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晓梅:泪光里,幻出父亲的身影……

原标题:牛晓梅:泪光里,幻出父亲的身影……

作者简介

牛晓梅,女,延安市实验中学语文教师。喜欢读书、写作、旅游。

我与茶结缘在30年前。

父亲视茶如命,将他的这一爱好毫无保留地传给了我。那时候我刚上中学,每天晚上总看见父亲泡上一杯浓茶,微闭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常常被他安闲的神态深深吸引,悄悄走到跟前,刚准备关掉电视,父亲眼皮都不抬说“看着呢!”

有时听到他打呼噜,蹑手蹑脚走到跟前,“啊”的一声。父亲猛一抬头,骂我一句,我“嘿嘿”一笑,端起茶杯喝一口,感觉像中药一样苦。从那时候起,父亲喝茶,我就会凑到跟前,慢慢地培养起与父亲与茶叶的感情。

艰苦的岁月里,父亲对茶叶几乎没有要求,味道苦颜色浓即可。后来条件好了,价位涨到好几百,他反倒越来越挑剔,经常抱怨茶的颜色不深,味道不浓。

父亲喝茶,茶与水的比例几乎是一比一,苦得让人难以下咽,他却乐此不疲。一次,花了70多在网上买了好几盒茶叶,我问“爸,这茶味道怎么样?”他很痛快地对我说:“恩,不错,这个盒子就是好看”。

生活里最幸福的时刻是一个人捧一杯茶,看书、备课、改作业,看着鲜嫩的茶苗根根竖立,闻着淡淡的花茶清香,就会特别感谢父亲给予我这一小情趣。

我爱旅游,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一包茉莉花茶,困了累了或者休闲时候,泡一杯茶,驱赶走一天的疲劳,回来的时候都会买当地的茶叶让父亲尝尝,这茶成了我与父亲相互牵挂的一股暖流。周末回家,吃过晚饭,跟父亲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一边吃零食,成了我们最轻松最默契的时刻。

可惜,父亲病了。

嗓子突然没了声音,弟弟带他去医院检查。

结果如晴天霹雳,将我们彻底击垮了----淋巴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喉咙部分,那是2018年3月20日。

弟弟隐瞒了病情,带他到更大的医院治疗。3月30日,我到医院,父亲精神很好,拉着我的手,仍旧让我泡茶喝。当花茶的清香味道弥漫在病房的时候,父亲只是看着我。我说:“爸,想喝吗?”他笑眯眯地对我说:“想!”我用小勺蘸一点抹在他嘴唇上,父亲舔一下,很满足。

不管我们怎么努力,灾难还是降临了。看到病危的父亲,看到说要回家的父亲,弟弟泡了一杯很浓的茶,父亲已经没法坐起来了,他用笔写了一个“习”字,意思是要用吸管喝茶,这一次也成了最后一次。

现在,联系父亲和我的仍旧是茶。有时间了,就会泡一壶浓茶来到父亲的坟前,所有的思念都化成眼泪倾泻下来。我将家里的情况一一讲给父亲听,也会问他为什么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在泪光里,幻出父亲身影。

这辈子最幸福的是有一位视我如生命的父亲,这辈子最幸运的是我们成了父女,这辈子我和父亲与茶结下不解之缘。我想,我喝茶的时候,父亲一定可以看得见,闻得着。于是每天认真喝茶,每天想念父亲。

爸,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