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当!93岁老人“消声大海”30年,竟是背负着这样一个国家秘密!

原标题:担当!93岁老人“消声大海”30年,竟是背负着这样一个国家秘密!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当众人欢呼雀跃,

方敏用手指着报纸,

看向对面的高远,

高远微微点头,

两人在汹涌的人潮中遥遥相望,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

这一片段引爆了无数观众的泪点……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的高远,

是一位“消失三年”,

为祖国无私奉献的原子弹科研人员,

他的故事触动了万千观众的心扉。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众多,

为国奉献终生、默默奉献的

“无名英雄”——黄旭华,

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一生,

都奉献给了中国的核潜艇技术。

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

他毅然担起机密重任,

投身核潜艇事业。

30年未归家门

他的父亲直到去世,

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工作。

他带领团队,

研制出了中国第一艘核潜艇,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

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什么能对付敌人,就学什么!

黄旭华于1926年,

出生在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的一个

乡医之家。

他小学毕业时,

恰逢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面对日军的狂乱轰炸,

他深切地体悟到:

“弱国就要受人家的欺凌,

受人家的宰割!”

他遂决定放弃从医之路,

“以科学救国”

21岁时,

他被上海交通大学船舶系成功录取。

青年黄旭华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1954年,

美国第一艘核潜艇完工服役;

1957年,

苏联第一艘核潜艇下水。

一艘兼具隐蔽性、

超强续航力的核潜艇,

是保家卫国的尖端武器,

是提高国防威慑力尖端工程。

迫于当时复杂的国际形势,

中国把研制核潜艇提上了日程。

为了早日掌握核潜艇的研制技术,

1959年国庆,赫鲁晓夫访华时,

我国政府提出,

希望苏联提供核潜艇的技术支持。

但他傲慢地拒绝了这一要求,

并说中国研制核潜艇,

简直是异想天开”!

当时毛主席一声令下: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1957年,

我国核潜艇研制工作正式启动。

世界上的高新尖端技术,

被列为国家最高级别的机密。

刚刚参加工作的黄旭华,

就被再三嘱咐:

“不许泄漏自己的工作单位,

隐姓埋名、默默无闻,

进了这个领域就要干一辈子,

就算犯了错,

也要在里面打扫卫生,

不能出去。

但他满口答应,没有犹豫

青年时期的黄旭华

“骑驴找马”,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当时,国内没有任何人见过核潜艇,

没有任何可靠的参考资料

也没有精密的计算仪器

怎么办?

黄旭华提出:“骑驴找马!

没有资料?

那就从国外带回的,

保密控制极其严格的

报刊资料中寻找蛛丝马迹;

数以万计的数据需要处理,

却没有计算机?

那就用算盘一个个敲出来

研制核潜艇时所用算盘

黄旭华告诉核潜艇科研人员,

必须随身带上“三面镜子”:

扩大视野的“放大镜”、

放大信息的“显微镜”、

鉴别真假的“照妖镜”。

黄旭华(右一)在观测某新型核潜艇

黄旭华和他的团队就用

最“土”的办法,

来解决最尖端的技术问题。

为确保潜艇的安全,

他要求所有进艇的东西都要过秤,

重量值必须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几年的建造过程,日日如此。

功夫不负有心人。

凭借“斤斤计较”的科研精神,

1970年,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顺利下水!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长征一号”

从1958年组建团队,

到1970年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试航,

短短不到13年的时间,

对于经验全无的中国来说,

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

下水只代表核潜艇具备了初步战斗力,

核潜艇的下潜深度

决定了其核心战斗力的发挥程度。

要下潜到大海深处,

艇体任何一块钢板不合格、

一个阀门封闭不足,

都可能导致艇毁人亡

但,这是必须通过的严峻考验。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

此次下潜任务艰巨、风险极大,

紧张、躁动不安的氛围,

充满了整个潜艇。

有的工作人员已经写好了遗书。

作为当时的总设计师,

64岁的黄旭华没有一丝犹豫,

他毅然决定,带队下潜。

顿时,大家的情绪也跟着安定了下来。

1988年春天,

极限深度下潜试验在南海悄悄进行。

“170人的生命落在我的肩膀上,

我是总师,艇的安全不说,

170多人的生命我要负全责。”

这是黄旭华,

作为一个总设计师的

自信、承诺和当!

黄旭华在葫芦岛试验基地

黄旭华和他的团队,

每一步都严格按照流程操作。

当接近极限深度时,

将潜艇先是五米、两米,

一米一米地往下潜。

试潜成功!

当潜艇到达极限深度后,

按计划往上浮到安全区域时,

全船都骚动起来,

大家欢呼着、跳跃着……

而这次深潜试验,

黄旭华的眼底、耳朵和牙龈

都因承受压力过大,

而渗出了血……

1988年深潜试验成功后的黄旭华

黄旭华(后排左一)及其团队合影

不会写诗的黄旭华,

当时拿起笔写下了16个字:

花甲痴翁,志探龙宫,

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他和团队,

用行动刻写了中国的核潜艇精神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大力协同

“忠”还是“孝”?

自1958年,

黄旭华和家人这一别,

就是30年

在这30年时间,父母多次问他:

“你在北京哪一个单位?

你在北京做什么工作啊?”

他始终没有答复。

渐渐地,

他和父母的关系也疏远了。

他的父亲直到去世,

也未能再见他一面。

他一度被兄弟姐妹误解为不管家、

忘记父母养育之恩的“不孝”儿子……

黄旭华和母亲合影

直到1987年,母亲收到一篇名为

《赫赫而无名的人生》的报告文学,

介绍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

人生经历。

母亲反复地阅读文章,

泪流满面地对他的兄弟姐妹们说:

“三哥(黄旭华)的事,

你们要理解、要谅解”。

听到母亲的对自己的理解支持,

黄旭华也流泪道:

“知儿莫若母啊!

关于“忠孝不能两全”的说法,

黄旭华郑重地答道:

“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对于妻子和孩子,他充满了感激与亏欠。

妻子将他称作“客家人”,

每次他从单位回家小住,

孩子们只说:“爸爸又回家出差了?

正是因为妻子在其身后照顾好家,

黄旭华才能专心致志于核潜艇事业。

当着其他人时,

他总是满含泪水地说:

“我欠了她一辈子,

感谢她一辈子无怨无悔的付出。

黄旭华及其妻儿

“在惊涛骇浪的孤岛,

他埋下头,

甘心做沉默的砥柱;

在一穷二白的年代,

他挺起胸,

成为国家最大的财富。

他的人生,正如深海中的潜艇,

无声,但有无穷的力量。

“在惊涛骇浪的孤岛,

他埋下头,

甘心做沉默的砥柱;

在一穷二白的年代,

他挺起胸,

成为国家最大的财富。

他的人生,正如深海中的潜艇,

无声,但有无穷的力量。

正是有像黄旭华这样一大批

“赫赫无名”的奉献者,

为祖国保驾护航,

为人民负重前行,

才让中国拥有了

高精尖的国防武器;

才让现如今的中国,

比以往任何时候,

都更接近于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

今年9月17日,

黄旭华被授予“共和国勋章”。

在颁奖现场,他说: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

这份光荣属于核潜艇战线的每一员。

黄旭华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核潜艇。

93岁的他,

仍经常出现在办公室,

为年轻一代的科研工作者,

答疑解惑、场外指导。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我们核潜艇战线广大员工,

他们呕心沥血、淡泊名利、隐姓埋名,

他们奉献了一生宝贵的年华,

奉献了终生。

如果你们要问他们,

这一生有何感想?

他们会自豪地说:

这一生没有虚度!

再问他们,

你们对此生有何评述?

那他们会说:

自己是中华民族的儿女,

此生属于祖国,

此生属于事业,

此生属于核潜艇,

此生无怨无悔!

来源:光明网(靳铃涵、乐通) 部分资料来源:央视新闻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