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的强者:澳大利亚的航母梦还有多远?

原标题:南半球的强者:澳大利亚的航母梦还有多远?

说到澳大利亚,我们总能习惯性地联想到袋鼠和“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不过澳大利亚发达的可不仅仅是畜牧业而已,该国的经济水平也是非常高的。而且,澳大利亚还是一个拥有一支百年海军的国家,对于海军发展,澳大利亚一直很有想法,近年来更是通过不断引进欧洲军备技术,扩大了其海军实力。现在的皇家澳大利亚海军,规模在南半球堪称首屈一指。

当然在现在这个年代,要想发展大海军,就免不了要发展航空母舰。澳大利亚一直都有大海军之梦,其对航空母舰也是念念不忘。而且在历史上,澳大利亚也是曾经拥有过弹射型航母的。但是近几十年来,澳大利亚的航母计划发展又确实不算很顺利。直到最近这几年,澳大利亚引进西班牙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的设计方案,才算是又和航空母舰沾了边。那么,澳大利亚的大航母之梦究竟还有多遥远,接下来就不妨做个讨论。

墨尔本号航空母舰:皇家澳大利亚海军曾经的骄傲

在历史上澳大利亚是拥有过航空母舰的,澳大利亚是英联邦国家,与英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英国在二战时期开建10艘巨人级航母,之后又发展了改进的尊严级航空母舰。这些轻型航空母舰未能在二战中发挥作用,但是战后却出售给许多国家。澳大利亚也买了英国的航母,著名的“墨尔本”号就是原来的尊严级航空母舰“尊严”号(R77),该舰开工时间为1943年,下水时间为1945年,1956年“尊严”号加入澳大利亚海军服役,并更名为“墨尔本”号。

“墨尔本”号的服役生涯中,存在着一系列撞船事件,该舰曾经与多艘战舰、船舶发生过碰撞,自身也问题频发,因此一直是澳大利亚海军的“心病”。1964年,“墨尔本”号航空母舰曾经撞沉过护航的“航海者”号驱逐舰;而1969年“墨尔本”号航母又“成功”干掉了美军驱逐舰"伊文思"号,这两起典型事故让“墨尔本”号航空母舰的撞船名声“远播千里”,即使是美国海军都对其望而却步。

当然,即使“墨尔本”号存在种种问题,其实际价值也是不应被忽视的。“墨尔本”号的标准设计排水量约为1.4万吨,满载排水量超过2.0万吨,虽然是一艘轻型航空母舰,但是该舰拥有多达4具蒸汽弹射器,舰上最多可配备42架舰载机,其中包括A-4“天鹰”攻击机和S-2E“跟踪者”反潜机。也就是说“墨尔本”号是一艘典型的弹射型航母,这艘航空母舰实际上拥有可观的战斗力。

“墨尔本”号航母的存在,让皇家澳大利亚海军找到了骄傲的资本。这艘轻型航空母舰一直服役到上世纪80年代才退役。虽然在其服役生涯中,“墨尔本”号闯了不少祸,但是澳大利亚也一直在使用它,这对于澳大利亚航母使用经验的积淀,以及相关技术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

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聊胜于无的“低配方案”

“墨尔本”号准备退役的同时,澳大利亚还曾经盯上了英国另一艘待售的航空母舰“常胜”号,当时英国开的价格大概是2.5亿美元,这样的价格在当时实际上也不便宜,而且反舰导弹技术的发展,让澳大利亚打了退堂鼓,于是澳大利亚没有继续从英国购买航母。

当然,这不代表澳大利亚就对航空母舰没有想法了。“墨尔本”号退役之后的几十年中,澳大利亚海军一直都渴求再度拥有航母。直到进入21世纪,这一梦想才再次有了实现的可能。2007年,澳大利亚决定向欧洲国家“求援”。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找英国,而是找了西班牙。西班牙纳凡蒂亚集团向澳大利亚提供了基于F-100型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技术成果的霍巴特级驱逐舰设计方案,并且以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为蓝本改进的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模型概念也获得了澳大利亚的青睐。

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是一种满载排水量高达2.7万吨的大型多用途战舰,这种舰型拥有两栖攻击舰的性能,但与此同时,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也兼具轻型航空母舰的特性,该舰型可以操作美国的F-35B短距起降战斗机,而这也正是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胜出的关键原因所在,和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竞标的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因为没有考虑搭配F-35B战机,最后被澳大利亚放弃。

澳大利亚的两艘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于2014年和2015年先后入役,这两艘战舰让澳大利亚重燃了对航母的希望。但是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并不是完全专业化的航空母舰,只不过F-35B战机的出现,降低了航母的准入门槛而已。而且,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本身的体量也有限,该级舰的长度约为221米,宽度不足30米,这样的舰体规格决定其甲板空间不会很大,要想容纳大量的F-35B战机显然也有难度。

因此,对于澳大利亚海军而言,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的出现,算是其航母计划的一个进展,但并非里程碑式事件。澳大利亚现在甚至都还没有获得F-35B战机,所以路还是很长的。如果澳大利亚想要拥有真正的航空母舰,那么就必须寻找更为合理的问题解决方案。

澳大利亚可能考虑的航母发展方案

就目前的实际情况看来,澳大利亚暂时是不可能自己开工建造航母的。其实澳大利亚的经济并不弱,其人均GDP甚至超过了西班牙,但是澳大利亚却没有西班牙那样的军工技术基础。澳大利亚有的是百年海军,有的是使用航空母舰的经验,不过如果要建造航空母舰的话,澳大利亚还是得求助于其他国家。

考虑到澳大利亚一直坚持追随西方的脚步,因此澳大利亚首先考虑的应该还是西方的航母方案,这和澳大利亚选择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以及F-100型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的理由是一样的。不过,这里需要排除几个潜在方案,第一个就是美国。因为美国在二战以后基本上没有卖航空母舰给其它国家的惯例,特别是核动力航母,美国更不可能卖,退役的企业号航空母舰就是一个例子。况且美国现在自己都在嚷嚷不够用,所以澳大利亚目前应该买不到美国的航空母舰。

如果不考虑美国的话,澳大利亚基本上就只能选择欧洲方案了。欧洲目前有几种可能方案供澳大利亚选择,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胡安·卡洛斯一世号战略投送舰之外,还有意大利的加富尔号航空母舰和法国的戴高乐号航母,以及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对比之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航母方案规模较小,在澳大利亚已经拥有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的情况下,小型方案的吸引力不大,应该也会被澳大利亚排除。真正可以考虑的,是英国和法国的方案。

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提出“由海向陆”的战略转变概念,作为美国的追随者,英国也跟着提出了类似的舰队发展计划,两栖作战要求被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因此,英国试图在21世纪重组“全球舰队”,其中就有航空母舰的位置。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出现的。

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技术方案实际上是法国泰雷兹集团设计的,但英国考虑到要照顾自家防务供应商,所以把大部分经费和建造工作都给了BAE系统公司,这样安排的结果,就是泰雷兹集团设计了方案,但BAE系统公司却承揽了大部分工作,表面上看来,这也就是英国自己生产的航空母舰。

当然,对澳大利亚而言,谁设计的并不重要,最需要关注的重点,是方案本身能否达到目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设计长度为280米,宽度可达73米,标准排水量达到6.5万吨左右,这些数据已经远远超过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不过和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一样,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也使用了美国的F-35B战斗机。这对澳大利亚而言其实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因为澳大利亚也参与了F-35战斗机项目,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如果改为航母的话,同样要使用F-35B战斗机。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也配备F-35B战斗机,这有利于形成一致的编队体系,也更方便进行过渡发展。

站在英国的角度,是否可以出售类似于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设计方案给澳大利亚呢?其实应该是有可行性的,因为“墨尔本”号本身就是英国卖给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是英联邦国家,对英国而言算是同盟。而且,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并非使用核动力,其出口门槛不会那么高。

事实上,英国现在已经有出口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设计方案的想法了。之前印度方面曾经派出代表团,参观了负责建造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的罗塞斯造船厂,双方正就新型航母的合作生产工作进行洽谈。按照计划,印度准备开建其第二艘新航空母舰“维沙尔”号,如果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设计成果被印度接纳的话,则“维沙尔”号将是一艘排水量6.5万吨级的航空母舰,英国会提供大量技术和配件支持,印度甚至可能因此购买F-35B舰载机。

既然印度可以和英国洽谈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技术引进工作,那么澳大利亚自然也可以。值得关注的是,澳大利亚还在2018年和英国签署了价值350亿澳元的护卫舰采购合同,根据合同内容,澳大利亚决定以英国26型护卫舰为蓝本,发展其“大洋5000”项目框架内的9艘“全球作战舰”。26型护卫舰本身就是英国规划发展的21世纪新型多用途战舰,其作用包含了为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提供护航。澳大利亚如果基于英国的舰队理念去发展自身海军的话,则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设计方案也有可能成为澳大利亚海军青睐的对象。

除了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之外,法国的航母方案也是澳大利亚可能关注的重点。正如前面提到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建造实际上也采纳了法国泰雷兹集团的方案,所以足见法国的航空母舰技术也非常成熟。而且,目前世界上除了美国之外,就只有法国拥有在役的核动力航母了。

当然,法国也不太可能出口其核动力航空母舰技术,法国会考虑出口的是常规动力航母设计方案。提到法国出口航空母舰,就不得不说起已经退役的巴西“圣保罗”号航母,这艘航空母舰实际上就是原来法国克莱蒙梭级航母的二号舰 “福煦”号,该舰也是一艘排水量3万吨级的弹射型航空母舰。“福煦”号的转让,说明法国本身就有出口航母的先例。

而且,在2013年的时候,法国造舰局实际上还借着巴西防务展的机会,对外展示了为巴西准备的下一代航空母舰PA2改进设计方案,这是对巴西航母征求意见书做出的回应。法国造舰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新的设计模型拟定舰体长度为285米,满载排水量可达6.0万吨左右,这样的规模已经相当于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的级别了。

如果澳大利亚愿意的话,则可以和法国就PA2改进设计方案的合作展开讨论。当然,法国的方案可能不会像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一样考虑使用F-35B舰载机,因为法国的军备技术向来自成一家,很少和美国的兼容。不过这也不会影响澳大利亚做出选择,因为法国也有自己的舰载机技术。从实战效能和通用性的角度看,法国的阵风M舰载战斗机,对澳大利亚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而且,澳大利亚和法国也保持着军备技术合作。2019年2月,加拿大9NEWS网站就披露了澳大利亚和法国签署价值500亿美元潜艇订单的消息。法国将帮助澳大利亚建造12艘攻击级潜艇,实际上这种潜艇也就是法国自用梭鱼级攻击型核潜艇的常规动力版本。仅从这一单交易就可以看出,澳大利亚和法国在防务领域是有深度合作的,法国甚至还愿意和澳大利亚共同合作建造新潜艇,这实际上也是在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技术。

既然法国可以卖核潜艇的常规动力版本给澳大利亚,那么自然也就可以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航空母舰的传统动力方案。至于是否真的能够合作,就看澳大利亚有没有想法了。至少,如果澳大利亚对法国的航母方案感兴趣的话,法国应该是能够满足澳大利亚所提要求的。

总结

总结而言,澳大利亚作为南半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其对海军发展的渴望从未有消减,航空母舰也是澳大利亚海军梦寐以求的对象,只不过限于技术水平,澳大利亚在航母发展方面尚未有太多成就。但澳大利亚在引进军备技术方面算是非常舍得花钱的,前面提到的英国26型护卫舰合作项目和法国潜艇项目,均是价值数百亿的巨额订单。事实上,澳大利亚已经提出价值高达900亿美元的“国家造舰计划”,其目的是增建54艘新型舰艇。所谓“大洋5000”项目,体现的正是澳大利亚在21世纪发展大海军的雄心壮志。

综合分析结论显示,澳大利亚如果继续寻求通过“外援”手段来获得航空母舰及配套技术的话,则英国和法国的设计方案应该是最能吸引该国关注的。而且从澳大利亚的军购计划中不难看出,澳大利亚并不太愿意将所有军备项目都委托给单一国家,这或许是为了避免一家独大,并且也是出于管控风险的考虑。所以还有一种可能的情况,就是澳大利亚会让英法等国合作参与其航母项目,这样的话将有助于澳大利亚获得更多选择空间。同时,相互竞争也能够促使成本下降,这也是澳大利亚获得最大化收益的一种方式。

当然,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都还没有正式启动其真正航空母舰的生产工作。航母属于战略级别的武器,其发展必然会受整体海军战略的影响。澳大利亚固然喜欢航空母舰,但也必须有明晰的海军战略作为指导方针。现在的澳大利亚,经济实力已经相当可观,但是其军力整体不算很强,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整体海军战略,导致澳大利亚不得不考虑取舍平衡的问题。加上本身技术和人力资源、基础设施现状的制约,也延缓了澳大利亚航母发展的进度。所以,短期内澳大利亚的航母梦,恐怕暂时也只能是个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