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囤菜,是东北人的别样浪漫

原标题:用生命囤菜,是东北人的别样浪漫

最近北方朋友的搓澡巾再一次暴击了南方朋友的心灵。但比搓澡巾更让人战栗的,是北方人克苏鲁式的买菜方式。

这其中的核能代表就是东北老铁。然而,成吨成吨的买菜只是东北囤菜文化的基础一环。比起买菜更考验一个东北母亲技术的,其实是如何安置它们。

北方买菜VS南方买菜

对于很多勤劳勇敢的中国阿妈来说,在夏季没有什么地方不能用来种菜,而对于东北人,在冬天,则没有什么地方不能用来囤菜。

汉堡王的气场完全被东北白菜碾压

一到了冬天,东北的阿姨妈妈都会变成一个冷漠的囤菜机器。500斤起步也不算是大手笔,总有那么多穿貂的安托万式华丽贵妇,表面上一万块的貂都嫌皮毛不够顺滑,一到冬天就一车一车往家里弄白菜,暴露了淳朴如初的气质。

没有任何地理障碍,可以阻止她们摆放冬菜。城市化的基础建设其实并不能让一个东北人感到绝望。相反的,从前的2D囤菜,变成了3D模式。

“我曾经在心爱的姑娘楼下想捕捉一个甜美的倩影,但抬头瞭望的瞬间,窗台上却布满了100斤冬白菜。”

在东北,身为一个阳台是最为忙碌的,躲得过二老姑的冻秋裤,也躲不过她祭出的半吨大白菜。

南方人总觉得东北人到了冬天就像家家户户要开饭馆儿,但其实一卡车白菜不一定够八口之家吃的。当然,假如把某个屯子的白菜都拉到南方,整个南方的人又未必成吃完一卡车的白菜。

“小时候和哥哥姐姐有个任务就是抱白菜,运到楼下“半棚”(就是楼下自家小院),一部分抱回家积酸菜,冬天各个姑姑大爷家都到爷爷家里取。”

巴黎的凯旋门被中国地产商挪移到东北沃土以后,不一定会成为一道景点,但绝对会被大妈们紧紧盯上。

那个被法兰西铁骑军团当做荣耀象征的门,在中国东北,只需要一排白菜,就瞬间没有了气魄。

除了凯旋门,地产商们为了美化楼盘所设计的各种建筑风貌,无疑都为东北母亲晒白菜,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颗粒饱满的胖白菜在各种“北欧公馆”的小园子里挤挤挨挨,那一片新绿,有时候眼花了,还以为是春天突然来了。

一辆几十万的豪车,如果在冬天不能为丈母娘囤菜所驱使,必将遭到丈母娘彻彻底底的嫌弃。我总是见到一些东北男子哭着说,去年晒囤菜的白菜帮子味儿还在车上久久,没有散去,转眼,却又到了新一轮晒白菜的季节。

有些小伙子表面上Gucci Gucci Prada ,打开GTR的后备箱全都是英雄母亲塞进去的100斤大葱。因为味道过于浓郁,整个冬天,他都是打滴滴泡的妞。

寒冬腊月的夜晚,只要寻着浓郁的大葱味儿,就能安全地将自行车行驶入库,一根根高调排列的大葱,比指路明灯更清楚地提示着你,这是到家了。

树干是绝对不会被放过的,夏天的时候晾小孩的尿布,冬天,还是那根绳子,上面却挂满了大葱。

往日跳广场舞的铁岭舞王们也会暂时挂牌歇业,毕竟没囤好菜的话整个冬季肚子里都会空唠唠的。

小区里的座椅、凉亭内都是大家晒菜的场所,老人也不行,得先给白菜让座。

在这样的季节,小区的安保措施也失去了往日的凶悍和冷漠,密集的监控有力防止了白菜被过路的人顺手摘走。

当然,除了铺天盖地的放置白菜,有一种方式,也可以有效地让一颗白菜找到归属。那就是腌掉它们。

物理无法解决的体积过大问题,经过化学的发酵,300斤的白菜却可以神奇地挤在一个缸子里,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妈妈我想吃大白菜,吃,吃大车的,两车够吗?够啦,谢谢妈妈,妈妈真好。”

在东北,转角遇到菜是别样的浪漫。

来不及绊倒太多人,它们就会进入大盆里变成猪肉炖粉条子。

“别说了,去年我爸说家里腌酸菜的缸坏了,然后又去买了一个大缸,能腌300斤酸菜然后我家吃酸菜从一月份吃到了四月份,还送出去了好多。”

而白菜上面,总是盖着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可以是从马路牙子捡回来的,更多的是,代际传承。

说个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酸菜这项技能,也被东北人远在北欧圈的“老乡”波兰人所掌握。有人总调侃瑞典是欧洲的东北人,但在吃的上面,其实波兰人更像老东北。

在波兰,酸菜和饺子是他们的国菜。在形貌上与东北酸菜和饺子,极为接近。波兰酸菜“必高思”(bigos)是波兰地道的传统美食以腌制的白菜为基础,加入肉类进行炖煮。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没有粉条子。这是波兰的酸菜炖肉。

虽然食材类似,但已然透露着一丝性冷淡

这是东北的酸菜炖肉。

……

这是波兰的饺子。

这是东北的大饺子。

总之,“囤菜”是东北人一种固定的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东北姐妹间的交际方式。

热情的东北老姐妹冬天总是相约囤菜,你帮我,我帮你,你不帮我我还帮你,囤就完事儿了。

编辑=鹿十七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