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柳岩惨到家,黑色喜剧变纯爱,宁浩也救不了的《受益人》并不是期待的黑马

原标题:大鹏柳岩惨到家,黑色喜剧变纯爱,宁浩也救不了的《受益人》并不是期待的黑马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将于本周五上映的新片《受益人》,相信会是本周观影的优先选择项。无论从预告片的画风,还是从电影幕后的班底来看,《受益人》似乎都有成为黑马的潜质。

看预告里简短的几句台词,确实能吊起胃口↓↓

你负责,结婚、签字

我负责,出轨、意外

一出骗婚杀妻诈保险的大戏已经呼之欲出。

这个主题既现实也敏感,翻看新闻,去年十月的“泰国杀妻骗保案”还历历在目↓↓

《受益人》没有直接说明是改编自某条新闻,但故事梗概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些社会事件:吴海(大鹏 饰)为了给罹患哮喘的6岁儿子治病,在好友钟振江(张子贤 饰)的怂恿下,刻意结识了一个与他同样身处边缘和底层的网络女主播淼淼(柳岩 饰),决心酝酿一场别有用心的婚姻骗局。

关于婚姻诈骗,各种新闻多不胜数。

再加上刻意突出的土味画风、搞笑片段,主角的川渝方言+塑料普通话,明明白白告诉观众:这部电影讲的是小人物,是有现实主义色彩的,而且带着黑色幽默。

而这些,都是近年国产电影黑马的标签元素。

除了故事,《受益人》的班底同样让人充满期待感。

监制由宁浩担任,本片也出自他扶植新导演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这个计划在过去两年里推出了路阳导演的《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和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都获得了成功。

同样由宁浩监制,并且强调有社会性+娱乐性,《受益人》各方面看起来都符合观众对“黑马影片”的期待。

然而叔提前观影验货后觉得,有这样高的期待和关注度,对《受益人》来说未必是好事。

作为一部新导演的长片处女作,《受益人》的基本完成度是不错的。导演遵循着宁浩的风格,关注底层,充斥着草根式的幽默和生活困境。

大鹏饰演的吴海一个人养育患有哮喘的6岁儿子,没有房子就住在自己看守的网吧。做代驾、到自助火锅店边吃边偷菜,一边赚一边省,就是为了给儿子留钱治病,以及搬到空气更好的地方。

柳岩演的是出身农村的网络女主播,平时就靠夸张打扮和擦边球来吸引流量,但依然不红。

影片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塑造一对底层人物,体现关怀获取共鸣。小人物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进行的种种荒诞行为,就是非常宁浩风的幽默。

《受益人》搞笑桥段“谜之错位”

《受益人》就连取景地都放在重庆,除了这座城市本身具有影片需要的“江湖气”之外,也带着对宁浩的“发家之作”——《疯狂的石头》的一种致敬。

导演也毫不避讳这种模仿,他在采访中就直言电影的视听语言、审美趣味都与宁浩非常接近,就连男女主角的人设也是在宁浩一稿一稿地指导下改出来的。

《受益人》导演申奥

这种模仿是有成效的,至少某些部分的确做到了笑泪交织,这也是观众最期待的观影体验。柳岩饰演的岳淼淼直播卸妆,并诉说奋斗不易的泪点高能片段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后,就很有记忆点↓↓

当然《受益人》并不是一部纯宁浩风的电影。宁浩影片中最典型的多线叙事《受益人》并没有采用,整体就聚焦在大鹏、柳岩,以及大鹏的好兄弟、骗婚策划人钟振江(张子贤 饰)三个人身上。

因此整个故事也就单刀直入,从这对骗子兄弟如何谋划,讲到柳岩如何上钩,中间加几个差点被识破的惊险小高潮,最后来一场计划是否成功的悬念,简单易理解。

而就在导演表达自我的部分,问题产生了。影片想要杂糅多种类型元素,但最终产生了一个混乱的结果。

如果说这是一部黑色喜剧,那么它既不够“黑”也不够“喜”。

两个难兄难弟为钱策划了一出大戏,你以为接下来的剧情是诈骗进展一波三折,带来一系列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或者柳岩其实也心怀鬼胎,将计就计与两个骗子斗智斗勇?

然而导演把这部电影变成了“纯爱片”,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大鹏如何带着一半真心一半假意把柳岩追到手,然后大鹏又因感动产生真爱决定破坏原计划,还安排上了童话式结局。

杀妻骗保,一个本来可以深挖的题材,在电影里却沦为背景。

题材背后涉及的婚姻现实问题,更变成一个外表拜金骨子里传统的小镇姑娘如何在一次次得知被骗后,仍然矢志不渝付出真爱,最后感动老公的故事。

这不是预告片里展现的现实主义电影,这是八点档综艺“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至于喜剧的部分,《受益人》又实在缺乏设计感。笑点大部分都靠主角的浮夸表演和卖丑扮相,每个梗都似曾相识。柳岩伴随着抖音式神曲热舞、一系列表演浮夸的拜金桥段,更一下就拉低了电影的档次。

如果不是影片在宣传时非要提“现实主义力作”、“小人物在大背景下的生存困境”等词汇,《受益人》可能还是一部看完之后能让人有点共鸣的电影。然而现在只能说失望更大,借用一句电影里的台词↓↓

除了故事,另一关键问题是,大鹏和柳岩成功转型了吗?

一个急于想摘掉“笑星”标签,一个努力想证明自己可以不做花瓶,最终的结果是,又用力过猛了。

对于底层悲催小人物的处理,大鹏和《铤而走险》中的表演方式几近相同,苦大仇深的脸,永远驼背。这次他还要全程故意撅着嘴,讲一口经过苦练仍时不时让人出戏的重庆话。

小人物就只能有卑微这一种状态吗?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他们又是否会如此精准地意识到自己的卑微?这恐怕不止是演员需要思考的问题。

相对来说柳岩扮演的岳淼淼稍微多一些看点,因为多少带了她自己身上的经历,演起来也是真情实感。

出生于湖南小城,辗转到广州、北京奋斗,这些都与柳岩的成长经历契合。卸妆诉苦的片段可以说是“人戏合一”。

但她演绎的岳淼淼始终都处于相同的咋咋呼呼的状态,除了这段卸妆,极少能看到她的另一面。她的每一个表情和肢体都在用力呼喊“我也能演戏”,然而适得其反。刻意突出的湖南口音普通话,比大鹏的重庆话更做作更让人难受。

实际上两位主角只要多和演配角的张子贤学习一下,也许就能获得更好的效果。

从形象塑造上,他就非常接近生活里常见的油腻中年男↓↓

对领导绝对服从,在下属前耍威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设计了利己的阴谋还让朋友觉得是大公无私....张子贤都演绎得非常生动。

几个角色里,张子贤是唯一一个让人愿意相信他所饰演的人物的,因为实在是太生活流了。在这部电影之后,应该会有很多观众能叫出他的名字。

但演员个人的精彩无法挽救电影整体的平庸,这次宁浩的保驾护航+新导演自我发挥的模式没有带来惊喜。

一方面是故事在创作之初就没有解决剧情薄弱的问题,想要做到的人文关怀最终变成了丑化底层之后再美化现实,不仅很难让观众入戏,更容易产生基于现实的不满和质疑。

另一方面是导演过于受宁浩风格的影响,但也如他所言只是学习到了视听语言层面,精神上并没有达到批判和讽刺现实的高度,整体上显得头重脚轻。

生活里值得思索的现实问题很多,但如何把一个点做成完整的故事,既还原现象又有观点表达,同时还有影视作品需要的戏剧性,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一个新闻事件、几个底层人物,外加一点喜剧风,似乎已经成了新导演们拍处女作的标配。但这样纯靠“设计”而缺乏真情实感和深入思考的电影,并不是观众想要的“黑马”。

多关注真正的生活,虽老套,但有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