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米脂人杀米脂人,李自成败就败在米脂人手里了!”

原标题:为什么说“米脂人杀米脂人,李自成败就败在米脂人手里了!”

李自成为什么将国号定为“大顺”?

郭峰(书房记特约作者)

话说明朝初建时,朱元璋要刘伯温预测一下明朝的寿命。刘伯温占卜出四个字:“遇顺则止!”

朱元璋没看懂,问刘伯温,究竟能享国多少年?刘伯温笑而不语,称天机不可泄露!朱元璋将“顺”字,拆成“川”“百”“八”三字,认为明朝能享国308年!

这个故事最早出自正德朝进士梁亿《遵闻录》:高庙尝命伯温卜历数之长短,伯温卜之曰:“遇顺则止。”高庙遂以书手空,良久曰:“三百单八亦足矣。”

也该大明寿终,明末,中国一下涌出三个“顺”来,分别是:满清“顺治”、李自成国号“大顺”,张献忠年号“大顺”。

李自成为什么将国号定为“大顺”?我采访米脂的老人,传说如下:

说李自成在米脂当驿卒,骑死了驿马,为赔驿站的马,欠下河西官庄艾举人艾应甲银两。艾举人把李自成告到县衙,县令燕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就是白天把他捆在十字街头的台子上,暴晒,晚上关在华严寺湾的“城隍庙”里,不给饮食,准备把他整治死。

晚上,李自成给城隍爷磕头,救保佑自己。城隍庙里有一幅对联:

顺风顺水顺天意;

好景好年好心情。

借着微弱的灯光,李自成认得“顺”字,这不正是我老李最迫切的需要吗?这个“顺”就深深留在李自成的脑子里了。后来李自成打下西安,把国号定为“大顺”。

崇祯九年(1636年)四月,李自成北上回米脂,住在城北的马鞍山。为不惊扰父老乡亲,他下令不许攻城,并亲临城下,唤出知县边大绶,对他说:“此吾故乡也,勿虏我父老。”随后留下白银3万两,让其重修文庙,兴办义学,培养家乡人才。

李自成不忘城隍爷对他的佑护,升米脂城隍为京城隍,重塑金身,并赐“满朝銮驾”一副。

“满朝銮驾”是什么呢?古代帝王出行,所用车辇、轿子、顶头伞、旌旗……所谓“扌州(zhǒu,举)旗旗,打伞伞”等仪仗礼具,规格最高的就是“满朝銮驾”,太子、诸皇子皆“半朝銮驾”待遇。所以,走到处看到的城隍爷塑像挺多戴顶相帽,唯米脂县城隍爷佩戴王冠。米脂人不无骄傲地说:“咱米脂城隍爷可真不一般啊!”

米脂城隍爷,戴顶王冠。

言归正传。第二天,又把李自成拉到十字街暴晒,幸亏被几个亲友救出,逃走。

年底,李自成潜回老家,杀死债主艾应甲,去甘肃当了兵。这就和姓艾的结了仇。

“米脂的艾,绥德的蔡。”艾家在米脂是大姓,有权有势。我有几位艾姓同学,都是“米脂的艾”,为人却厚道。

李自成杀了艾应甲,就与艾应甲的儿子艾万年成了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艾万年是武举人,官至大明总兵,把李自成恨之入骨,一路和李自成厮杀,为父报仇。崇祯八年(1635),败于李自成,身死。

艾应甲万万没有想到,为了几个利息钱,会逼得李自成起义,自己被李自成杀了,儿子也被李自成杀了。

所以说,做人不能把事做绝。

米脂还有个姓艾的,叫艾毓初,进士出身,镇守南阳,和李自成厮杀。结果南阳城破,艾毓初被杀。李自成又和姓艾的结下仇。

艾毓初的父亲叫艾诏,是个贡生,儿子被李杀,他要为子报仇。

时任米脂县令边大绶接到崇祯皇帝密旨,令其掘了李自成祖坟,断其龙脉。

掘人祖坟是下三烂的事,为世人所不齿。崇祯皇帝说,李自成掘我祖坟,我也掘他祖坟。于是两人展开掘祖坟大赛。

艾诏为子报仇心切,公报私仇,积极参与谋划掘祖坟行动。崇祯十五年(1642)正月初二,边大绶带着艾诏和贺时雨(秀才),出城西行200里,到长峁墕掘了李自成的祖坟, 焚烧尸骨。

长峁墕是我同学冯四的村。前年一村民正在耕地,突然地面塌陷,就掉进暗坑。坑里有数孔老窑洞,经专家鉴定,正是李自成老家。

冯四说,长峁墕没有姓李的了,冯姓是清末从米脂迁来的。

两年后,李自成就兵败山海关,一路西逃,败得一塌糊涂,于1645年在湖北被农夫用锄头敲死。不知是不是断了龙脉所致?

参与掘坟的贺时雨有一子,名曰“贺人龙”。贺人龙也是武进士,官至总兵,作战悍勇,活擒高迎祥,人呼“贺疯子”。“贺疯子”屡次大败李自成,把李自成逼入绝境,眼看快完蛋了,李自成假投降,死里偷生。

孙传庭恶人先告状,崇祯皇帝听信谗言,令孙传庭杀贺人龙,自毁长城。这也是崇祯的专利,他经常干自毁长城的事。

崇祯十五年(1642)五月初一,孙传庭用计杀了贺人龙。《明鉴易知录》载:“贼闻人龙死,酌酒相庆曰:‘贺疯子死,取关中如拾草芥矣!’”可见,贺人龙对李自成军的巨大威胁。

骄兵悍将贺人龙,人称“贺疯子”。

和李自成捉对厮杀的还有一米脂人,叫李振声。李振声进士出身,与李同宗,官至湖广巡按,省长级水平。与老李展开七次大战,七战七捷,受到崇祯皇帝嘉奖。1643年,被李自成擒获,劝降不成,被杀。

自古以来,陕北人就强悍。《明朝那些事儿》这样写榆林:

“我曾查阅明代兵部资料,惊奇地发现,秦兵的主力,大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陕西榆林”。

“榆林,是个非常奇特的地方,据说每次打仗的时候,压根不用动员,只要喊两嗓子,无论男女老幼,抄起家伙就上,而且说砍就砍,绝无废话”

“榆林,明朝九边之一,自打朱元璋起就不怎么种地,传统职业就是当兵。平时街坊四邻聊天,说的也不是今年种了几亩地,收了多少粮食,大都是打了那些地方,砍了多少人头。”

陕北兵源好,朝庭、义军都喜欢用。明朝末年陕北十室九空,死的死,没死的都当兵去了。

我们知道,明朝有支劲旅——关宁铁骑,镇守山海关,大明江山全靠这支铁军为系。关宁铁骑里有大量陕北兵,大凌河之战失败后,这些陕北兵逃回陕北。因为是逃兵,也不敢回家,啸聚山林,后来大都参加了义军。还有孙传庭的秦军,失败后也大都参加了义军。所以,明末陕北义军特别能打,就因为军中有经过正规训练的职业军人。

李自成带领的农民军,与米脂人艾毓初、贺人龙、李振声、高杰等厮杀,在家的艾诏、贺时雨刨其祖坟,泄其王气。所以米脂人不无感慨地说:

“米脂人杀米脂人,李自成败就败在米脂人手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