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英:我一次次庆幸,选择了赋权型性教育

原标题:李秀英:我一次次庆幸,选择了赋权型性教育

我庆幸,选择了赋权型性教育

李秀英

赋权型性教育高级讲师

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两年前我刚学习赋权型性教育的时候,时常有三观被颠覆的感觉,我不得不做扩胸运动让自己开阔心胸,好多装得下方老师的先进理念。

如今,我已经成为一名赋权型性教育高级讲师,活跃在性教育的第一线。

学习方老师的性教育讲师班,最大的感受是自己的价值观改变了,感受到了多元与开阔的理念,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所以一直认为,赋权型性教育是有灵魂的性教育。

在学习了方老师的性教育讲师班以后,有了信心和底气来开展性教育的方面的课程,包含性教育家长课程、孩子课程,孩子课程又包含了小班、中班和青春班,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千奇百怪的家长和孩子的问题,这个时候,方老师的各种书籍就是我最好的工具,其中对我帮助最大的书籍就是《家庭性教育16讲》。

我一直认为,方老师最大的魅力来自于性教育理念上的先进与超越,这一点在这本书中依旧体现得淋漓尽致。性教育是家庭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如果家庭教育理念错了,那家庭性教育理念就不可能对;反过来讲,如果性教育理念对了,那么家庭教育也就差不了。我几乎在我能够传达性教育理念的每一堂家长课上给家长传达这个观念,告诉家长“如果你不给孩子做性教育,你的家庭教育做得再好,那么都是有所缺失的,如果你把性教育都给做好了,那么你的家庭教育怎么都差不了”,这在家长学习性教育的路上,给了家庭很多的信心。

上图:本文作者在给家长授课。

方老师敢于说真话说实话的风格是多少教育专家都无法达到的高峰,在本书第一讲中,方老师就写了一个家长提出的特别刻薄的问题——问:给予人权视角,我们认为赋权之后青少年是可以对自己负责的,但是对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他们说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真的能负责吗?这是我在家长实践课程中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

书籍中,方老师对此做出了比较全面的答复。当我们讲承担责任的时候,是鼓励孩子对于行为和后果进行思考,但关键的含义是:如果无法承担责任,就不要选择这个不能承担后果的行为,鼓励孩子做出对自己和他人负责任的选择,但是不是让孩子独自承担各种行为的后果,包括伤害。

前面那个提问里面包含了家长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孩子现在说可以负责任,但是将来长大了后悔怎么办?方老师很直接的说,我们成年人就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吗?当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有可能后悔,比如,我们成人常常也会后悔,当初我要是不认识他就好了,我不和他谈恋爱就好了,不结婚就好了......等等,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教育是没有办法替别人做决定的,你想替孩子做决定,就是认为这是好的,但是实践证明对孩子不一定是真的好,有的还可能带来伤害,所以这一层意思来讲,我们最终都是必须鼓励孩子自己成长的。

方老师说,性教育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没有任何教育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无论是对于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都是一样,我们只是努力的让每个人学习什么是负责任,怎么样才有能力负责任,如何对自己和他人负责,谨慎的做出选择。获得能力的过程恰恰就是我们教育的目标。成年人无论多大年龄,都有可能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是否能够负责与年龄没有关系,只与能力有关系,与有没有受教育和增能有关系。

方老师的阐述简单直接的说出了教育的真相,说出了家长隐含的不愿意放手的真相——那就是“我才是对的”的这种错误观念,抱着这种观念,怎么能给放手给孩子做赋权呢?抱着这种错误观念,把不赋权的责任推脱给了孩子的能力,是因为孩子的能力不够,所以我才不敢赋权,这个面上,还穿上爱的外衣。现实中,这样的父母比比皆是,这是整个教育的问题,而不仅仅是性教育的问题,但是借由性教育,我们把家长的整个理念都颠覆了,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举。这也是我认为赋权型性教育的灵魂所在,所以在我不断传播赋权型性教育的过程中,乐此不疲的原因。

记得两个前,学习赋权型性教育课程后回到家,我带着当时只有3岁的女儿看动画片的时候,我开始思考,动画片中哪些地方有着明显的性别构建?哪些地方是性别的刻板印象?哪些地方很好的倡导了性别平等的理念?在陪伴女儿看绘本的时候,我同样带着思考,在陪伴女儿的过程中,这样的思考让我讲赋权型性教育的理念进行了很好的实践和传播。我时常会在幼儿园给家长讲课,所以我有很多机会可以把这样的理念传达给幼儿园的家长,带着他一起来反思,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吃饭、穿衣、分享、礼貌......等等,是如何违背了性教育的理念?是如何让孩子陷入了性侵害的温床?每一次,这样的分享都能赢得掌声阵阵,我很庆幸,我一直走在传播正确理念的路上。

《家庭性教育16讲》的第四讲中,专门分享了“我从哪里来”这个主题,这个是给任何一个年龄段的孩子做性教育的过程中,都必然会涉及到的内容,方老师在书中提出,对这个问题,我们要实话实说,这个回答可不是一个单纯的生理问题,而是爱、性别平等、责任、权利、尊严的教育。我简直是认同到不能再认同了。

一周前,我给两所名校的孩子讲授性教育课程,分别是三年级和五年级,在提到我从哪里来这个话题的时候,仍旧是千奇百怪的答案。但是每一次,毫无例外的是,都会有孩子写字条或者直接问我:“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要说我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呢?”,字条上常常是画着大大的哭脸,或者问我的时候,一脸的沮丧。

我常常会鼓励孩子,回家告诉你的爸爸妈妈,你学到的正确的知识是什么?并且告诉孩子,家长常常是因为羞涩,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讲,所以才有了这个善意的谎言,除了告诉父母正确的知识,你还可以确切的知道,父母只是不善于表达对你的爱,所以,我们可以尝试着主动去表达我们的爱。我知道这其实很难,因为这也是属于直下而上的推动,这就像赋权型性教育一样,咱们不是一样占据了中国性教育的半边天吗?抓住任何一个机会,不论是给孩子,还是给家长,咱们都去传播正确的理念,这样,正确的不就越来越多了吗?也是借由这样的信念,传播赋权型性教育的路上,也就更加显得意义非凡起来。

因为工作的原因,在我的性教育实践中,青春期孩子的家长较多,我常常会被问到关于青春期恋爱的问题,为此,对这个部分的关心自然也就比较多,所以在这本书中的第12讲——孩子进入青春期,谈恋爱怎么办?自然就成了我很关心的内容。特别支持方老师的观点:“性教育不应该简单的反对或支持孩子谈恋爱,而是应该让他们学习如何更好的处理情感的问题”。

让孩子学会负责任,处理情感问题上如何给孩子增能,学习如何应对不同的可能,如何恋爱学习两不误,四个问题,都是家长关心而且必须要学习的内容,我把关于恋爱的话题专门开发成了一个单独的家长讲座,为家长提供恋爱教育的思路,得到了家长的一致好评。在这堂课上,家长常常有尖锐的问题,比如:孩子谈恋爱了怎么办?孩子发生性关系了怎么办?孩子看色情品了怎么办?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特别考验老师对增能赋权理念的理念,我常常的做法是直接询问家长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往往最后会回到“怕影响学习,怕怀孕,怕得性病艾滋病,怕影响自己或对方声誉,怕自己女儿不是处女了没有人要(这个偏少,也不好在公众场合提出)。这个时候,我会借荷兰青少年取得的成果来告诉家长,性教育做得越好,孩子越是会慎重的选择——荷兰青少年首次性行为年龄为17.7岁,他们从恋爱到发生性关系,平均走过三年,而且他们的意外怀孕、流产、堕胎、感染性别艾滋病的数字都只是美国同类数据的10%左右。是因为荷兰的孩子从小就接受系统的性教育,从小就被教育“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才取得了这样的成果。所以我们要去培养孩子负责任的能力,而不是去说教孩子,不能谈恋爱。

具体怎么做呢?我会给到家长们一个思路:如何通过讨论,把好的坏的,正面的负面的,可能具有的伤害,当然也包括可能会有的愉悦都呈现给孩子,然后让孩子自己思考,自己判断,自己决定。并且在每一次的最后,我都会告诉家长“一个懂得在性上对自己和他人负责的孩子,在其他方面也错不了”,以此鼓励家长去践行赋权型性教育的理念。每一次,都会得到家长极高的认同。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又一次感叹赋权型性教育的理念的高瞻远瞩,又一次感叹方老师的智慧,也又一次感叹自己正确的选择。由衷的希望赋权型性教育能够让更多的家庭和孩子受益,希望赋权型性教育的理念能够遍布全国乃至全世界,我将为此奋斗终身。

本文打赏,将归原作者李秀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