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虚增收入超7亿元,股价跌9成仅剩约4000万美元

原标题:达内虚增收入超7亿元,股价跌9成仅剩约4000万美元

来源:传习帮 Bugle X

美东时间11月3日,两个季度没有发布财报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达内科技三天内爆出大雷,达内董事会独立审计委员会(独审会)公布的一项第三方财务报表审计结果,达内科技2014-17财年的报告收入、2018年每个季度和全年的未经审计收入「不准确」,错报金额高达7-9亿元人民币。

11月1日,纳斯达克交易所已正式通告达内科技董事会,由于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达内已不符合继续上市的标准。

10月29日,在第三方审计报告出炉之际,股价长期在1美元以下的达内股价跳水,单日下跌5.52%,触及0.72美元的年内低点。不愿自动退市的达内向纳斯达克申请举办听证会,以求重新合规。

上市五年的达内,股价跌去九成,仅剩4000万美元,不光面临强制退市,还有集团诉讼的风险,真可谓命悬一线。

达内四宗罪:5年虚夸7-9亿元收入

独立审计制度是美股上市规则的支柱之一。纽交所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全部由独立董事组成的审计委员会。纳斯达克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的审计委员会。

2019年4月,达内科技的独审会聘请K&E律师事务所为独立法律顾问、德勤金融资讯服务公司为法务会计专家,对达内的历年报表,展开独立调查。

调查期间,独审会审查了达内员工大约26万封电子邮件、电子文件和通信记录,对达内员工和相关第三方进行了58次访谈,对达内财务数据、内部台账、CRM记录一一审查。达内方面则予以实质性合作。

经过半年的独立调查,独审会发现达内的报表至少存在四方面问题:

1. 收入不准确。独审会发现,达内科技内部CRM系统的学员账户「不正确」,存在过早确认学费收入、学员退款会计处理不当的问题,涉嫌故意夸大收入;

2. 成本费用不正确、不正常。独审会发现,在培训贷的操作过程中,达内违规向第三方提供资金、为学员的贷款提供担保,收取没有适当文件支持的不当费用;

3. 利益冲突和关联交易。独审会发现,达内与员工或员工家人实际控制的商业机构存在业务往来,涉嫌利益输送;

4. 干预外部审计。独审会发现,在某些时期,某些达内员工存在蓄意干扰外部审计的情况。

独审会的结论是,2014-18财年,达内科技的财报错报总额高达7-9亿元人民币,约占报告期内总收入的8.5-11.5%;随着审计的持续,实际的收入错报可能会更多。

二次申请财报延期,达内「赖」在纳斯达克

由于董事会独审会的内部调查一直在持续,达内已连续两个季度未能按时公布财务报表,也未公布截止2018年12月31日的年度财报。

根据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不按期发布季报,则不符合上市标准。在内部调查启动之际,达内董事会向纳斯达克申请延期到10月28日公布财报,获纳斯达克批准。10月底,达内季报延期的豁免到期,纳斯达克正式通知达内董事会,未按时公布季报的达内已不符合上市标准。

达内则发布公告,确认已向纳斯达克第二次申请延期发布财报。一旦获批,达内又可获得3-6个月的第二次延期。

达内表示,由于内部调查已基本结束,财报的审计工作马上即可启动,在第二个延期内,达内一定会完成审计、提交财报,从而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

由于达内股价低迷,达内主动退市的传闻,一直不绝于耳。但是,达内两个季度不发财报,并非故意为之,而是内部合规调查一直持续,在内部调查结束之前无力、无暇、无法编制财报。达内董事会两次向纳斯达克申请财报延期的行动也表明,达内并非故意通过不发财报的方式,实现「主动」退市(类似国内某些新三板公司的做法)。

即使是股价长期低迷、市值仅为4000万美元上下,达内仍在谋求继续「赖」在纳斯达克上市。

营收超20亿,市值仅剩4000万美元

2014年4月,达内科技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3亿美元,成为国内第一只在美上市的教育中概股,亦为国内IT培训第一股。作为基石投资者,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购买达内股票,鼎力支持达内上市。

上市之前,达内一共获得三轮融资,投资人一个比一个大牌,包括集富亚洲、IDG、高盛资本。作为国内培训行业技术流的代表,达内早在2006年便已推出在线双师教学系统,成为国内在线教育双师模式的鼻祖。

上市五年,达内正赶上国内IT培训行业日益饱和、过剩的危机,再加上转型动作迟缓,遭遇一场「大败局」。

财报显示,2014-16财年,达内的营收、净利润一直保持正向增长,但在2017财年,却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净利润1.85亿元,与2016财年的2.4亿元相比,锐减5700万元。2018财年,达内的表现更为惨淡,尽管录得净收入22.4亿元,同比增长13.5%,净利润却从2017财年的1.85亿元变为巨亏6亿元。

达内科技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在资本市场上,达内的股价一路下跌,跌幅之大让人震惊。2018年,达内的股价跌去60%,由均价18美元跌至不足7美元,市值由10亿美元,跌至不足5亿美元。

进入2019年,达内更是加速下跌,又从2018年的7美元,跌至2019年10月底的最低0.7美元,市值不足编程猫、小码王(达内在少儿编程行业的两大竞争对手,未上市)的零头。达内董事会独审会的调查让境况变得更为糟糕,在调查结果即将公布的7-9月,达内的市值又缩水了70%。

市值不足对手估值零头,达内怎么救

成人IT培训的黄昏,「落水」的达内展开一系列自救(推荐阅读:股价跌九成,逼近1亿美元:拿什么拯救你,落水的达内),激进营销、套路营销,引发连串投诉,被多地工商部门严肃查处。2019年5月,达内创始人兼CEO在内部提出「630」战略,要求进一步加大营销的力度,在2019年6月30日实现扭亏为盈。

由于达内已两个季度未发布财报,「630」战略是否按期完成,不得而知。

作为国内培训贷的始作俑者,达内早在2006年便已推出「先就业,后付款」的「IT信贷就业培训计划」,标榜零首付、零抵押金,就业后付款,诱引学员支付昂贵费用、报班培训。数据表明,2010年,「先就业,后付款」的达内学员占比高达四成以上。

达内科技相关投诉数据截图,资料来自黑猫投诉、21cn聚投诉

由于投诉太多、问题连连,达内被迫内部调整,在2017年将培训贷的占比降至10%以下。在内部调查中,达内董事会的独审会同样指出,灰色地带的培训贷涉嫌违规,达内通过担保、放贷的形式,获取不当收益。

激进营销之外,达内也把赌注压在转型K12板块,早在2015年便推出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成为国内少儿编程热的最早入局者之一。

另一方面,2006-16年担任达内副总裁的王江有也在2016年5月创办另一少儿编程品牌小码王,同在线下发展,与老东家正面PK。2018年5月、2019年2月,小码王两次斩获1.3亿元、1亿元B轮、B+轮融资,成为童程童美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在对外PR方面,童程童美号称多月收入突破亿元级门槛,9月更是实现1.4亿元现金收入,1-9月份现金利润超过1亿元。由于达内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上述数据业内存疑。

2019年11月,在线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完成C轮4亿元融资,累计融资超10亿元,几乎封杀童程童美线上发展的通路。

市值仅为4000万美元上下的达内,实际上已丧失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对于达内CEO韩少云而言,退市,或者剥离童程童美,似乎正是最佳的选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