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追着火车跑,长大开着高铁飞,这个嘉兴人见证铁路巨变

原标题:儿时追着火车跑,长大开着高铁飞,这个嘉兴人见证铁路巨变

二十世纪40年代

一辆蒸汽机车

开进嘉兴境内最早的火车站

嘉兴火车站

嘉兴火车站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建站,初建时站屋为两层楼,占地446平方米,1915年屋顶改造。

抗战初期嘉兴站建筑全毁于日寇炮火,后又重建。

这是一辆从1949年开进2019年的列车

在列车行进的70年间——

▶ 中国铁路营业里程从2.18万公里延长至13.2万公里,其中高铁营业总里程达3万公里,占全球2/3。

▶ 中国铁路设备从陈旧落后性能差、车龄老、功率小的蒸汽机车,蝶变到现在以动车组为旅客运输主力军。

▶ 中国铁路速度从机车时速三四十公里加速到现在的高铁“复兴号”运行时速350公里,驰骋在广袤的中华大地。

▶ 经济发展、交通先行;交通强国,铁路先行。

嘉兴人沈凯是一名铁路司机

从业10年来

除蒸汽机车外

他驾驶过包括内燃机车、电力机车、

动车组中大多数类型的火车

坐在火车驾驶室里的他

见证着中国铁路交通发展最快的阶段

从追火车少年到开上火车

沈凯

1987年1月9日

出生在嘉兴海盐

目前一家三口生活在嘉兴市区

少年心里总藏着一个远行的梦,长长的火车,最适合承载这个梦想,把渴望了解外面世界的心带到远方。

和几乎所有的小男孩一样,童年的沈凯也喜欢车玩具。

沈凯说:

那是上小学时,从电视里看到火车,但没见过真的,就闹着想去看看。

后来,舅舅开着拖拉机带着上小学的沈凯来到海宁,看着一列列绿皮火车缓缓驶过。

这是沈凯第一次看火车。

他还记得,当时在农田里跟着火车跑,想着车上的人肯定看到了自己。

年少的沈凯不曾想过,这次与火车“情不知所起”的初遇,竟预示了自己将成为“一往而深”的火车司机。

等到沈凯第一次坐火车

已经是2006年

他清晰地记得,那是9月13日,大学开学的日子。

那天,父亲曹炳川带着他来到海宁,坐海宁站到金华西站的K字头绿皮车,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

十几年后的2019年,同样的路段,坐高铁只需要1个小时多点。

沈凯的父亲曹炳川说,以前老的蒸汽机火车更慢,从嘉兴到上海100公里的路程,都要磨叽半天,现在好了,高铁最快只要27分钟。

沈凯回忆:

开学那天第一次近距离体验火车,当时就觉得造火车造铁路是个了不起的大工程,时不时穿越长长的铁路隧道,感觉绿皮车要开行十几分钟才能穿过。

沈凯原本就读的是浙江师范大学机电一体化专业,2008年赶上中国铁路大发展,他所在的专业转型为铁道机车车辆专业,开始系统学习相关专业知识。

2009年毕业时,沈凯经过体检、笔试、面试等流程的筛选,当年8月1日入职上海铁路局杭州机务段。

沈凯回忆:

因为入职前对铁路职工的工作情况也有所了解,当时唯一的犹豫还是工作时间问题,因为要跟车,每周有几天会不在家里。

最终他还是怀着好奇而又神圣的心态选择了这份工作。

从燃油机车到“复兴号”

按照规定,沈凯要从学员做起。至少半年时间,他跟着师傅开燃油机车,看着师傅怎么驾驶,怎么维修,如何一步步的操作。

盯着笔直的钢轨前行,一般人都会犯困,但是火车司机要做到绝对的注意力集中,且不间断地掺望路线和接触网。

有时候,危险就发生在一瞬间,一秒之差,就是一个家庭的悲剧。

沈凯至今仍然记得:

2009年,他跟着师傅从宁波开出,在一个铁道口,一位老人推着自行车闯栏杆,师傅立即鸣笛并采取紧急刹车,老人听到鸣笛声发现火车迎面而来立即撤回,最终没有酿成交通事故。

沈凯聊起这件事仍心有余悸:

这段经历一直印在我脑海,师傅的快速反应避免了事故发生,此后,我看着钢轨再也不会犯困。

做学员半年后,沈凯顺利考上副驾驶;两年多时间,沈凯配合主驾驶,掺望前方、处理机车故障、为机车做日常检查以及处理突发故障,一丝不苟。

有一次,他在行车时发现东风4D的内燃机车水温过高,如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导致机车破损无法运行。沈凯立即进入动力室检查确认后操作各阀门,正确及时地处置完故障,避免了危险的发生。

2013年1月

沈凯第一次作为火车司机

开着T282次列车

从杭州出发开到上海

完成了自己的“处女航”

他笑着说:

毕竟在火车头熟悉了三四年,一切胸有成竹,所以也没什么紧张的。

随着铁路的发展,沈凯也在进步,他从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开到动车组,从时速百公里的普通列车加速到线路运行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

高铁上的守望

开高铁,不像开普通火车那样需要司机维修车辆,高铁有专职的随车机械师。

沈凯表示

其实压力更大!

高铁司机必须精神高度紧张,面对故障,需更准确判断该故障对于列车的影响,及时采取有效的安全措施,确保列车安全运行,毕竟高铁太快了,延误处置时机影响更大。

在复兴号的驾驶室,记者看到操作台下有一个警惕脚踏,驾驶司机需要每隔30秒踩一次,如果超过30秒没有踩,列车会发出报警提示音并且会自动输出制动。

这个装置就是个提醒装置,可以有效防止司机疲劳打盹。

高铁司机是一个孤独的职业。

随车采访中,看到沈凯全程自言自语,自己呼唤应答自己的每一个操作指令,比如减速、确认信号等;行车音视频EOAS系统会将车辆运行所有数据信息一分一秒实时记录下来。

沈凯说:

为防止高铁司机驾驶疲劳,我们规定单趟行程不超过四小时,中途折返不超过六小时。根据行车路线,司机休息的地方也不固定。

吴芳洁说:

等哪天工作不忙了,她就带着儿子买沈凯开的高铁车次的商务座体验一下。

到时候,沈凯在驾驶室开高铁,吴芳洁坐在仅一门之隔的商务车厢,看着窗外想着前面的人,一路风景。

策划编辑 / 杨晓东

读嘉记者 / 田建明 (图并文)沈怡 徐炅 张铮 徐志达

编辑 / 青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