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落魄至此!

原标题:深圳,落魄至此!

1

“在耶路撒冷怀想深圳,有一种神奇的穿越感。我要着重谈谈深圳这座缘分很深的城。”

在今年的一场创业心路演讲中,曾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治学的王石谈到了自己的创业心路,谈到了初到深圳时基础设施的落后、物质生活的拮据与深夜里漫漫的孤独,谈到了那种朦胧又真切的创业激情。

如今,30多年过去了。王石、任正非、马化腾们的创业故事,依然被反复传颂,艰苦创业奋斗不息的精神,成为深圳激昂的主旋律。

深圳,有一股蓬勃向上、奔腾不息的生长力量。

来自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深圳全市企业总量已达322.93万户。据此估算,深圳平均每月新增4万家公司,平均每个小时就有55个人开始自己的创业之旅。

年轻的创业者野心勃勃,成为下一个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是许多人心中升腾的梦想。

2

独角兽是神话传说中的神秘生物,稀有且高贵。

2013年,美国著名投资人Aileen Lee提出“独角兽企业”概念,特指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获得过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的新生态公司。

目前这一概念已逐渐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新经济活跃程度的重要指标。尤其在美国和中国,对独角兽公司非常推崇,10月21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首份《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目前全球共有494家独角兽,其中有超过80%来自中国和美国。

独角兽究竟有多火?恐怕创投圈人士感受最深。似乎一家企业只要贴上独角兽标签,顿时就可以身价倍增,成为风投“宠儿”。

在投资机构眼中,独角兽的使命是创造高额的回报;在地方政府眼中,独角兽则是全新的城市名片。以2018年上市的宁德时代为例,随着它的崛起,这个闽东小城已迅速成为中国锂电池行业的重镇。上汽、厦门钨业、杉杉能源等30多个产业链相关公司落户于此。而一年前,宁德市还在福建省内GDP排名倒数第二。

因为独角兽企业呈现非线性成长特征,因此更容易直接上市或被超级公司收购。2018年小米、美团、拼多多等至少9家独角兽企业成功完成上市使命。

无论如何,能够在短短几年快速成长为高估值的企业,总体来说都是高成长的潜力股。

毕竟,独角兽代表了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对市场的把握和对知识、信息的利用整合程度。而对于地区来说,独角兽企业则代表了一个地方经济的中坚力量,是地区经济活跃度、创新指数的重要参考。

3

说到创新创业之都,很多人脑子里冒出的是深圳。然而数据显示,深圳的独角兽数量却落后于北上杭。

无论是胡润的《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还是恒大研究院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深圳的独角兽数量均居中国第四。最新的胡润数据榜上,北京独角兽数量82家,位居全球第一位,上海47家,杭州19家,深圳18家,仅为北京的1/4,估值前十名里没有一家深圳企业。

来源:《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这似乎颠覆了很多人的传统印象。独角兽数量,深圳为何不是第一?

01、与独角兽行业分布有关

事实上,北京不是只有大型央企,“诞生不了阿里巴巴”的上海不是不适合创业,杭州也并非只有西湖和阿里巴巴。

深圳虽然有华为、腾讯、比亚迪这样声名显赫的大型科技企业,但在最近几年的互联网产业浪潮之中,深圳的表现并不突出。

从独角兽的行业分布上看,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处于绝对领先,其中电子商务独角兽33家,占了第一。其次是云计算、人工智能、物流。

和美国独角兽企业较为多元不同,中国独角兽企业在“互联网+”领域最集中。北京的独角兽在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方面表现优异,上海的独角兽主要集中于互联网+及医疗健康领域,杭州独角兽以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为主,其中半数围绕阿里生态圈展开。

让我们看看,深圳的上榜的18家独角兽企业:

从表格可以看出,深圳只有1家电商企业,反倒是硬件行业机器人、人工智能的企业有4家上榜。另一张表格,恒大研究院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的8家硬件行业企业中,深圳占了一半,包括大疆科技、优必选科技、柔宇科技和奥比中光,这些都是典型的技术创新型独角兽。

可见,深圳的企业,多数是与制造业有联系的科技类企业,机器人、人工智能。这与深圳市的整体“创业土壤”密不可分。

如何说?恐怕很多人想不到,深圳其实是中国工业第一强市,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109.5亿元,是全国唯一一个工业增加值突破9000亿元的城市。

创新之都也好,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也罢,深圳骨子里仍是一个以制造业为底色的城市,二产占GDP比重至今保持在40%以上。

根植于此,深圳的创业公司自然更多是从原有的制造业体系中衍生。较少模式创新,不太擅长讲故事,更多是凭借着自身的积累,正儿八经做技术、做产品,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

做产品在深圳有天然优势。背靠的珠三角地区,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星罗棋布,高度专业化分工使制造业创新链条在各个环节都十分高效。

游离于时髦的创投话语体系之外,深圳的企业自然难入各路投资大佬的法眼,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独角兽企业。

02、与中国新一轮创业潮的转向有关

我们往深了说,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出现过多次大规模的创业潮。

上世纪80年代的第一波创业潮,主要集中于轻工、纺织、电子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那个物资短缺且教育资源极度匮乏的年代,一批大胆的草莽企业家“洗脚上田”,珠三角、长三角的苏锡佛莞等一批制造业强市就是在这时崭露头角。

在这一部分的故事中,成功的创业者往往带有较为浓重的草根色彩,他们“大胆闯、大胆干”,在体制的夹缝中顽强生长,在市场的泥沼中奋力前行。北京和上海,在这两大超级城市面前,他们或许过于渺小了。

他们更多选择在深圳、广州、杭州,甚至在佛山、无锡、常州、泉州这样的普通地级市,作为自己奋斗的舞台。

2000年之后的互联网创业潮兴起,一大批留学归来的年轻人带回硅谷的经验,也改写了中国创业故事的下半部。

他们有技术、有故事,有远大的抱负,但没有创业启动资金——他们比自己的前辈们幸运的是,把故事讲好,把远大抱负转化为PPT,创业似乎就成功了一半。

创业故事的主题,其实已经从创业变成了投资。创业本质上是自下而上的逆袭,投资则是自上而下的恩泽。

产品、市场、订单,这些都已经是上世纪的古董。互联网时代的创业,流量为王、模式为王,喝咖啡,讲故事,北京上海风投机构密集,海归众多。这时,北京上海的创业者多了起来,甚至一举摘掉了“不适合创业”之帽。

2018年,拼多多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就专门在上海和纽约同步举行敲钟仪式。这个在短短三年之内创造出来的电商神话,宣示了上海在新一轮创业潮中的新地位

03、与有没有大腿可抱有关

经过梳理可以发现,大部分“独角兽”公司背后都有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身影,这也就不难理解,在创业阶段对资金充满渴望的“独角兽”公司为什么会在北杭深这三座城市集聚了。

与美国非常不同的是,美国的独角兽都是由清一色的独立投资机构投资,没有看到亚马逊、谷歌、苹果、Facebook等巨头的身影。

反观国内,腾讯和阿里占据了前两位,数量上遥遥领先。其中,腾讯一家投资了46家独角兽,阿里单独投资了22家,蚂蚁金服投资了8家。

数据来源:《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

再进一步,从腾讯和阿里投资的独角兽企业所在的地区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杭州半个创业圈,蚂蚁金服、淘票票、菜鸟网络、数梦工场等超级独角兽的背后,都有阿里巴巴庞大的身影。

而腾讯却鲜少投资深圳本土企业,反而更多瞄准北京、上海两地。如,腾讯所捕获的独角兽小红书、快手、京东物流、滴滴出行、猿辅导等一大批企业均来自京沪两地。

笔者统计上榜的独角兽企业,腾讯投资的46家独角兽企业中,仅有4家深圳企业,而北京的企业多达16家,其余分散在上海、杭州、武汉、广州等地。或许是因为,腾讯投资所偏好的互联网、文化娱乐、游戏等领域,并非深圳之所长。

综上三点,深圳独角兽企业落后于另外三大城市也不足为怪了。

4

也许是为了赶超,去年年底,深圳出台了《培育独角兽企业行动方案》。目标是每年新增1-2家独角兽企业。到2020年,独角兽企业累计超过20家;到2022年,力争独角兽企业累计超过30家。

不过,一个城市独角兽企业的数量是否一定这么重要呢?过去十年,我们也看到,一批家喻户晓的独角兽扑街。Uber、Lyft上市即巅峰,WeWork估值不断降低,成为“毒角兽”。也有一些企业在估值上钻空子,披上科技的外衣,为了获得资本市场垂青及政府补贴不惜弄虚作假。

毕竟,在短短不到十年之内把企业的估值做到10亿美元以上,这在传统行业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能在短时间内快速膨胀的,不能说全部但至少大多数都是泡沫。

投资大佬徐小平说,创业和投资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

创业的本质是创造社会最需要的东西,但是投资不是,投资的本质是投出成长最快的项目。

因此,虽然深圳的独角兽不算最多,但长远来看,这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背靠着珠三角制造业腹地,深圳已逐渐形成全球城市中最完整的科技产业链。

深圳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已经超过1.44万家,深圳的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企业总量已经连续12年位居全国第一。

从科技部公布的高新企业名单来看,最近几年深圳在“机器人”“智能”“网络”“电子”“信息”“通信”等领域涌现出来的高新技术企业最多,这些恰恰都是深圳的优势产业,也是深圳的创业公司最集中的领域。

不是浮在空中,而是脚踏实地。从这个意义上,未来的深圳更加让人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