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教学生涯中一次最大的震撼

原标题:记教学生涯中一次最大的震撼

周末,学校对高三学生开放,可以到教室自习。今天午休时我过去看一下,发现有人在玩三国杀,我大发雷霆。不仅因为玩三国杀这件事我难以接受,而且因为这是明显的趁没人管而违纪。我们做不做什么事只是因为这件事该不该做,而不是有没有人管;越是老师不在的时候越要自我管理,要慎独——这是班级管理的共识。这比犯错本身更让我生气。

该批评的批评,该教育的教育,孩子们认了错也保证以后不再犯,我回办公室。Z追到教室门口,要跟我再说几句话。我以为他要给我最严厉批评的人说情,他说不是。

Z说:“老师我一点也不是为他说情,你怎么批评他都行,我就是怕你生气……”说着,开始眼圈含泪:“老师你记不记得数学老师生完孩子刚回来上课,你跟大家说别惹老师生气,不然老师得乳腺癌。大家都笑了,我没笑。因为我妈就是因为总生我的气得了癌症。我初中的时候她说要出去做个小手术,两周后回来身上插了很多管子往外导东西,我爸我奶奶和我都围着她,我特别害怕她离开我……”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生在我面前哭得泣不成声,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怎么也抹不净。Z继续说:“老师我就是怕你生气,怕你生病……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震惊极了,我没想到他跟我说出这样一番话。我心里和他一样泪如雨下,脸上怒容褪去,浮起大人的笑容,其实是伪装我深深的感动,上前拥抱他,轻拍他的后背,说:“我不生气,不生气……谢谢你。”松开他,我急忙问:“你妈妈现在怎么样?”Z一下子也笑了,忙不迭地点头:“我妈现在挺好的。”

我几乎再没办法面对Z,让他去洗手间把脸洗了。我带着满心的震撼,默默走在他身后。晚上征得Z的同意,化名记录下来。

最近家里连着有事,心力交瘁,学校高考报名的事又很忙乱,初三的大竹子可能是怕我再伤心,能感觉到明显的自律,有时几乎是在刻意哄我。我不在学校的时候把事情交待给班长李哲铭,他都帮我处理得明明白白,然后告诉我有什么事,他怎么处理的,什么结果,都是告知我一下就可以。班委和同学们也都很配合,真的省心。周五放学时李哲铭特地走到我面前,使劲瞪大眼睛带着萌萌哒表情跟我说:“老师再见!我们都爱你!”

真的很温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