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嗜酒、专横,“最混蛋”企业家把公司做亏之后,套现12亿走人!

原标题:吸毒、嗜酒、专横,“最混蛋”企业家把公司做亏之后,套现12亿走人!

作者 | 王科

来源 | 全球IT热点(ID:hotitnews)

独角兽变成了落水狗

短短60天,WeWork就从明星独角兽变成了落水狗。

曾经的WeWork,可是估值470亿美元,名头响彻世界的共享办公鼻祖。

如今,它却在2个月里,经历了估值腰斩、创始人被驱逐、撤回IPO申请、裁员5000人、软银接盘等种种惨烈的事迹,如过山车般火速下坠。

当初,孙正义拍板,给WeWork递上几十亿美元投资的时候有多自信,那他现在就有多后悔。

WeWork何以沦落至此?原因无他,只是人们终于在它递交IPO招股书之后,发现它纯粹就是个花架子——

明明是个房地产公司,却把自己包装成共享经济、大数据;明明每赚1美元就要亏损2美元,却还是在疯狂扩张;最要命的是创始人亚当·诺伊曼,他常常中饱私囊,四处套现,耽于享乐。

一般来说,一个任性妄为的创始人,成天沉溺于声色,纸醉金迷,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到管理上,那就会对一个公司造成致命的影响。

于是董事会决定,将诺伊曼驱逐出公司,以此挽救公司颓势。

但就算被赶出公司,诺依曼也不亏。

据媒体报道,他能够从软银那里拿到1.85亿美元的咨询服务费用和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除此之外,他还出售了自己手上近10亿美元的股票。

也就是说,在WeWork的员工要面临着失业危机的情况下,在普通股东无奈贱卖股票的情况下,诺依曼仍旧是个身价至少12亿美元的亿万富翁。

他大可东山再起,或者继续坠入声色犬马的世界。管他公司亏损,地动山摇呢,反正老子有钱啊。

这对于世界来说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一个创业者把一家公司做亏了,却还是能从中获得数不尽的财富,最后拍拍屁股套现走人。

曾是个懵懂少年

诺依曼曾经也是个懵懂少年。他的青春期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父母离异,光是搬家就搬了13次。

小时候,他曾经跟着母亲在一个共产主义社区里面生活,觉得里面那种共享一切的氛围非常友好,于是脑海里有了个模糊的雏形。

后来,诺依曼跟着一个叫迈克尔维的小伙伴,突发奇想,把大楼里的闲置区域出租给一些自由职业者用以临时办公,没想到这种模式大受好评,于是WeWork就诞生了。

一般来说,WeWork会和房东签下15年甚至更长的租约,却为租客提供了非常宽松的租赁时长,比如一个月。

这满足了自由职业者和初创企业灵活办公的需求,非常受欢迎。但也给未来WeWork的亏损埋下了伏笔。

WeWork最开始只有2处房产,后来慢慢扩大到23个,一年之后又扩张到55个。如今,WeWork在全球的111座城市中拥有528个共享办公点。

诺依曼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他给WeWork加入了一些大数据的服务,将公司包装成了一个大数据公司。然后又推出了会员服务,加点新概念,一下子就炮制出了一个估值几百亿的独角兽。

据说,诺依曼极其具有感染力。当长发飘飘的他用那双深邃的眼眸望向你的时候,你就会为他倾倒。

这不,连孙正义都被忽悠到了,坚信诺依曼就是“第二个马云”。包括市面上的很多媒体,对WeWork也是大吹特吹,宣称这家公司是多么伟大的一家公司。

在资本的推波助澜和媒体的鼓吹之下,诺依曼不免有点飘飘然。自此,一切事情就失控了。

坠入金钱深渊

诺依曼有哪些黑历史呢?

其一,非常自大。

这个以色列人,曾宣称要把WeWork开到火星上,还野心勃勃地表示要当上以色列的总统。

在招股书中,他仍然在吹牛:“预计5年后,我们将在全球服务十几亿人。”明明招股书中满满都是WeWork的亏损情况,他却仍旧十分“乐观”。

一个自大的创始人,会过分乐观地预测公司的发展情况,从而对公司的计划非常激进。

其二,耽于享乐。

据说,诺依曼酷爱龙舌兰,常在自己的私人飞机上饮酒作乐。此外,他经常在办公室和各种公开场合毫无顾忌地抽大麻,有一次在乘坐飞机时,还被机组人员搜出了大麻,从而被禁止踏上飞机。

他还因为自己酷爱冲浪,就利用WeWork的资产,花4600万美元,收购了一家冲浪公司42%的股份——明明冲浪跟WeWork的业务八竿子打不着。

其三,任人唯亲。

诺依曼将近20名亲人好友,都招揽进了WeWork,包括他的妻子、妹夫、小舅子、发小。他的妻子,从首席品牌官,做到了联合创始人,地位越来越重要,甚至享有继任权。

大清都亡了,他依然做着家族继承的美梦。

其四,中饱私囊。

诺依曼曾经用公司贷款,大量投资房地产。然后又把这些房子,租回给公司。公司每年还要向他缴房租。也就是说,他利用公司的钱狠赚了一笔。

另外,他在多年前曾经注册过“We”的系列商标,创立WeWork之后,要求将WeWork扩展为We.co,再用590万的公司经费,从自己手里购入“We”商标。

左手从公司掏钱,右手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个骚操作,真乃神人也。

其五,管理专横,怪诞乖张。

据媒体描述,诺依曼曾经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在公司内吃肉,或者用公司资金购买肉制品。他还在午夜的时候,突然给下属打电话,朝他大声怒吼,第二天又诚恳道歉。

这样一个任性狂妄的创始人,很明显会将公司拖入深渊。不知道人走茶凉之际,诺依曼望着昔日打拼下来的江山,心里会不会有一丝感慨呢?

结语

诺依曼的经历,很容易让人想到e租宝的老总丁宁。

坊间传闻,丁宁的生活极其奢靡,给自己请了几十个漂亮的女下属,而且出手十分阔绰,动不动就赠与下属千亿房产,数亿现金,还有价值不菲的礼物,如5000万的绿色翡翠、1200万的粉钻。

每次他出门的时候,都会开上各式各样的豪车,他的保镖们,都提着装满现金的手提箱,以方便活动关系。

但是这些花销,都不是丁宁的合法收入,而是e租宝的投资金额。最终,丁宁的结局就是锒铛入狱。

这些曾经的草根们,一跃成为富豪之后,就迷失在了金钱的世界里。

他们任意挥霍,张扬欲望,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无视规则,情妇无数,有时候却还能承受带来的代价。

他们当年因为突破了世界的规则,创业成功,赚得盆满钵满,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能够任意掌控这个世界。

社会上,人们对于有钱人的崇拜是越来越多了。但是有些人,无论拥有多少财富,无论有多功成名就,却始终是充满动物性的。

他们没有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回馈社会,也没有更大的事业野心,一心只想着腌臜的事情,从而给社会带来了恶劣的示范,甚至是给无辜的民众带来了灾难。这实在是令人遗憾。

就像《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样浮华而盛大的泡沫幻影一样,那些人始终会走向命运安排好的结局。

版权问题、商务合作请加QQ/微信:288133963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