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郁与天津方言研究

原标题:陆文郁与天津方言研究

(刊于《中老年时报》2019-10-28“副刊”版)

引 言陆文郁先生没有上过正式的学校,也没有什么硕士博士之类的学位,但他自幼苦学力文,勤奋好学。由于家境贫寒,他16岁即为多家报刊画插图养家为生。在青少年时代,深受北洋新政和辛亥革命的思想影响,坚持中国传统文化与世界文明相结合的治学与科研路数,思想活跃,求知欲强,深入钻研,勤奋图强。其人悟性极高,触类旁通;学识渊博,视野开阔;贴近现实,学以致用;贵在打破学科藩篱,不断开拓进取,——其科研实践,可谓多学科、多领域,涉及生物学、美术学、博物馆学、教育学、历史学、地理学、农业栽培、新闻学、编辑学、方志学、社会学、诗学、姓名学,以及诗文、书画、民俗、方言、饮食等众多的学科领域,而且都不是一般的涉猎,而在上述领域都取得了取得令人惊叹的学术成就。

陆文郁先生像

陆文郁(1887-1974),中国生物学画派创始人,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书画名家、天津城市文化研究名家,诗人兼散文作家。陆文郁先生祖籍浙江山阴,系南宋伟大爱国诗人陆游的22代嫡孙。他自幼苦学力文,勤奋好学。在青少年时代,深受北洋新政和辛亥革命的思想影响,坚持中国传统文化与世界文明相结合的治学与科研路数,思想活跃,求知欲强,深入钻研。其人悟性极高,触类旁通,学识渊博,视野开阔,贴近现实,打破学科藩篱,不断开拓进取。其科研实践,可谓多学科、多领域,涉及生物学、美术学、博物馆学、教育学、历史学、地理学、新闻学、编辑学、方志学、社会学、诗学,以及诗文、书画、民俗、方言、饮食等众多的学科领域。在天津城市文化研究方面,呈现出“文章始高蹈,万类困陵暴”的磅礴气势。最近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陆文郁手稿《蘧庐集》近70万字,全部细笔工楷誊抄,极具书法之美,可见治学之严谨。

《蘧庐集》收录《天津方言一斑》,系作者1930年前后为天津《广智星期报》所写,计1060余条;后又补充了390余条,总共列举了天津方言词语1450余条,分为天文、气候、时间、节气、节俗、地理、居室、亲属、称谓、职业、婚姻、人体、生育、丧葬、性情、社交、法律、社会世相等方面。《天津方言一斑》系天津方言词语的分类集成,具有简明词典的性质,仅列词义与词条,释语简练明快。例如:“虹霓曰绛,电曰闪,雾之弥漫者曰雾气腾腾,露曰露湿,雹曰雹子,霰曰饭拨落,雾凇曰树挂”等等,三言两语,点到为止。

陆文郁先生虽祖籍浙江,但天津生,天津长,对天津城市文化谙熟于心。例如有关地形地理的天津方言词语——郊野曰“开洼”,(城)郭曰“墙子”,乡(村)曰“乡下”,亦曰“庄上”。菽麦梁谷之田曰“地”,瓜田曰“瓜地”,蔬菜之田曰“园子”,掘井见水之处曰“泉眼”,关塞曰“卡子”,坟茔曰“坟地”,丛丘曰“乱葬岗子”。……去北京城,曰“上京”。津东沿海河各村镇,统曰“海下”。津沽曰“天津卫”,亦曰“本地”。津南数十里郊野统曰“卫南洼”。津城北各村镇曰“北乡”,城南各村镇曰“南乡”。围城马路曰“四马路”。租界一带统曰“下边”,城市周近统曰“上边”。由津东沿海河各村镇来津,曰“上来”;反之,曰“下去”;由津西或津北各地到津,曰“下卫”;反之,如去津西之杨柳青或津北之杨村,则曰“上杨柳青”或曰“上杨”。——对天津地理方位“上边”“下边”“上来”“下去”的集中诠释,映衬互补,使读者获得清晰的整体概念,避免了一般方言词典按音序或偏旁排列词条致使内容零散支离的缺憾。

关于居民所操职业的口语称谓,林林总总,如数家珍——有官职者曰“官儿”。士曰“文墨人”,亦曰“念书人”。诗书门第曰“书香人家”。农家曰“庄稼人”,亦曰“种地的”。盐商曰“商纲”。盐店卖盐者曰“挖盐勺”。商人曰“买卖人”。商家照顾柜台者曰“穿木头裙子”。以房产为业者曰“吃瓦片”。工人曰“手艺人”。卖菜佣曰“挑锅卖菜的”。泥水匠曰“泥瓦匠”,亦曰“做(绉)活的”。肩重劳力者曰“粗卤人”,亦曰“拉粗耙子的”,亦曰“扛大个儿的”。医曰“医生”。卜曰“算卦的”。星曰“算命的”。巫曰“顶神的”,亦曰“看香的”。相曰“相面的”。相地曰“看风水的”。伶曰“唱戏的”,亦曰“戏子”。业贱务者曰“下三滥”。无所事事而到处闲散者曰“打油飞”。盗窃入宅者曰“小偷儿”,随人窃物者曰“小绺”,入宅劫夺者曰“名伙”,道中劫夺者曰“劫道的”。——犹如在我们面前展示一幅天津卫市井众生的群体长卷。

《天津方言一斑》保留了数量众多的方言俗语,例如——不识重轻,曰“中着不着的”。‖以诽语讥人,使不相睦者,曰“激事拢对儿”,亦曰“調三伙四”,亦曰“串老婆舌头”。‖讥诈作人情者,曰“虚饱澎闷”。‖讥不识喜怒,曰“不识好脸儿歹脸儿”,亦曰“不知眉眼高低”。‖全不听从,曰“满没听啼”。‖讥无稽之谈,曰“胡诌白裂”。‖讥多人同时同一趋向者,曰“起哄”,亦曰“齐上扈家村”。‖讥口不实言,曰“打花花哨”,亦曰“打瓜皮酱”,亦曰“打八卦”。‖讥人之伪作多识者,曰“自充明公”。‖讥以言语引人入彀曰“顺说三国”,亦曰“说的天花乱坠”。‖讥好为诳语者,亦曰“除了唾沫,没实话”。‖讥人之纣而言必行者,曰“吐个唾沫就是燎泡”。‖讥扶不起者,曰“死狗扶不上墙头去”。‖讥务商之不与人通问者,曰“出门认的柜上,回家认的老婆。”‖形人之懒而互支吾者,曰“大懒支小懒,一支一瞪眼”。‖状暖炕之舒适者,曰“棉被热炕大枕头”。‖谗佞者,亦曰“溜捧奉承敬”。‖病之不治者,曰“干痨气臌噎,阎王请下客(读且)”。——这些天津方言民俗词语,有相当一部分,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可能是闻所未闻的,如“虚饱澎闷、满没听啼、齐上扈家村、打瓜皮酱、自充明公、溜捧奉承敬”等口语词语,生动传神且谐趣横生,令人忍俊不禁。

《天津方言一斑》只是陆文郁整个学术大厦中的一间小阁楼,但窥斑见豹,一叶知秋,仅由此即可窥见陆公对天津民俗文化的熟识与喜爱,其观察之细,积累之厚,表述之严,语言之畅,以及举重若轻的学风,娓娓如话家常的文风,值得我们很好地加以总结、领悟、借鉴、学习。因为踵武前贤,垂范后昆,是天津城市文化传承生生不息的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