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夜袭的威力有多大?美军连长丢一罐头盒竟被手下乱枪打死

原标题:志愿军夜袭的威力有多大?美军连长丢一罐头盒竟被手下乱枪打死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由于美军占据着绝对的火力优势和制空权,因此我军的作战方式多以夜战和近战为主,这样就可以部分抵消敌人的火力优势。即使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我军依然依靠着顽强的战斗精神和高超的指挥艺术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了三八线以南地区。美军先后更换了三任总司令都无力扭转战局,被迫坐下来和我军谈判。

为了在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克拉克批准了范弗里特的“摊牌行动”行动计划。准备动用两个营的兵力,用6天的时间拿下我45师据守的上甘岭阵地。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正式打响。美军出动300多门大炮、40多辆坦克和50多架飞机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当天共发射炮弹40万发,火力密度高达每秒落弹六发,我军前沿阵地的山头都被削低了两米。

为了减少美军炮火带来的伤亡,我守备部队在坚守了数天并给予敌人大量杀伤后退入了坑道。对于坑道,美军并不陌生,硫磺岛战役中就曾见识过日军的坑道战。因此美军一开始并没有把我军的坑道放在心上,不料志愿军的坑道战却远比日军高明。硫磺岛战役中日军只是一味躲在坑道里死守,最终被美军逐一消灭;而我军的战术则比日军灵活得多,在坚守的同时,还经常利用夜色的掩护向敌人发起犀利的反击。

美7师32团重机枪连上士罗伯特.格里斯回忆称:“敌人夜间袭击非常活跃,他们有良好的方位感,熟悉三角高地地形,也熟悉我们每个地堡的位置。夜里几乎不敢入睡,因为你得想第二天到来时脑袋是否还长在自己的肩膀上。经常有在地堡里和观察哨位上睡觉的人,晚上还是囫囵的,到早晨就丢了脑袋。”睡眠不足,加上对我军夜袭的恐惧,不少美军士兵变得精神恍惚。

原美军第一观测营上士普罗福特回忆说:“夜晚,我在前沿阵地时,跟我一起的那个步兵营经常神经过敏,假如有个铁盒子丁零当啷地滚落下来,不管是动物碰的,还是哪个士兵扔的,顿时就会枪声大作,听起来像一场大仗似的。直到某个军官跳出来大喊‘停火停火,别打了!’枪声这才渐渐稀疏下来。”

老兵尚且如此,那些新兵的表现就更糟了。曾是美第31团A连中尉的科夫科在他回忆文章里写道:“我所在的排是个新组建单位,每天晚上新兵们都会朝梦幻之敌开火,一天夜里打了我们自己的坦克。还有一次,我们一个班长被B连的人当成敌人击中。我常常从一处跑到另一处,去看他们到底在冲什么开枪。”科夫科是幸运的,因为他并没有在乱枪中受到任何伤害。但该团C连连长坎特雷尔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10月18日夜里10点左右,坎特雷尔吃过宵夜后从掩体里走出来丢空罐头盒子,本来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但G连的士兵们已经被我军的夜袭搞得神经过敏了,罐头盒落在空地上发出了丁零当啷的声响,精神高度紧张的C连士兵以为又是志愿军前来夜袭,顿时枪声大作,凶猛的交叉火力网瞬间将坎特雷尔打成了筛子!照明弹升起后,C连的士兵们才发现自己铸成了大错。频繁而又犀利的夜袭,在大量杀伤敌人的同时,还给美军士兵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威慑,美军因此患上了夜战恐惧症,这也是我军取得上甘岭战役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