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畲家老屋到“中式乐高”!这位老师的古建奇想太绝了

原标题:由畲家老屋到“中式乐高”!这位老师的古建奇想太绝了

由畲家老屋到“中式乐高”

——访罗源一中美术老师陈杭

一个多月前获悉,罗源一中的美术老师陈杭的“古建筑”艺术作品系列亮相首都,不仅跻身2019年“青年艺术100”启动展的耀眼舞台,更因其令人惊艳的创意,成为中外媒体竞相关注的焦点。苦于暂时看不到作品“真身”,我们一面欣赏作品的照片解馋,一面耐着性子、忍着好奇把采访推后,期待被下一波创作正面冲击眼球。

冲击来了!

尝试作“中国式乐高”

日前,我们来到陈杭老师家中,寻访作品 背后的故事。只见二十多平米的工作室中,满是木材、塑料、机器、胶水、图纸、数据,充斥着灼人的创作热浪。看操作台上初现端倪的作品,榫卯相接、纵横相连,俨然是古代宫殿的斗拱、梁柱造型,且完全由一个个精巧的零部件拼接而成,这不是“中国式乐高”吗?

“可以这么说!”陈杭点头道,中国古建筑本身就有系统化、模块化的基因,他将这一特点充分提炼发挥,融合在自己的装置艺术作品中,因此作品形成了强烈的个人风格。

为了将成百上千个零部件“严丝合缝”地拼接起来,陈杭查阅了《营造法式》、《清工部营造则例》等古建筑书籍,严格按照书中的尺度比例设计模块,多番试验,终于将古建筑的零部件模块化、标准化。

奇怪!我们细看作品后注意到,零部件材料并非我们预想的木料,而是树脂!

“原来的作品原料是木头,依托网上激光刻版,但木头无法进行立体打印,不能完全实现我的创意。” 陈杭向我们展示他的“新伙伴”——两台3D打印机,并进行示范操作。

他将原料倒进制模容器中,输入模型的数据,机器即启动运作。“这些零部件的造型、尺寸,哪里凹陷、凸起,哪里有弧度、多圆润,我都经过严密的资料参照、数据计算。”陈杭解释道。

模型“出炉”后,再经过简单处理,就能拼接到作品上了。比起木头,3D打印的树脂零部件不但更精细复杂,而且完美实现了陈杭的设计想法。

“经过这次入展,我意识到,当今真正吸引人的,绝不是技术,而是‘创新’。”陈杭回忆说,2006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本科毕业后他北漂过,生活的压力、急于求成的心态,使得他被市场牵制、被模式左右,没能创作出满意的作品。而后他积极考研,3年前从“国美”研究生毕业的他选择退回家乡教书育人,也寻回内心的淡泊闲适。这样潜下心来“玩”艺术,竟然有了真正心仪的作品,也获得了业界的认可。

从把古建筑变成“中国式乐高”般的装置艺术,再到尝试采用3D技术打印零部件,陈杭的创新步履不停,心态却云淡风轻。“结果如何不重要,大不了我做给自己玩。”陈杭说。

从“畲家老屋”到“古建奇想”

新作既未成型,首都展厅里的网红“古建系列”自然要好好说道说道。入展的六件作品,从简约到繁复、从山寨到天宫,串联起陈杭回到家乡罗源后两年来的艺术成长。

山寨 创作于2017年夏天

在一片陡峭险峻、如削如斫的山崖上,无花无木、无水无田,但有石阶、浮桥、栈道相连,更有几间小屋错落其中,几柄长杆守护屋旁,使得山崖上顿时有了人间烟火气,仿佛能见炊烟篝火,是为“山寨”。

陈杭:

我看过罗源的不少乡间小屋,尤其印象深刻的是松山竹里村的畲家老屋,它们仿佛是随着主人生活的需要而自然生长的——屋外搭一间仓库,墙边添一圈围栏,门前加几层台阶,高处架几根晾衣杆,生活的味道、文明的色彩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蔓延。

所以我的创作也说来就来。其实那斜斜的山崖是我在木材厂捡的一块边角料,加上小木片、细木棍等简单的组合,却能产生高远的境界,我来了兴致!

城堡 创作于2017年秋

圆形的构建,让人自然而然想起福建的土楼。城堡里亭台兼备、屋舍俨然,给人颐养天年的安逸感;结构上更多了扁圆、圆柱等造型的融入,打造出一个更加层次丰富、内涵充实的小世界。

陈杭:

整个作品的基座用的是家里的闲置茶盘。我把捡来的废弃三合板裁成小小片、小小块,和木碗、木杯进行随意地拼搭,不经意间却展示出文明野蛮生长的力量。

生长 创作于2017年秋

在一张质朴的长几上,不知何时有一些枝节在潜滋暗长,它们从地上“生长”出来,纵横有致地附着于桌腿、底板、桌面的上、下、左、右,无谓章法、肆意延展,表现出狡猾而坚韧的生命力。

陈杭:

这张结构有些小特别的小长几是我的同学给我的,他大概觉得我能给这旧桌子新的生命吧,我于是做了这个尝试。当人们还看不见的时候,“生长”早已在进行中,就像石缝里挤出的小苗。

“格”山水 创作于2017年底

平凡无奇的假山盆景+简单粗暴的脚手架,表现一种粗犷的美。

陈杭:

盆栽是古人营造的“小山水”“小世界”;我看到家附近工地上的脚手架,忽然想把二者加以碰撞,想看看古人的“格”物致知,经过现代脚手架的二次“格”,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山上有座庙 2018年初

这个作品真正进入“古建筑”范畴。以方形高脚几为底座,以一个桌腿为起点,细细的木条如藤蔓一般向上攀援,终于在高高的台面上铺陈开来,生出一座庙宇,有正殿偏殿,有楼层飞檐,有梁柱斗拱,甚至有法相庄严。

陈杭:

这一回不再是木片、木条的简单拼接,而需要考虑古建筑的严谨架构。于是我查阅了《清工部营造则例》《营造法式》等许多相关书籍,根据书中的数据进行换算、变化,然后自己画图,发到网上寻求激光刻版合作。待到刻好的木片零部件寄来后开始建构,那时候每天有7、8个小时窝在工作室,大约用了3个月时间完成。

登天 2018年4月初——10月

恰如其名,“登天”可谓入展系列作品的巅峰之作。作品延续并拓展了“山上有座庙”的美学思路,以铁质高脚椅为框架和底座,看似无落脚之地的空间上,建筑巧妙地借力生长、层叠向上,经台阶、上门楼、接亭台、登椅面,最终铺陈出一个恢弘错落的“登天殿宇”。上大下小的反传统造型,极具视觉冲击力,让人不由将“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诗句脱口而出。

陈杭:

在“山上有座庙”的基础上,“登天”的激光刻版零件更加成熟和精细。整个作品大约1.5米高、1米宽。今年,为了把这六件作品完整无损地送去参展,我们专门委托快递公司制作了几个大木箱,一路运到北京。

“接艺气”的美术老师

陈杭说,他三岁起就与画画结缘,在父母的教育熏陶下,逐步明确了自己的理想目标,走上了专业的绘画之路。如今,他反哺家乡,在罗源一中担任美术老师,用自己的专业才能教书育人,培养下一代的绘画人才、艺术才俊。

“我尝试把美术知识和生活联系起来,让学生对艺术产生兴趣。”陈杭说,现在的学生都有手机,都喜欢拍照,有一次他把光线、构图等知识和摄影相结合,教学生如何拍好照片,受到了学生的欢迎。

他还把画素描人像的技巧与化妆相联系,教女生化妆的小窍门,也受到了热捧。

陈杭把自己的“艺气”传给了学生,让学生接受艺术启蒙。而对于特别热爱美术的学生,陈杭还会把自己的创作思考和艺术理念倾囊相授。

陈杭认为,罗源的孩子们艺术天赋一向很好,他希望多培养一些好苗子,帮助更多的学生考到好的美院,从而带动罗源的艺术氛围、文化氛围。

关于陈杭:

1982生于罗源

2006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 获学士学位

2016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 获硕士学位

现任教于罗源一中

展览:

2019 “青年艺术100”启动展个展“会客厅”,嘉德艺术中心,北京

2015 无话可说——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青年艺术家展研计划,杭州三尚当 代美术馆,杭州

2011 “为坐而设计”大赛,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07 “青涩创想”艺术院校大学生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关于“青年艺术100”:

“青年艺术100”创始于2011年,是以挖掘和推荐青年艺术家为己任的高端平台,自创建之日起始终以青年艺术家为服务核心。该项目以专家提名、艺术家自荐、艺术家互荐、展览发现为渠道,以艺术委员会公开评议、甄选、确定最终入围名单为途径,以年度性的全球巡展等艺术活动为载体,以建立专业化、规模化、多渠道的推广机制为目标,努力为青年艺术家提供一个能够实现艺术梦想的高端平台,进而营造一个丰富多元、充满活力的当代青年艺术生态。

目前,“青年艺术100”已经发展成为名符其实的“青年艺术第一推广品牌”,已经成为文化部文化产业重点推广项目、京津冀一体化文化产业重点推荐项目、北京市文化局重点文化推荐项目。“青年艺术100”全球巡展计划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成长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青年艺术100”已经建立起了针对青年艺术家的各类奖项,包括莱俪青年艺术奖、诗婢家青年艺术助力计划、博雅(中国)青年艺术奖等,在更大的范围内推动青年艺术的发展。同时,“青年艺术100”也在多方位地推荐青年艺术家,在艺术与慈善、艺术与珠宝、艺术与汽车、艺术与地产、艺术与设计等各个方面进行跨界合作。现在,“青年艺术100”已经成长为集艺术展览、海外拓展、艺术教育、艺术跨界、艺术出版、艺术奖项等于一体的开放性的青年艺术综合推广平台。(资料来自网络)

陈杭的作品亮相2019年度“青年艺术100”启动展

陈杭的作品亮相2019年度“青年艺术100”启动展

陈杭的作品亮相2019年度“青年艺术100”启动展

罗源县融媒体中心出品

记者:洪映、黄益辉

编辑:康琳

监制:洪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