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评:2019中甲戏剧性不变 主动放弃保级&被抬进中超

原标题:特评:2019中甲戏剧性不变 主动放弃保级&被抬进中超

2019赛季中甲联赛于11月2日曲终人散,作为扩军18支前的最后一个赛季,本赛季中甲联赛保持特有的戏剧性和传奇性:在第30轮,29轮结束前排在积分榜第2、3位的贵州与长春同时输球,是役赢球的永昌,被抬入中超。

几乎是将本轮赢球的石家庄永昌扛到中超联赛里。

保级战中,大秦之水6-3痛击四川,将四川打入附加赛区;南通在客场2-1逆转青岛,有惊无险的完成了保级。冲超与保级的戏剧性,在第30轮,才算结束。

冲超的戏剧性:

本赛季,内蒙古在联赛前十五轮,保持在积分榜前三位的位置,而黑龙江FC则拿到联赛第四,这是谁也没想到的。

在第29轮结束后,时积54分的贵州恒丰,时积53分的长春亚泰,都比永昌形势更好,但第30轮的比赛,贵州在客场0-1输球,长春在客场1-4输球,只有永昌在主场赢下比赛,最终,在第29轮后被预测可能要计算预备队比赛分数的冲超最后一张门票,轻松的落在永昌身上。

本赛季中甲冲超从形势到结果,只能用戏剧性来形容。

第一个戏剧性是冲超军团的增多,在第28轮结束后,共有七支球队有冲超机会,除了青岛、永昌、长春、贵州之外,还有黑龙江及内蒙古。黑龙江是第二个赛季参加中甲,内蒙古则是2018赛季的降级热门队之一;最后,还有一支陪太子练兵很久的杭州绿城。

第二个戏剧性就是永昌最后时刻的反超。在中超第25、26轮中,这支中途换帅的球队,突然又开始掉链子,依次在客场2-3负于黑龙江,主场0-1负于广东华南虎,几乎丧失了冲超的希望,但最后四轮,又以一个四连胜结束赛季。

除了换帅,永昌在第20轮以0-5主场惨败于北体大,七月初,石家庄球迷认为球队冲超无望,强烈要求俱乐部更换主帅亚森,换帅不足一个月的永昌又遇到惨败,不过惨败之后,永昌又是一波四连胜。最后十轮联赛联赛,永昌拿到了两个四连胜和一个两连败,拿到24分。我们可以看一下,最后十轮里,永昌竞争对手的胜率和积分情况。

青岛黄海,拿到了7胜1平2负,积22分,最后四轮,三胜一负,其中在第22轮,0-1负于永昌。

贵州恒丰,拿到了6胜4负的成绩,积18分,最后四轮,两胜两负,其中在第28轮以1-2负于永昌。

长春亚泰,拿到了5胜2平3负的成绩,积17分,最后四轮,两胜一平一负,在第24轮,2-3负于永昌。

黑龙江FC,拿到了7胜1平2负的成绩,积22分,最后四轮,三胜一平,第25轮,3-2胜永昌。

内蒙古,拿到了4胜2平4负的成绩,积14分,最后四轮,三胜一负。

杭州绿城,拿到了7胜1平2负的成绩,积22分,最后四轮,两胜一平一负。

从数据来看,最后十轮中,永昌、青岛、黑龙江FC和杭州绿城,是成绩最好的四支球队,青岛、永昌、黑龙江和绿城,都在不断追赶长春与贵州。最终,永昌在最后一轮,赶上了长春与贵州,获得了中甲亚军,黑龙江拿到第四(54分),绿城拿到了第六(51分),最后十轮成绩最差的内蒙古,展现了球队高开低走的情况。

青岛与永昌,在赛季前二十轮,均只拿到十胜,最后十轮,依次拿到了七胜与八胜;贵州前二十轮,拿到了十一胜;长春前二十轮,也拿到了十胜。前二十轮表现最出色的球队,未必能获得冲超资格,但收官阶段表现出色的冲超球队,则一定会机会。

即使是青岛黄海,在二十五轮联赛结束后,也没有冲超的必然,那时候,长春和贵州看起来更有可能重新杀回中超。

在最后一轮失利之后,长春与贵州球迷,对于己队在比赛和冲超中的失利,爆发了严重的不满,反而是两支俱乐部极力淡化失败,甚至连“悲情英雄”的牌都没有打,这是第二个戏剧性,仿佛一切都在控制中。因为从两支球队在第30轮的表现来看,实在让人无法相信,两队有冲超的欲望。

这是中甲收官战一贯的戏剧性,这里面包括了球会预算、球员心态,俱乐部整体思路,但展现出来的,是场面上的戏剧化。站在大数据的角度来看,谁在收官战中表现出色,谁才能冲超。更重要的一点是,胜负心态,往往只在一线间。无心冲超的球队,必然会放弃比赛,有心冲超的球队,必然会拼尽全力。这就是戏剧性背后,唯一的足球内容。

最有代表性的,是黑龙江FC,黑龙江知道自己冲超无望,但又决定打好每一场比赛,因此最终以联赛第四的身份完成本赛季,这支球队没有幻想,没有放弃,兢兢业业,展现了足球本身的可贵内容。

保级的戏剧性:申鑫与辽宁的主动放弃

作为本赛季中甲球队中的国字号储备军,北体大以2平2负开局,直到第五轮才赢球,前十五轮,只赢了五场比赛,一度被视为本赛季的降级热门,但在第16至21轮中,拿到了5胜1负的成绩,依靠这六轮十五分,把自己带到了安全区。

事实上,北体大只踢好了七月上旬至八月上旬的这六场比赛,就完成了保级,虽然他们在赛季未开始时,被视为有机会冲超的球队之一。

本赛季的保级形势,因为中甲2020赛季的扩军,看起来并不太严酷,直接降级名额只有一个。

最终直接降级的上海申鑫,在赛季前六轮,拿到了2胜1平3负的成绩,比北体大还好。申鑫的崩溃是从四月下旬开始的,当时球队要转让,俱乐部要破产,无法支付球员薪水甚至是宿舍水电费,以1-4负于沈阳以及1-5负于北体工后,基本上意谓着申鑫本赛季完了。

申鑫的戏剧性是,他们是确确实实没钱玩下去了,而所有人都认为,如果申鑫要想保级,首先要让俱乐部转让,他们赛季只拿到三胜,净丢四球以上的比赛有1-7负客家,2-9负青岛,0-5负于绿城,1-5负北体大,这样的成绩,没有保级成功的可能。但所有人都相信,如果转让成功,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以联赛最后十轮为例,已经知道球队无法转让,降级命运已定的申鑫球员,反而爆发强烈的荣誉感,他们在第23轮赢下了南通支云,对阵贵州和绿城,都是一球小负,面对冲超的青岛,也只是输了一个0-2。

辽宁队积21分,他们的实力,绝非积分榜上表现的这么差,他们赛季赢了五场球,除了两胜申鑫,还两胜南通,一胜新疆。这全部是辽宁的保级对手,他们唯一无法赢下的比赛对手是大秦之水和四川,在防反和对攻方面,辽宁队无法保持百分百的注意力,所以无法赢下这两个对手。

从四月开始,辽宁队出现了球迷与球员对骂的情况,一直维持到赛季结束。球迷对球员表现不满,辽宁除了能赢弱小的保级对手外,一遇到士气超过自己的球队,就绝无胜机,辽宁队有放弃,但最重要的是,辽宁的士气与信心,在本赛季跌到了低谷,影响到了发挥。

这里面是钱的原因,辽宁队的整体实力,是可以保级成功,而且,辽宁的实力,在南通、新疆之上。

盘点新疆、南通、四川:降级热门的戏剧性

新疆、南通和四川,三支球队实力相当,谁保级谁降级,完全是气运使然。

四川受到了赞助商撤资的影响,在第11轮至第20轮间,他们只以1-0赢了长春,其余九场比赛,拿到了4平5负,甚至连申鑫都没赢,这三个月的颓势,对于四川来说,是致命的。

南通在魏新的率领下,上赛季冲甲成功,但从第15轮至第25轮,他们十轮不胜,仿佛根本不会踢球。作为一支弱旅,南通使用过长传冲吊的打法,但更喜欢依靠(远射)定位球和前场中边路的个人突破来解决战斗,斗志很强,但打法受到球员个人状态和能力的影响。

7月6日,南通在主场与永昌一役中,在超过16分钟的补时状态下,依靠南云齐的神勇,打入两球,2:2战平对手,所有人都陶醉于这场平局,但此役也把南通的战术问题全部展现出来:南通打防反和防防反的能力都不强,南通在前二十轮联赛里是缺少强力前锋的。

塞尔维亚前锋M—科瓦切维奇,是一名高中锋,直到联赛最后十轮才找到感觉,赛季打入六球;喀麦隆国脚阿邦打入五球。不可否认,魏新确实没有激活这两名球员,他们两人的状态,是在盖瑞—怀特执教后,才被释放出来。

能够保级的球队,一定有一名强力的中锋,基本上可以确定为外籍中锋。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大秦之水,他们拥有奥斯卡,奥斯卡就是决定先生,在3-2胜南通支云的比赛中,他打入两球,在1-0胜杭州绿城的比赛,他打入绝杀球。这位刚果中锋在中甲,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戈沃和穆里奇的光芒,都在奥斯卡之下。

新疆的问题与南通类似,南通在最后四轮3胜1平,神奇冲出了附加赛区,新疆前八轮3平5负,他们前八轮的表现,还不如申鑫,但是在第九轮赢下北体大之后,他们从第12轮至19轮,拿到了6胜1平2负,是这个成绩帮助新疆保级成功。

同样,新疆是有强力前锋的,斯皮法诺赛季打入11球,他先是在4月6日战南通的比赛中伤退,在5月25日战申鑫的比赛中复出,复出即打入绝杀球,又在第18轮对青岛的比赛中受伤,可以说,斯皮法诺的伤势,影响到了新疆的发挥,不过,他还是帮助新疆艰难保级,在第12轮至19轮中,他打入了四粒进球。

南通、四川和新疆,这三支球队都有戏剧因子:展现血性时被认为保级无忧,连战连败时又被认为降级热门。在一番混乱之后,新疆和南通脱险,四川进入附加赛。

结束语:不变的秩序

2019赛季的中甲联赛中,真正的强队只有青岛、长春以及贵州,这三支球队有负于弱旅时,但基本上是压迫性的逼抢打法。

黑龙江FC,是防反战术的坚决执行者,在球员士气高涨的情况下,他们的表现稳定,并且打到了联赛第四。与黑龙江风格相近的,还有内蒙古和大秦之水。战术明确,外援实力强劲,前两支球队在联赛后半程,还属于冲超球队。

中甲始终强弱分明,弱队可能突破,但无法突破奇迹的瓶颈,强队可能沦陷,但始终能站稳,北体大就是强队沦陷的代表,虽无法冲超,但好歹在最后四轮,也没有保险的危险。

杭州绿城则是中甲秩序的另外一种象征,他们在冲超机会最小时,表现的最正常,最有血性。也许从绿城身上,我们能看到中甲的秩序:冲超戏剧性不变,弱队两极分化;资金影响士气,士气决定命运。

(钱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