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计时46天 ▏议程设置

原标题:倒计时46天 ▏议程设置

倒计时46天

议程设置的三个级别 媒介间议程设置

议程设置的三个级别

议程设置分为传统议程设置(议题设置)、属性议程设置、网络议程设置

第一个级别——议题设置

1972年,美国学者麦库姆斯和肖在《大众传媒的议程设置功能》中提出“议程设置”理论。该理论认为,大众传播具有一种为公众设置“议事日程”的功能。

传媒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达活动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显著性的方式,影响者公众关注的焦点和对社会环境的认知。

媒介议程设置过程,本质上来说是占统治地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力量对舆论进行操纵和控制的结果。

该理论考察的是作为整体的大众传媒较长时间跨度的一系列报道活动所产生的中长期的、综合的、宏观的社会效果。

暗示了传媒是从事“环境再构作业”的机构,对外部世界的报道不是“镜子式”的反应,而是有目的的取舍选择活动,会影响到人们对周围环境的认知和判断。

第二个级别——属性议程设置

1997年,由麦库姆斯和肖提出。其核心观点是:议程上的每个客体都有不同的属性,即用来描述他们的特征属性。

当新闻媒介报道一个客体时,一些属性被突出强调而另一些属性则一带而过。媒介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和报道方针,从报道事件中选择他们认为最重要的属性进行加工整理,赋予一定的结构秩序,然后以“报道事实”的方式提供给受众。媒介不仅告诉我们想什么,而且告诉我们怎么想。

第三个级别——网络议程设置(NAS理论)

由麦库姆斯及其中国学生郭蕾提出。以解释新闻业在基于媒介融合和社交媒体而日益“网络化”的时代,议程设置理论是如何继续发挥其效用的。该理论的核心观点是:影响公众的不是单个的议题或者属性,而是一系列议题所组成的认知网络。

总结:议程设置第一层传递的是对象的显著性,第二层传递的是属性的显著性。传统议程设置理论的重点落在传播效果的初始阶段——赢得关注。而属性议程设置理论则关注传播效果研究的终端——形成认知。网络议程设置进一步揭示新闻媒体不仅告诉我们“想什么”或者“怎么想”,同时还决定了我们如何将不同的信息碎片联系起来,从而构建出对社会现实的认知和判断。

(798字)

媒介间议程设置

媒介间议程设置是对议程设置理论的发展,其聚焦于媒介议程的来源。

1989年,丹妮利恩和瑞斯运用内容分析法研究了1986年美国媒体对古柯碱的报道,发现不同媒体间报道方式与内容上高度相似。他们将这种现象称为“媒介间议程设置”

根据议程流向区别,可以区分为:

1

共鸣效果(resonance effect):主流媒体充当“意见领袖”角色,是其他媒体的信息来源与参考架构。

2

溢散效果(spill over effect):当议题从潜伏期转为上升期时,议题从边缘媒体进入主流媒体。

(201字)

双十一预售来啦!!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领取优惠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