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喜欢喝酒?陕北说“喝酒为醉,放货为利”,道出了原因

原标题:人为什么喜欢喝酒?陕北说“喝酒为醉,放货为利”,道出了原因

人为什么喜欢喝酒?

郭峰(书房记特约作者)

有人说,喝酒是喜欢喝酒的气氛。

老郭想了想,不对。即使和最好的一群朋友,如果不喝酒,饭桌上也索然无味。看着朋友们喝高了,一个个海阔天空,“群魔乱舞”、场面热烈,自己像个局外人,像个傻瓜,毫无乐趣,时间难熬。所以说,无酒不成席。

那么,人为什么喜欢喝酒呢?

陕北俗语:“喝酒为醉,放货为利。”道出了人喜欢喝酒的原因,就是为醉。

喝酒不是喜欢酒的口感。如果是喜欢酒的口感,把酒换成另一种饮品,还是酒的口感,但怎么喝都不醉,他还喝吗?

估计不会。

酒鬼们称之为好喝,其实跟食物的好吃完全是两个概念,醉了有什么表现?

兴奋,激动,思维活跃,话多,晕晕乎乎,总之是一种高兴的感觉、兴奋的感觉。再严重就失控了,就狂笑,就抱着人哭,就地打滚,总之是放松。人喝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人为什么要追求这种感觉呢?

为了放松,为了为所欲为。“酒壮怂人胆。”平时不敢说的敢说了,不敢做的敢做了,不敢表白的表白了,甚至敢去杀人,敢当强奸犯。“酒乃色媒人”,喝了酒,色胆包天。

陕北俗语:“人吃辣子为辣哩,驴吃圪针为扎哩。”人喝酒就为了刺激,为了放松,为了不受控制、为所欲为的感觉。

那么,小孩子为什么不喜欢喝酒?

小孩子不需要。

人对刺激的寻求有个渐进的过程,是逐渐加强的过程。

小孩子喜欢糖,他喜欢甜的感觉。给他酸的、辣的、苦的,他就摇头,他不吃,他不喜欢这种刺激。

渐渐长大,成了十几岁的少年,他也逐渐喜欢酸的、辣的了,吃面要倒点醋,放点辣子,一瓣蒜。

再大点,酸的、辣的也不能满足了,他学着抽烟,吃点苦瓜,甚至臭豆腐。吃臭豆腐,就为了臭,不为营养。

油泼面,咥

到了青年,这些刺激也满足不了他,他开始喜欢性了。给七八岁的孩子一个大美女,他不喜欢,到了十七八岁,他就喜欢了。人对刺激的需要有个渐进的过程。

到了成年,就喜欢酒了。人喜欢喝酒,不是喜欢它的口感,而是喜欢酒带来的麻醉、眩晕、放松、放肆、不受控制的感觉。至于醉后的恶心、呕吐,那是副产品,不是人所追求的。

举个例子,儿童喜欢转圈圈把自己搞晕,从而短暂“失去自己”。这时的儿童就大笑,他感觉刺激,有种满足感。

再发展一步,就是毒品。

老郭没吸过毒,估计毒品带给人的刺激比酒更甚,人对毒品的依赖比酒更甚。

吃饭没醋、没辣子,能凑合,但不抽烟,不喝酒就难受。没有性更不行,不能忍受,许多人提着脑袋也要搞。到了毒品阶段,那就要死要活了,到了人命关天的阶段。

也不是人人喜欢酒。一般来说,男人比女人喜欢,北方人比南方人喜欢。

为什么?

这是生理学范畴,老郭学识浅薄,没研究过,应该和基因有关。

弗洛伊德有性本能学说,他认为“能力越强,性欲越强”。难怪伟人都有好几个老婆,贪官都有好多情妇。

按弗洛伊德原理,是不是“能力越强,酒量越大”?

应该有联系。

弗洛伊德

陕北谚语:“好汉问酒,赖汉问狗。”说的是武松、张飞这样的好汉,到旅馆,到别人家门前,首先问有没有好酒。窝囊的赖汉呢,就不问酒了,问有没有狗。不是喜欢狗,是怕狗。

从这点看,酒与人的血性有联系,应该成正比。

不喝点儿,敢打吗?

酒与战斗性成正比。

全世界几千个民族,战斗性也是越往北越强,与酒量成正比。

世界上哪些民族战斗性强呢?维京人,日耳曼人,俄罗斯人,蒙古人,这些人都生活在高纬度,同时酒量也大。

现代社会,最能体现战斗性的是足球,世界足球强队,大都在高纬度地区。

低纬度地区呢?比如印度、非洲热带雨林、中美洲地区,战斗性不强,酒量不大,足球也不怎么样。比如黑非洲,人高马大,体质超强,却是悲惨的奴隶,被贩来贩去。有人说,那是西方进入资本主义阶段,船坚炮利,武器先进造成的。这个说法不对啊,2000年前罗马时代黑人就被贩作奴隶了,我们的唐朝也有“昆仑奴”。黑人作奴隶的历史很久远了。

至于一两个黑非洲足球还不错,那是他们体能超好的外溢效果。

印度,印度历史很久远,几千年了,但历史上的印度大多数都是北方外族统治。

印度这地方日怪,北方强悍民族翻越兴都库什山脉,来统治印度,但一进南亚次大陆就温柔了,就失去了战斗性。

英国人来欺负中国人,中国人反抗。三元里人民打死1个士兵,打伤几个,这就是著名的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事件的起因,据说是几个英国兵盯着看卖菜妇女的小脚,还有的说亲吻了这名妇女的手。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不巧的是,这位有姿色的卖菜女是天地会总舵手的老婆。总舵手不干了,飞鸽传书,一下组织了几万会员,和英国兵干上了。所以说,小商小贩不要惹。

印度人缺乏反抗性,来了个英国公司就把它统治了几百年,它也不敢反抗,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北方民族呢,它绝不会“非暴力”,它最喜欢“暴力”。你看北边那头北极熊,占了多少地儿,每年冬天街头冻死多少酒鬼。

俄罗斯版图

除了人类喜欢酒,猴子也喜欢,所有灵长类都喜欢。

灵长类肝脏里有一种酶,可以分解酒,其它动物没有。有好事者饮牛,水桶里倒进一小杯白酒,没等饮完,牛就醉倒了,不省人事。对牛而言,酒就是毒,它完全没有分解的能力。

灵长类有酶,它有分解酒的能力,而这种“酶”产生于1000万年前。这个时间点,正是人类和猴子分道扬镳的时间点。

可以做这样的设想。

1000万年前的热带森林里,生活着一群猴子,它们是人类、猩猩、猴子的共同祖先,我们称他们为“原始猴”。

果子成熟了,掉在地上,摔烂了。过了几天,发酵了,产生了酒。对于这种“酒果”,“原始猴”是敬而远之的,吃了它和吃了“666”、痨(音nào)老鼠药的结果是一样的。

但有一只猴子基因突变了,它的体内产生了“酶”。它试着吃这些“酒果”,不仅没痨(音nào)死,还产生非常美妙、神奇的效果。这只1000万年前的猴子,于是成了地球上第一只“醉猴”。

“醉猴”因为能吃“醉果”,它的生存几率和基因传承下去的几率要大于其它猴子。最终这支猴子成功了,它的基因得以延续,而其它“原始猴”被自然淘汰。

我们原来说的进化,是“物尽天择,适者生存”。随着基因学的研究,这个说法需要校正。现在的说法是“基因突变,加自然选择”。

灵长类,都喜欢这一口

酒场上有种现象,就是谁输了谁喝。来得晚了或说错话了,自罚三杯。

这时,酒无疑充当了惩罚的工具。

您想过没,酒既然是美好的东西,为什么又成了惩罚的工具呢?

工作没干好,罚酒三杯

如果是惩罚的工具,为什么犯了罪,打了败仗,不罚他300杯,而是抽他300鞭,挥泪斩马谡呢?

可见,酒的惩罚属性,不是其真正属性。罚酒是朋友间进行,是出你的洋相,朋友们看你的笑话。这是善意的惩罚。

李白斗酒诗百篇

“李白斗酒诗百篇。”没听说“李白吃了个馒头诗百篇”的。

自古酒与才气联系在一起。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晴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

白日放歌须纵酒

葡萄美酒夜光杯

浊酒一杯家万里

……

带“酒”的诗句数不甚数。

这是为什么?

这个好理解。酒的作用就是兴奋、激动、无拘无束、失去控制、天马行空。李白不喝酒时,人模狗样,装五作六。喝上点酒,就张狂,就放纵,纵酒放歌,思如泉涌,就“诗百篇”了。

高晓松:“以后打死也不酒驾了!”

艺术圈的人好喝酒,也是这个道理。喝了酒,不仅要作诗,还唱,还跳,还作画,还醉书,潜意识激发出来了,就有了创造性。

艺术圈的人不仅好喝酒,还吸毒,道理是一样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