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还长,尚需倔强

原标题:余生还长,尚需倔强

文/王志刚(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不知何时,每个时日、每个月份,似乎都酿就了一种兵荒马乱的节奏感。

七月、八月,因为繁忙,总觉得是时间一直匆匆,但又忽左忽右。

九月,埋伏了一场悲伤之后,最后交付的一塌糊涂。

十月,突然就想起了那个词——十月围城。貌似没有任何关联,但是却又从字表真切的显现了出来。

所有关于时光的匆忙,所有关于岁月的疏离,似乎都被耗在了这段简短的疏离里。甚至,我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看这段匆忙背影背后的落寞。

有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等待和拖延,以为只要一段时光之后,那些所谓的忧伤和孤愁,就会一点点消弭。可是,就如同等在门口的黄狗一样,它们一直就在那里,除非用一段时光中的肉香,加以驱离。

曾经我以为我很狠心,最后才知道那不叫狠心,叫不敢面对。

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被时光一点点地抽走,直至最后剩下赤裸裸的伤痛。时光不是最大的敌人,最大的敌人是不愿抽离的迷失。沉浸在某一段旧日中,或忧伤,或快乐,或腼腆,或豪放。

我不确定这次是否是最大的一次击打,只是于此时此刻来说,仿若一瞬间跌入了一场烈火,灼烧、疼痛、撕裂、挣脱···也许,当年的诸多猝不及防,也是以此种模样、此般慌乱、此时着落一点点吞噬着那时的我。

所谓只道当时已惘然,也无非如此吧。

如果时光是一道闸,是否会分离出门内与门外,是否会拆解成局内与局外,是否会裂变成远方与眼前。只是,我还是那个“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人,看不到彼处的晴朗、望不见那山的俊俏、目不及他时的静谧。

我一直竭力安慰着自己四处乱撞的心,试图寻觅一处着落,可以荒芜、可以疯长、甚至可以颓丧。可是,我又总是期望走到一处繁华处,看一看车水马龙、望一望霓虹闪烁,挤一挤人潮人涌。

我想,我所有的寂寥与苍茫,都源于此。

一时希冀安静,一时企图狂欢。

然而,余生还长,尚需倔强!

我要一点点捡拾起当年的倨傲,一点点回到初始的地方。一直未曾察觉,原来早已忘记了为何出发。

路,一直在慢慢延伸;

脚步,一直在点滴累积;

你我,从相遇到疏离。

这就是时间一点点流逝时的痕迹,不勉强、不妥协、不匆忙、不慌张。

这一场疏离,注定会耗尽我当初所有的生气。只是,明日的阳光依旧照耀,就如同明日的夜晚依旧有点点星光。我们无法阻隔岁月的点点苍茫,唯有刻意的记下某个痕迹,然后只供一些失眠的夜晚,用来辗转。

我从来都不是时光的巨人,所以一直在仰望星空。

去年今时:

我给时间打了一个结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