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燕:从质疑到鼓掌,这位妈妈接受了赋权型性教育

原标题:马文燕:从质疑到鼓掌,这位妈妈接受了赋权型性教育

原题:从质疑到鼓掌 :一位少年性教育营家长是怎么改变的

作者:马文燕

赋权型性教育高级讲师,“猫头鹰”性教育营讲师

西安夏令营第一天上午,讲男女性器官,讨论是否可以做爱,都是大家日常回避的,却是性教育必须要突破的难点。

作为讲师组长,下课后我主持召开家长会,结果A家长,首先发言,严厉地提出批评,她质疑道:今天的讲师,讲防范性骚扰时没有强调“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能摸”,讨论是否可以做爱时,有学生说“初中才可以做爱”,老师引导时并没有强调成人之后才可以做爱。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我回应道:我在没有学习赋权型性教育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学习了赋权型性教育后,就知道这些是没什么效果的。赋权型性教育一直强调身体权,而不是固定的哪些部位不能摸。身体权是每个人自己的,我的手不想和某人握,别人也要尊重。我们中国父母经常考虑自己的面子:比如,孩子不想让张叔叔抱,家长就说,张叔叔是爸爸的朋友,抱一下没关系。孩子自己的的意志没有得到尊重,今后就不敢拒绝不舒服的身体接触。很多性骚扰发展成严重性侵,犯罪分子是不断试探的,要考虑犯罪成本的。所以我们强调,只要孩子不舒服,你就有权利拒绝任何接触,而不是死的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而且,大家看到,在讨论性骚扰的应对时,孩子们已经考虑到了多种情况,比如,父母在不在身边,公众场合还是偏僻的地方,有没有手机,有没有人可以帮忙,骚扰者是熟人还是陌生人等等……孩子的水平已经到了五楼的水平,我们又何必强调三楼的知识呢?说得大家连连点头。

我继续回应第二个问题:至于有孩子说“初中才可以做爱”,那有可能是小学生对初中觉得很遥远。不一定代表孩子真是初中就会做爱。告诉孩子一个固定的标准是容易的。但是往往没什么效果。宋朝那么封建,还出了潘金莲。如果说大道理有用,还要警察监狱干什么?我们到大学附近看一看就知道,那么多便宜的短租屋。为什么?大学生是成年了。他们的性行为,是否是负责的,安全健康的?难道成年再做爱就能保障人生幸福?我们不强调成年,是因为,只考虑成年这个标准是远远不够的!这个题目,刚好,留作业晚上大家和孩子一起讨论。考虑到在性的问题上,不同的家庭可能有不同的价值观,大家可以在讨论中把自己的价值观表达给孩子。但不要替孩子做决定。孩子会在思考中慢慢形成自己的价值观的。真正有效的性教育一定是长期渗透的。我们的夏令营就是要打开家长和孩子交流性话题的大门,后续的影响,还要靠家长的努力。

于是我就布置了今天晚上的作业,请孩子和家长一起讨论两个题目:一,被坏人用武器控制,跑不了,打不过,没人帮,怎么办?二、什么情况下才可以做爱?

第二天上午的家长会,我先让家长分享昨天的收获,孩子的变化。

第一个发言的是一个女孩的妈妈。她说,前天我们入住酒店时,房间里有安全套,孩子问这是什么,我就告诉了她这是避孕套,她问有什么用?我说,你参加了夏令营就知道了。昨天晚上回酒店,孩子拿着安全套,研究了一会,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做爱的时候,把这个套在阴茎上,精子遇不到卵子,就可以避孕啦!”我说对,然后顺便就问孩子:“今天有同学说初中就可以做爱了,你怎么看?”孩子说:“初中还在上学,生孩子可没空照顾。”我说:“你已经知道有避孕套啊!用避孕套就不会有宝宝。”孩子又想了想,说:“就算不要孩子,可是责任还是担不起。”我很欣慰,真没想到孩子已经很认真地从责任层面考虑这个问题。

第二个家长说,女儿主动问了这两个问题。虽然我们没有讨论出来结果,还是不知道怎么办,但以前不敢谈,现在我们能把性的问题,放到阳光下谈,和孩子能够一起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确定,还是感到了自己的成长。

第三个家长说,我比较失败,孩子不愿意谈,一直到要睡了,为完成老师的作业,我主动提这件事。他很不情愿地直接问:“你说吧,应该怎么办?我记住,明天好告诉老师。”我感到孩子的抵触和应付。不愿意与我交流。

我回应:没有失败,只是我们收到的信息不太理想。孩子不愿意与我们谈性,一般是两种情况,一是孩子已经受多年文化的影响,感觉羞,不好意思谈。另一种情况是我们太强势,不尊重孩子,命令说教太多,孩子的话没有被认真倾听,就不愿意沟通了。我们可以反思,有可能是哪种情况?这时家长们都若有所思。

第二天中午学生看电影时,我看到A家长,和助教任老师谈了很久。任老师是资深的咨询师,看似不经意的聊天,很快就把家长软化了。一会笑声朗朗,一会低声呜咽。后来了解到,任老师和她谈了很多教育孩子的方法,赋权理念,谈家长的自我成长,把这个家长谈哭了好几次,触动了她反思与觉察,她问任老师:是不是我管孩子太死了?她觉察到了,自己的压制,让孩子很苦。觉察,才能促进转变。

第二天下午学习了情绪选择轮。课后留的作业,让孩子们自愿教家长做情绪选择轮。

第三天上午家长会,A家长主动分享说:我经常感到愤怒,昨天孩子教我做选择轮,孩子处理愤怒的一个选择是看书,可对我来说,看书不顶用,孩子就说,你喜欢看电影,听音乐,吃蛋糕,以后你生气了,我和爸爸就买个双层大蛋糕给你吃!我感觉孩子还是挺懂我的!我愤怒起来挺可怕的,总是控制不住。孩子还分享了我发脾气带给她的感觉。我以后要找合适的渠道疏通。不能动不动就冲孩子发脾气。她的发言让大家忍不住地一边笑,一边鼓掌。

第三天上午,让学生、家长自愿分享孩子出生前后的故事。A家长也激动地上台演讲。感觉她已经完全融入了整个的氛围,变得柔软了。随着A家长的变化,A同学也越来越大胆发言,表演情景剧,积极参加夏令营的各种活动。

观摩讲师说,听到A与其他家长议论,现在孩子可以学习性教育多幸福啊!以前我们那时候可没有。听这话,感觉A家长对我们的夏令营已经非常认可了。

第三天下午课后家长会时,这位家长,说:“为了感谢老师们这三天的付出,建议大家一起鼓掌!”她带头起立鼓掌,大家都非常激动。

散营后,A家长在群里表示,青春营再见!结营后第二天,这个A家长,就推荐朋友的孩子参加猫头鹰性教育冬令营!这让我们都非常欣慰!

很多家长受传统观念影响,把性教育停留在灌输大道理上。对赋权型性教育,不了解的人,一开始总是将信将疑。深入了解了赋权理念的人,就会认识到增能赋权的妙处,因为这是有效果的、能影响价值观的性教育!

我们没有人能学好怎么做父母再生孩子的,所幸我们对孩子的爱,激励着我们有所追求,不断成长。愿更多的父母走上增能赋权之路!这是幸福的成长之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