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维瞻:假如美国采用米尔斯海默的战略,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

原标题:孟维瞻:假如美国采用米尔斯海默的战略,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孟维瞻】

10月中旬,米尔斯海默开启了自己的中国高校巡讲活动。作为进攻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代表,眼下又正逢中美贸易战,米尔斯海默所到之处,必然引发一阵关注。媒体上也开始流传他的一些演讲内容,核心还是他对中国崛起的态度。

有人说米尔斯海默教授头脑简单、理论浅显,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且恰恰相反。米尔斯海默的战略设计是最为“毒辣”的,早在2014年他就提醒美国不要陷入与俄罗斯的对抗,而是要集中精力应对中国。他对中国很多问题看得也是最为透彻的,远远强于绝大多数美国政客和学者。

如果美国政府按照米尔斯海默的建议来执行对华政策,那么中国的发展将会面临巨大困难和挑战。庆幸的是,米尔斯海默对美国政府并无影响力,而且受制于美国的历史传统、政治制度、思维定势的影响,他的战略思想虽然极度高超但无法被美国主流所接受。

芝加哥大学教授、进攻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代表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

米尔斯海默眼中,什么样的对华政策才是有效的?

在米尔斯海默眼中,美国的两种外交战略都无法适合今天的需要。一种是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在采取的“以自由主义之名,行自由主义之实”。他将其称之为“自由主义霸权”。尽管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外政策时而多边主义、时而新保守主义,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米尔斯海默反对美国继续采取这样的政策,认为“自由主义霸权”已经过时。

另一种就是特朗普现在的政策:“以现实主义之名,行现实主义之实”。虽然特朗普一直反对自由主义,试图全盘否定美国近30年的外交政策,但是米尔斯海默对特朗普的评价也不高。在前几天北京的演讲中,他直言抨击特朗普的“愚蠢”。特朗普的现实主义,不是米尔斯海默想要的现实主义。

可以这样认为,米尔斯海默主张的对外政策,是“以自由主义之名,行现实主义之实”。以什么为手段并不重要,手段也可以是现实主义的,重要的是不能幼稚地把自由主义当作外交政策的目的。

米尔斯海默给出了一个阻止中国崛起的有效办法,一旦美国政府真的接受米尔斯海默的主张,那么中国的崛起和复兴将面临巨大困难。但是,米尔斯海默的标准是很高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成功,需要远大的战略眼光,目前美国无法出现一个水平高超的政治家、战略家。无论是美国的自由派、保守派精英还是特朗普,都不了解中国,他们或者过于理想化,或者过于自信,或者脱离实际,最终无法阻止中国的崛起。米尔斯海默只能无奈叹气。

米尔斯海默的经典之作《大国政治的悲剧》(2001年出版)

“自由主义霸权”难以阻止中国崛起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民族主义的信仰永远是高于自由主义的,而且从根本上自由主义的国家也是自由主义的民族国家。自由主义霸权的推行需要以美国绝对的实力为前提条件,在“单极”格局中美国有机会追求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目前,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崛起,这一条件已经过时。今天,大国竞争重回国际政治中心,自由主义霸权不堪现实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夹击,已然失败。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特朗普的上台,就是自由主义霸权失败的结果。但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疏远盟友的做法,将会损害美国的软实力,使美国国际地位下滑,让美国的对手获益。

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曾经详细阐述“离岸制衡”的概念。他认为,由于全球广大的水体,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建立世界霸权,只能成为地区霸权。未来中国将会效仿美国,提出亚洲版的“门罗主义”。他在北京的巡回演讲中说,美国的任务是阻止中国主导亚洲,因此美国要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亚洲国家组成联盟,同时强大后的中国也会去干预西半球的政治。在阻止中国变强的过程中,美中可能产生危险的冲突。无论是在经济上或外交上和中国“脱钩”,还是通过接触使中国“和平演变”,都无法达到目的。

米尔斯海默2019年新著《大幻灭:自由主义的梦想和国际关系的现实》

卷入台湾和香港事务将会妨碍美国的对华大战略

米尔斯海默非常反对美国卷入台湾、香港事务。《国家利益》杂志近期再次发表了他五年前的同一篇文章《安息吧,台湾》,他也刚刚发表过“美国应该离香港远远的”这样的言论。

当然,米尔斯海默所有的言论,都是为证明他的理论逻辑而服务的,从来不会说无关的话。他并不是真的支持或同情中国的立场,而是因为美国一些眼光短浅的政客正在严重损害阻止中国崛起的现实主义战略。米尔斯海默当然不是要支持北京统一台湾,而是希望台湾尽可能长的维持现状,但是美国对台湾的政策如果不是基于现实主义考量而是基于自由主义理念,那么就是徒劳的。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今天绝大多数政客支持介入台湾事务,是出于自由主义动机,而非现实主义的战略考量,香港则更为典型。从他们的言语和表态中可以看出,没有人觉得台湾对美国来说还有什么战略价值。米尔斯海默说,虽然现在美国肯定会保卫台湾,但美国和台湾的联盟关系不会持久,十年后美国将会削减对台湾的军事承诺,以避免“精神分裂”。美国对台湾和香港基于自由主义的支持,严重干扰美国真正利益的实现,它们与对华政策的主要目标是相互冲突的。可以这样理解,米尔斯海默主张“为得西瓜,应丢芝麻”,但他无法说服美国主流精英依然坚持“为得芝麻,丢了西瓜”。

米尔斯海默不反对在必要的时候采取自由主义政策,但是必须要为现实主义目的服务。一般认为,自由主义政策包括,在军事上组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联盟,经济上推广自由市场模式、政治上对他国进行“和平演变”,至少是将其他国家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文化上扶植信仰美国式自由主义的知识精英使美国成为其他国家的“政治正确”本身。几种手段是相辅相成的。

对于中国来说,自由主义并非不好,甚至某种程度上是自由主义制度的受益者,本意上也并不想挑战西方主导的秩序。但关键在于自由主义为谁的利益服务,美国对华政策的“接触”假定,与中国运用自由主义发展自己的战略目标是根本不同的。中国自由主义是否会进入美国的战略轨道,不取决于中国在具体政策上是否和美国一致,而取决于美国能否在中国植入一种自由主义话语体系,并使之成为道德标准来左右中国的精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