接触怎么办。

而之后,正是这些当时发问的人,在充斥着烟酒和荤段子的酒桌上不断向她劝酒。

“幸好”她遇到了会“帮忙分担家务”的好丈夫(孔侑 饰),于是在周围人的劝说下,“到了一定年龄”的智英,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加入了生儿育女的大军。

然而,有了孩子后,智英还要背负着“妈虫”的标签。

妈虫,妈+虫,被韩国人用来讽刺那些靠老公养活,全职在家带娃的妈妈。本来是用来指责那些管教无方的妈妈,却被滥用到大多数母亲身上。

暴力语言的攻击,毫无底线,很难不让人想起刚刚去世不久的韩国女星崔雪莉。她也跟智英一样患上抑郁症,曾经勇敢地挣扎过,抗争过。

到这里,我们也就知道了韩网争议性评论的起因:她们都认为自己是“金智英”,而他们有意无意地看不见这些“金智英们”。

直到小说末尾,金智英都没有“确切”地好起来。不难猜想这是作者埋下的隐喻,她还要病一段时间。但在书的最后,作者许下了一个美好的愿望:

“由衷地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子,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

作品里的故事,依然继续不停地投射到现实。

在众多的网络评论中,不难发现有男性网友对这部作品的不满和偏见,甚至有男网友留言说:找女朋友首先问一句,看没看过《82年生的金智英》,说看过的全部不行。

一本书,一部电影,也许无法立刻改变什么,但它们影响到的读者和观众,终将一点一点打破陈规,乃至改变世界。

《82年生的金智英》掀起的风暴,仍在继续。

第一时间推荐解读好电影、好剧、好演员,人生就像一场电影,欢迎点击关注“头号电影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